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老太两年花10万元买保健品,赴京讨要退款已失联8天

石伟/武汉晚报

2017-06-05 15:58

字号
“我妈已经失联8天了。”昨日,湖北武昌的周先生一边在家照顾生病的父亲,一边在网上搜索蛛丝马迹,希望找到新线索,早点找回去北京讨要保健品退款而失联的母亲。
本文图片均为武汉晚报 图
退休药剂师沉迷保健品,两年花掉10万元
4日,记者在周先生家看到,其中一间卧室的墙边,堆着半墙高的纸盒、塑料包装袋,纸盒和包装袋里全是各种保健食品和各种名目的理疗仪、净水仪。周先生说,这些都是母亲王小玲买回来的。
周氏父子告诉记者,王小玲退休前是一名药剂师,退休之后开始接触各种保健品。“从2005年左右开始买。后来我做手术要花钱,家里卖了一套房子,手术费用之外,剩下一些,都被她拿去买东西了。一个理疗仪8000多块,一种治风湿的药上万块,还有其他治疗癌症的、治疗骨刺的,什么方面的都有。”周爹爹说,自己手术之后,思维迟钝,管不住老伴。
2015年开始,王小玲在电视上看到一档《葛洪养生苑》的访谈节目,节目专家推荐了一款名为“葛洪桂龙药膏”的药品,称来头很大,效果神奇。王小玲通过电话联系到一名姓杨的销售代表,逐渐从对方那里购买这款产品。
“用了两个月,觉得没有效果,她就要退钱,对方又推荐她用别的产品,之后再推荐另外的产品,一圈下来,花了10万块左右。她手里的存款反正全折腾进去了。”周先生说,他曾耐心劝过,甚至呵斥过母亲,但她像着了魔一样。直到最后,她好像有所醒悟。
独自去北京讨要退款,老太太突然失联
“5月24日,她一个人在武昌火车站买票去了北京,去找《葛洪养生苑》退款。当时连返程票也买了,是5月26日的票。”周先生说,2016年12月份,王小玲曾一人去过北京一趟,今年2月份又去过一趟,都是要求退款,但最终都无功而返。
周先生介绍,杨姓销售代表曾经要求王小玲将剩余保健品寄到应城市某药厂,然后就能拿到退款,结果王小玲将保健品寄出之后,并未收到退款,所以才再次前往北京。
“这些东西全通过快递寄来的,没有寄件人地址和姓名。我妈把剩余保健品寄到应城,那个具体地址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我25日回家,得知她去了北京,打她电话没人接。第二天她回电话,说是手机没电,花了两块钱充的电。她说25日就到了北京,没找到《葛洪养生苑》的位置,这些天晚上就睡在北京西站。对方答应她27日退款,她要再等一天。”周先生说,27日晚上他再次跟王小玲通话,她说没有要到钱,准备回家。周先生为她买了28日中午返回武汉的车票,并且告诉她如何取票。
之后,王小玲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直到5月28日晚上12点多,周先生既没等到母亲回家,也没接到母亲电话。王小玲与家人彻底失去联系。
5月29日一早,周先生到小区附近的派出所报警,将王小玲列入了失踪人口。
保健品公司地址实为一家寿衣店
报警之后,周先生也紧急赶到北京,希望找到母亲的踪迹。
“北京当地派出所查了她的身份信息,发现她在北京没有使用过身份证,包括登记住宿。我给她买的火车票她也没有取。任何关于她的有效信息都没查到。”周先生说,在电话里,王小玲曾经提到一个地址,说是销售代表透露的,那个地址就是公司办公点。
周先生联系了北京的媒体。当地媒体记者赶到那个地址查看,发现那里实际上是一家寿衣店,通过照片比对,寿衣店老板表示没见过王小玲。
周先生在王小玲的电话本里,翻到了销售代表杨某的电话,反复拨打,该号码一直处于停机状态。
“我怀疑她被传销组织控制了。派出所说要等7个工作日之后,才能启动程序,去追查她的手机通讯记录,从中查出可疑信息。这段时间,遇上端午节,又加上两个周末,要到下周四才满7个工作日。我担心那时候会不会已经迟了。”周先生说,他这两天一直提心吊胆,在网上搜索信息的时候,最怕看到某地发现不明尸体的新闻。 (原题为《武汉老太赴京讨要退款已失联8天》)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保健品骗局,失踪人口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