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24小时健身房:扫码开门全程自助,内设全天闭路监控

王卫朋/劳动报

2017-06-05 10:44

字号
晚上11时,天山路一家商场的24小时健身房里,刚刚结束工作的吕彩霞换好运动装,在器械区操练起来。此时,整个健身房里仍有十余人以不同方式展开锻炼。
“可能今天有点闷,来的人不算多,有些时候,这个时间点过来,排队都有可能。”吕彩霞说。
劳动报记者深夜走访发现,在这些24小时健身房,晚上10时到12时是高峰时间段。0时到6时虽然也有人健身,但只能算是小概率事件。因为深夜无人值守,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也让不少健身爱好者担忧。
扫码开门全程自助深夜健身只因下班太晚
在上海的24小时健身房里,天山路的这家已开业一年多,是最早尝试这种模式的健身房之一。
上周四的晚上10时20分许,劳动报记者前去采访,一走进房间,就感到一股热浪来袭。除了环境通风设施不是很好外,现场十余台跑步机只有两台空闲,或跑或走,现场锻炼气氛高涨。
约11时,在一家IT公司上班的陈先生猛地灌了几口水,擦一擦额头上的汗水,背着小包,离开了健身房。他告诉记者,因为工作较忙,晚上10时或11时下班是家常便饭,“早上肯定是起不来,想多睡一会儿。中午健身的话又觉得不过瘾。所以,我一般是晚上下班之后过来,练上一个小时再回家。”他表示,这样不仅可以提高身体素质,晚上也能睡个好觉,工作上的压力减少很多。
几分钟之后,刚刚结束工作的吕彩霞打开手机,站在门口扫了一下二维码,走进了健身房。劳动报记者现场体验发现,通过微信公众号或手机APP,购买了会员卡之后,马上就可以开卡使用,不需要像传统健身房一样,签下一系列的相关协议。
吕彩霞身材略胖,主要是在器械区练力量增肌。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在服务行业工作,一般晚上11时才下班,通常练到凌晨2时才会回家。“白天要上班,实在是没空。所以我都是晚上来,一个星期要来三四次吧。”吕彩霞说,这里的私教课也很便宜,但因为时间上的关系,自己约不到,只能查资料摸索。
据了解,目前有多家机构都在运营24小时健身房。这家天山路健身房的运营方、乐刻网络上海公司总经理苏景岗告诉劳动报记者,选择深夜、凌晨时段健身的人群,下班时间晚是主要原因。“深夜健身的客户主要分布在几个行业,酒吧和餐厅工作人员、IT人群等,他们一般下班很晚,只有在这个时间段健身。”
共享模式价格低廉器材较为拥挤,没办法洗澡
除了营业时间比较灵活外,24小时健身房普遍价格低廉,这也是其更受消费者欢迎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一家从杭州起步的24小时健身房连锁机构,目前已经在上海开出30余家分店。
相比于传统健身房每年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会员卡,这里的月卡费用仅为199/月。如果购买季卡和年卡,价格还有下调的空间。前不久刚刚开业的杨浦区市民健身中心,与这家24小时健身房连锁机构合作,白天时间段的月卡费用更是只有99元/月。
大宁地区有一家新开业不久的24小时健身房。晚上11时许,这家门店依然有11个人在进行健身。在某商场上班的两位导购员,在操房里对着IPAD,正在自己进行健身操练习。其中的一位健身者告诉劳动报记者,大宁地区现在各类健身房很多,因为上班时间关系,供自己挑选的余地不大,“也去过一家,但总是被私教和销售围绕,催着让我办卡、续卡,或者是买私教课程,后面都有点不敢去了。”
因为普遍开设在居民区,规模也不是很大,这类24小时健身房,也被外界戏称为“健身界的摩拜”,采用了时下最为流行的共享模式。劳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有饮料自动售卖机,角落里还摆放了纸巾和矿泉水,让消费者自行留下零钱,或者是扫描二维码付款,完全是考验个人的自觉性。
但也正是因为场地和成本所限,24小时健身房有诸多条件限制。以天山路的第一代24小时健身房为例,这里器材摆放较为拥挤,团操房规模也偏小。一位女性健身爱好者因此在吐槽:“约满是33个人,可有几次只有20个人,现场还是伸不开手臂。如果都到齐的话,可能会更拥挤。”
相比天山路的第一代24小时健身房,大宁地区新的健身房已经改善了很多。里面有最为新颖的跑步机、椭圆机,并且安装了空调和空气净化器,整个装修的视觉效果也明亮了很多。
实际上,在这些24小时健身房,私人教练也是共享模式。在相关平台上,某24小时健身房连锁机构,可供挑选的教练达100多人,会员可以与教练约任意时间段、任意门店进行健身。在白天私教巡场时间,即便是没有买卡,他们也会向会员提供指导服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人教练告诉记者,不少同行都是从传统健身房跳槽过来,“以前,我们都不是教课,更像是销售人员,每月背负着巨大的销售业绩压力。现在更为纯粹一些,课程便宜了,但拿到手的收入并不少。”
无人值守随意进出有人反映连帽子都被拿
传统健身房的营业时间一般都是早上9时至晚上10时,24小时健身房与普通健身房不同的是,其余时段客户也可以使用,但深夜、凌晨时段健身房没有工作人员看守。因此带来的管理和安全问题,让不少健身爱好者产生顾虑。
经常在天山路健身房锻炼到凌晨2时的吕彩霞表示,一般0时以后人群减少,“突然出现什么响声的话,确实让人有些害怕。还好我住得比较近,回家还是方便的。”
劳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门店往往会放置一个小药箱,可以简单处理相关问题。但因为是深夜时分,没有工作人员值班,如果健身者在健身过程中方法不当或者器械使用不当,可能就会受伤。
因为只有一道门禁,有健身爱好者反映,有些人就等着开门时溜进去,是不是去健身的,身份有待核查。“去了一次钱包就丢了,甚至有人连帽子都拿。”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健身者表示。
在新开业不久的杨浦区市民健身中心,劳动报记者深夜采访时发现,有饭店服务员三五成群地前往。这家店有类似沙发的新型律动减肥器,躺在上面就可以健身,虽然方便了很多,但个别人士却赖在上面,有专程蹭空调、刷手机的嫌疑。
苏景岗表示,整个健身房采用远程操控的方式,内设24小时闭路监控。一旦出现问题,门店店长和管理人员会及时赶过来,健身爱好者也可以通过手机在微信群报警。
“当然了,深夜过来健身的,一般都有一定基础。”苏景岗说,“如果一个人刚刚开始健身,或者是缺乏健身安全知识的话,恐怕也不会在晚上出来。”
至于有人带亲朋好友一起蹭健身的行为,苏景岗表示:“我们第二天会查看相关录像,如果发现了会向相关人员发出警告,一旦再犯,会取消他的会员资格。”
因为是夏季,有不少女会员穿着运动背心,着装相对简单一些,可能会被骚扰。管理人员表示,如果情况严重,可以调取录像,交给公安机关处理。
(原题为《24小时健身房里,劳动报记者深夜直击——有人挥汗如雨,也有人蹭空调刷手机》)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4小时健身房,夜间锻炼,私教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