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对话|美国防长的笑容背后,难掩特朗普政策内在矛盾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杨一帆 发自新加坡

2017-06-05 20: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马蒂斯
6月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电梯口偶遇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时,他正在安静地等电梯。要不是身边穿军装的随从和戴透明耳麦的保镖,他似乎只是这座忙碌酒店里的又一名普通客人。
一名美国国际关系学者主动上前自我介绍,他笑着与其握手打招呼,看起来并不像是那个曾说过“要保持礼貌、专业,但同时也要有计划杀掉你遇到的每一个人”、绰号为“疯狗”的美军老将。
马蒂斯显然是本届香会的最大主角。6月2日晚的开幕晚宴上,发表主旨演讲的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已在台上坐好,台前的大群摄像记者还是将镜头对准台下的马蒂斯。
这是马蒂斯今年1月出任美国防长后首次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他的任务是解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安全政策。在特朗普政府陷入种种争议时,马蒂斯试图努力给亚太盟友投一颗“定心丸”,但依然无法完全平息质疑,正如他的笑容与沉默也无法掩饰特朗普政府亚太政策的内在矛盾。
马蒂斯与日韩防长握手。澎湃新闻记者 杨一帆 图
笑容
从军46年、曾任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的马蒂斯在美国军界和政策界被称为“马可·奥勒留(古罗马君主、战士、哲学家)式的士兵学者”。他的入阁被视为特朗普今年一月正式登上总统宝座后做出的最明智决定之一。
但这样一位将军的从军经历同样充斥着血腥和争议。2004年5月,马蒂斯下令攻击伊拉克一座疑似庇护外国战斗人员的小村庄,但后来发现打击目标是一个婚礼现场,包括妇女儿童在内有42人被炸死。事后马蒂轻描淡写地解释说,自己只花了30秒钟去考虑要不要攻击这个目标。
此番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多边防务论坛上,同样是这位马蒂斯却竭力展现他善于沟通的另一面。在不到三天的参会过程中,逢公开场合,他似乎总是满面笑容。
6月1日的开幕晚宴上,马蒂斯在不间断的闪光灯下进入大厅,愉快地与周围人握手交谈。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身边坐定后,他总是保持笑容。在6月2日的大会发言前,马蒂斯与主办香会的英国战略研究所主任齐普曼谈笑风生。
即便在6月3日离开香格里拉酒店前,他笑呵呵地与酒店员工拍照,还戴上了酒店门童的帽子。酒店门童向澎湃新闻介绍说,这种特殊式样的帽子是模仿蒙古服饰,象征着“保卫他人”。
开幕晚宴前马蒂斯与其他宾客交谈。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老道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对马蒂斯的自信笑容感到满意。
尽管马蒂斯在那场重要演讲中强调了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持续承诺,但在他之后,马来西亚防长希沙慕丁仍然在大会发言时说,马来西亚还在试着明白特朗普在亚太地区的政策是什么,“我希望能清楚地知道,(美国)新政府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孟加拉国政府与政策研究院院长卡斯鲁(Syed Mnunir Khasru)在演讲后也对澎湃新闻表示,尽管马蒂斯演讲可圈可点,但实际上特朗普政府至今还是没有提出一个明确的亚太政策,无法令地区盟国和其他国家放心。
马蒂斯对批评的回避进一步加剧了现场一些重要听众对特朗普政策的担忧。
日本著名知华派外交家河野洋平之子、众议院议员河野太郎在马蒂斯演讲后的问答环节迅即抛出了一个关键问题:美日同盟是否仅仅出于安全考量,背后的共同价值是否正在消失。
马蒂斯没有正面回答,“美国长期存在孤立主义情绪,在全球化带来负面影响时,孤立主义情绪复苏,但在尝试了不同可能之后,最终美国会做出好的决策。”
河野太郎告诉澎湃新闻,他对马蒂斯的回应有点失望。看到特朗普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和《巴黎气候协定》,越来越多日本人开始担心美国未来的方向。
如同马蒂斯在回答河野太郎问题上所表现出的高超的“打太极”能力,面对外界的担忧和质疑,老道的马蒂斯一开始便有备而来,“我来这里的主要目标是为了倾听。”马蒂斯在演讲一开头就故意放低姿态。
但在公开的多边场合之外,马蒂斯此番尤其倚重对同盟关系的“渲染”。6月2日下午,马蒂斯与日本防长稻田朋美、韩国防长韩民求的三边会谈异常高调地向全球媒体广而告之。
新加坡防长黄永宏2日也为马蒂斯“背书”,他表示,马蒂斯演讲后,各国代表在部长圆桌闭门午餐会上对美国亚太政策的疑问大大减少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演讲内容,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派出了马蒂斯传递信息。
马蒂斯临走前与酒店员工合影。 中评社记者供图
矛盾
不过,正像特朗普的许多其他内政外交政策一样,马蒂斯对亚太盟国做出的保证背后,仍然存在许多空白与疑问。
“(马蒂斯)不是美国的总司令,所以疑问还在。”河野太郎对澎湃新闻说。
马蒂斯与特朗普一样对伊朗等被美国视为敌国的国家态度强硬,但在许多议题上与特朗普存在分歧。他在2007年-2010年曾担任北约盟军转型司令部司令,而特朗普在竞选中曾称北约已经“过时”。
另一个显著的例子是气候变化。马蒂斯在1月给国会的书面证词中提到,气候变化可能给美军驻扎的地区带来不稳定因素,需要广泛的、横跨整个政府的回应。譬如北冰洋融化形成的新航道、动乱地区发生干旱等,都会给军队带来挑战。在近期关于《巴黎协定》的讨论中,马蒂斯更是在美国媒体上公开表示,美国国防部需要应对气候变暖带来的影响。
但特朗普仍然在6月1日宣布退出《巴黎协定》,遭致美国国内及世界各国的批评。
新加坡防长黄永宏3日接受采访时称,特朗普集结了美国防长马蒂斯、国务卿蒂勒森、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等幕僚,“拿了一手好牌”,所以美国对亚太地区的保证“令人信服且积极”。
但澎湃新闻采访的多位美国专家及前官员发现,这些具有丰富军界或商界经验的官员被视为政府里的“成年人”,颇受美国政策界尊敬。可这些官员与特朗普“小圈子”的关系如何、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特朗普的决策,在美国新政府上台近半年后,仍然让美国的不少盟友及其他国家难以捉摸。
在特朗普5月的中东、欧洲之行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会继续与美国及其他国家友好合作。但她直截了当地说:“(德国和美国)完全依赖对方的日子已经基本结束了。这是我在过去几天经历的感受。”
“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蒂勒森和马蒂斯都先后来亚洲访问,试图安抚盟友,但却没有一个明确的亚太政策。”来自孟加拉的卡斯鲁告诉澎湃新闻,这本身暴露了一种内在矛盾。
“可以信任马蒂斯,但无法信任特朗普。”卡斯鲁说。
责任编辑:吴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格里拉对话会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