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玉玉案延期开庭,徐父:最恨黑客,高考的孩子们要提高警惕

王春/红星新闻

2017-06-05 21:01

字号
山东“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始末
•2016年6月7日 山东临沂高三女生徐玉玉参加高考
•2016年6月24日 成绩公布,568分,比山东本科一批控制分数线高30分
•2016年8月初 徐玉玉收到南京邮电大学录取通知书
•2016年8月17日 徐玉玉和父亲徐连彬在区教育局填报材料,申请贫困生助学金
•2016年8月18日 在山东临沂中坦村家中设宴庆祝考取大学,父亲徐连彬将筹借的10000元学费打入卡内
•2016年8月19日16时30分 徐玉玉接到电话,对方称是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要转2680元助学金过来,需和财政局工作人员联系,徐玉玉最终被骗9900元。
•2016年8月19日19时30分 徐玉玉和父亲徐连彬去派出所报警
•2016年8月19日21时10分 报案返回途中,徐玉玉不省人事
•2016年8月21日21时30分 徐玉玉经抢救无效,遗憾离世
……
红星新闻6月5日消息,53岁的徐连彬仰头倒在沙发上,咬着牙,强忍着失去女儿的泪水。
徐玉玉。  图据网络
“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已经过去10个月,他说,在8名嫌疑人中,自己最痛恨倒卖玉玉信息的人,也就是当年18岁的四川宜宾“黑客”杜天禹,“没有他,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我好好的一个姑娘,被他们折腾没了。”
如今,徐连彬仍未走出失去女儿的阴影,“我常常告诉自己,还是要往前看,但一想起来,就又陷了进去。”
今年春节至今,徐连彬只打了一个月的零工,外欠28万元,但无心工作……这个已知天命的山东汉子告诉红星新闻,“我的家庭遇到了困难。”
近日,徐玉玉案将开庭,徐连彬坐立难安,“先说5月26日开庭,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延后了。等案子判了,我才能重新开始。”
53岁的徐连彬至今仍未走出痛失女儿的阴影。  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署名除外)
一个失去女儿父亲的哭泣 他自责“当初不该带她去报警”
6月3日上午9时,徐家铁红色的大门紧闭,与几百米外的热闹集市相比,这儿太显冷清。
数次叩门后,院内传出徐连彬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
近日,徐玉玉案将开庭,徐连彬有些不安。在客厅内,徐连彬接受了红星新闻的采访。
徐连彬站在自家房前,郁郁寡欢。
高考完遭遇电话诈骗
又是6月,去年此时,18岁的徐玉玉在山东临沂参加高考。6月24日那天,成绩公布,徐玉玉总分568分,比山东本科一批控制分数线还要高30分。
徐连彬向红星新闻回忆说,去年8月初,南京邮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寄来,玉玉在看到录取通知书时的雀跃,他至今难忘,“她非常开心。”曾经规划好的一切,就在眼前。
徐玉玉的人生才刚刚起步,骗子却盯上了她。
去年8月19日,徐玉玉遭遇电话诈骗,9900元学费被骗。
回忆起当天的经历,徐连彬掩面抽泣,“那天下午四点多,玉玉接到电话后,就冒雨骑车去了十里地外的农业银行。”
徐玉玉被骗走9900元学费。  图据网络
事发当天,徐玉玉从家冒雨骑车赶到10里地外的银行“领助学金”,结果被骗。
徐玉玉曾在此将钱转出。

女儿意外去世
当天下午6时30分左右,在邻村打完零工后,徐连彬回到家中,“我见玉玉哭个不停。知道原因后,我就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她去临沂市公安局罗庄分局西高都派出所报警。当时就想,把钱追回来。”去了派出所,“他们说,这种事情一般很难追回,希望很渺茫……”
徐连彬告诉红星新闻,当晚9点10分左右,做完笔录,徐玉玉随他离开,一路寡言。谁知,10多分钟后,徐连彬扭头一看,女儿已晕倒在车上,“9点半就到了医院。”
虽然紧急送医,徐玉玉仍遗憾离世。
据公安机关出具的死亡原因分析报告,徐玉玉应系被诈骗后出现忧伤、焦虑、情绪压抑等不良精神和心理因素的情况下发生心源性休克,行心肺复苏后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
至今自责的父亲
直至今天,徐连彬仍在反复责怪自己,“当时,我就不该带玉玉去报警,很后悔。如果没有报警,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事。”
如今和女儿阴阳两隔,徐连彬只能靠回忆抚平创伤,“她本来想考山东大学,但分数不够。结果,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徐玉玉虽然没有告诉父亲自己理想中的职业,但她已经规划好自己的人生:考研,出国……
徐玉玉的录取通知书和被骗时使用的手机。  图据网络
最痛恨的“黑客”另案处理 “如果没有他,怎么会有玉玉的死?”
事发一个月后,涉案的8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归案。
涉案8人全部归案,法院立案受理
据央视新闻报道,在警方对徐玉玉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展开调查后,当时四川宜宾18岁的“黑客”杜天禹进入警方视野。相关线索显示,在QQ群里向嫌疑人陈文辉出售考生信息的正是杜天禹。随后,办案民警在四川成都将其抓获。
出售考生信息的“黑客”杜天禹。   央视报道截图

经警方查实,2016年4月,杜天禹侵入“山东省2016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下载了60多万条考生信息,先后通过QQ十多次向陈文辉出售山东考生信息,非法获利1万4千多元。
此案相关嫌疑人。   央视报道截图

“拿到”考生信息后,陈文辉、黄进春和郑贤聪在江西九江假冒教育局和财政局工作人员拨打诈骗电话,郑金峰在福建泉州组织陈福地和熊超取款分赃,从2016年8月开始,在一个月时间内,6人以助学金骗术累计诈骗3万多元,最大的一笔就是徐玉玉案中的9900元。
今年4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的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经山东省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审查终结,于2017年4月17日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相关网络截图
3天后,临沂中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立案受理“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向7名被告送达起诉书。
相关网络截图
倒卖信息“黑客”另案处理
不过,据最高检通报材料,在8名犯罪嫌疑中,暂被提起公诉的只有陈文辉、郑金峰、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和陈福地等7名犯罪嫌疑人,倒卖徐玉玉个人信息的“黑客”杜天禹“另案处理”。
得知这一消息后,徐连彬直言,他此前对此并不知情,“在所有人(犯罪嫌疑人)中,我最痛恨的就是倒卖玉玉信息的那个人。如果没有他,怎么会有玉玉的死?我好好的一个姑娘,被他们折腾没了。”
为何杜天禹未被一起提起公诉?
红星新闻联系上徐玉玉案的代理律师袁椿晖,对方婉拒了采访,表示“此案还没有公开审理,案件细节属于秘密,无法向您说明。这个案件社会意义重大,我们需要谨慎。”
华东政法大学刑诉教研室刘红博士分析认为,检方暂未公布具体信息,因此无法对此进行判断,“或许罪名不同,所以不同案处理。”
面对精神和经济双重打击的家  “欠下亲戚们28万元,还没还”
徐连彬告诉红星新闻,女儿徐玉玉的突然离去,让他感觉天崩地裂,“一个家垮了。”
徐家的院子被打扫得很干净,但是十分冷清。

妻子病倒,大女儿辞职陪护,徐父无心打工
事发后一个多月,徐连彬夫妇仍“瘫”坐家中,嚎啕大哭,但无济于事。紧接着,徐连彬的妻子病倒了。
2016年12月,刚在新加坡工作的大女儿辞掉工作回到家,专职陪护母亲。
“她今年26岁,回家至今半年,只在5月工作过几天。现在在家看书。”徐连彬称,“玉玉去世后,大女儿成了我的精神支柱。”
事情过去10个月了,徐连彬夫妇仍未从丧女之痛中走出来,“从春节到现在,我只在邻村做了一个月的零工,只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我没心情,一坐下来,满脑子都是玉玉。”
徐连彬长叹,自己已心力交瘁,只能强撑着,“我也曾告诉自己,要好好过日子,但就是控制不住想玉玉。”
红星新闻上门采访时,徐连彬的妻子碰巧出门赶集去了,徐连彬说:“她的身体虽然稍微好些了,但心情比我差劲。”
接受红星新闻采访谈及女儿,徐连彬伤心抽泣。
生活困难,还欠亲戚28万元
除了女儿离去带来的伤痛,徐连彬还必须面对如今生活的困难。
他告诉红星新闻,“家里的地租出去一亩多,每年有一千七八的租金,没多少。再说,本就没有积蓄,又因为供两个女儿上学、修房子,欠下亲戚们28万元,还没还。发生了这个事,他们也没催,只是告诉我,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
中坦村村委会一位负责人向红星新闻介绍,徐玉玉去世后,几级政府民政、妇联等相关单位曾探望徐家,送了些慰问金,村里也经常关注徐连彬,劝他要尽快走出来,重新开始生活。
徐玉玉生前所在的村庄,10个月过去了,走不出丧女之痛的徐连彬只在邻村偶尔打零工。
采访侧记 高考在即 徐玉玉父亲提醒:孩子们要提高警惕
徐玉玉案敲响的警钟至今长鸣。
日前,山东为避免“徐玉玉案”再发,出台高考新政:高考报名首次增加手机短信验证。
听闻这一消息后,徐连彬紧缩的眉头稍有舒展,“女儿的死,让政府开始重视杜绝电信诈骗,让更多孩子不再被骗,这对我们多少也算是安慰。”因为电信诈骗,徐连彬失去了女儿,他痛恨那些唯利是图的犯罪分子。
采访最后,面对即将到来的高考,他特意提醒:“骗子的手段防不胜防,孩子们一定要提高警惕。”
(原题为《徐玉玉案延期开庭 徐父:最痛恨黑客,欠28万元没还》)
责任编辑:黎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徐玉玉案

相关推荐

评论(18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