广西柳州一父亲将男童送幼儿园全托,更换手机号码失踪已5年

黄真真/广西新闻网

2017-06-04 15:23

字号
广西新闻网6月4日消息,“我想妈妈,我想读书!”昨日,在柳州市救助管理站,10岁男孩小权(化名)一边看着自己画的公鸡和小鱼,一边吐露心愿。5年前,小权的父亲把他送到柳州市上游路某民办幼儿园全托,就玩起了失踪。母亲也不知去向。幼儿园老板娘周女士好心,一直照顾了小权5年。如今,小权因没有户口无法读书,周女士无奈之下,只好求助社区和派出所。
救助站里,小权很迷茫,自己的父母到底在哪儿呢?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 图
送5岁儿入园全托 父亲欠费还玩“失踪”
5月26日,周女士在上游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柳州市公安局南站派出所寻求帮助。周女士说,5年前,她在上游路经营一家幼儿园。2012年10月31日,天下着雨。一名钟姓男子带着刚满5岁的儿子,来到幼儿园,说要办理全托。全托的费用是500元/月。
周还记得,当时钟说他是贵州人,刚从贵州到柳州打工,一时还支付不起这笔费用。但钟表示,他做钢筋工每天有120元的工钱,等他找到钱了,会很快把这笔费用交上。为让周放心,钟还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出于好心,周女士就先收下了孩子。
孩子叫小权。小权刚入园的第一个月,钟来看过几次小权。来探望时,钟还特别交待,他欠的托管费会还的,任何人都不能把孩子接走。
可之后的日子,钟再也没有出现。周女士拨打钟的电话,发现钟换了手机号码。
小权就一直在幼儿园全托班生活。周说,前两年到过新年时,总有人把一个塑料袋悄悄放在幼儿园门口。塑料袋内装着小孩的衣服,还有一些零食。周也不知道,这袋子是否是小权父亲拿来的。
孩子无法读书 好心老板无奈求助
如今,小权已经10岁,早已到了读书年纪。可小权的父亲却依然没有出现。
看着小权一天天长大,周女士心里很着急,试着到上游社区和南站派出所寻求帮助。
“我哪里都不去,等我爸爸来接我,还钱你。”在周女士准备去派出所求助的前夜,小权知道了这事,他哭了。周女士只好安慰小权,是帮他找学校读书的。
民警查询发现,小权没有户口。钟某身份信息是贵州的,辖区流动人口登记也没有钟某信息,因此没法联系上。而小权母亲也不知道姓名,无法查找。
因暂时找不到小权的直系亲属,5月31日,民警只好把小权先送到了柳州市救助管理站。
救助站里吐露心声 “我想妈妈,我想读书”
昨日中午12时许,记者来到柳州市救助管理站。一名身穿黄色T恤的男孩,看到有人到来,蹦蹦跳跳地去找看管人员过来开门。记者一询问,得知这男孩就是小权。
小权说,他有好多年不见妈妈了。4岁多时,爸爸跟妈妈吵架,当时他还在贵州的家里学写字。吵完架后,爸爸就扯上他,说带他去另外一个地方。
小权留有一张妈妈的相片,后来相片也被爸爸撕了。
记者与小权交谈时,他拿出自己刚上好色的两张画,一张是公鸡,一张是两条鱼,并与记者分享画画的乐趣。小权说,他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去了哪里,他一直跟幼儿园的“姨妈”生活了5年。“姨妈”待他很好。
“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记者问。
“我想妈妈,我想读书。”小权的眼里,透露出对妈妈的思念,以及对读书的渴望。
然而,小权的父母,你们又在哪里呢?
(原题为《5年前男孩被送入幼儿园全托后 父亲就“失踪”》)
责任编辑:黎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父亲,失踪,孤儿

继续阅读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