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女子分饰四角诈骗40多万,连老公和情人都是骗来的

瓯文、甘凌峰/都市快报

2017-06-06 11:21

字号
据都市快报6月6日报道:6月5日,浙江温州瓯海区人民检察院批捕了一名涉嫌诈骗罪的女子。一看案情,跑了多年的政法线的记者也惊呆了:见多了能演的骗子,没见过这么能演的。
离异、无业……在人生低谷,温州女子夏某凭借绝佳的演技,重新“包装”自己,不仅有了老公,还有了情人,财富也不缺了。
她一人分饰4个角色,在她的戏里,甚至连受害者也在无意中成了她骗其他人的“棋子”。
真实身份:无业单身母亲
夏某今年31岁,中专学历,温州鹿城区人,长得还不错。
在一系列骗局开始前,她的境况是这样的:
5年前,夏某和前夫离婚,独自抚养4岁女儿。她曾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当过一段时间临时工,后来离开了。
没有工作,但要租房子,还要养女儿,夏某陷入了人生低谷。
包装:“富二代”女医生
夏某有4个微信号,除了一个真实,另外3个都是虚构身份——
第一个虚构身份代表她自己,身份是温医附二医麻醉科医生。在这个微信号里,她在朋友圈不定时更新参加医学研讨会、出国交流等动态。
第二个虚拟身份代表她父亲,尽管她父亲早已去世,但她在朋友圈“复活”的父亲是个大老板,经常发一些做大生意的信息。
第三个虚拟身份代表她母亲,虽然她的母亲早已退休,但被她包装成了教育局领导。
做好了铺垫,夏某的好戏上演了。
“骗”来老公
夏某爱旅游。5年前,在一次旅游时,她认识了现任老公。
他是名中学教师,在闲谈中,夏某不经意说出自己的“身份”:医生,未婚,有房,还有做大生意的父亲和当教育局领导的母亲。
对于自己的女儿,夏某对外说是哥哥的孩子——尽管她没有哥哥,孩子平时由外婆带着。
后来,夏某怀孕了,两人匆忙结婚。
婚后,夏某才告诉老公部分真相:自己离过婚,有一个孩子,房子是租的。
但木已成舟,况且夏某如此能干,这丝毫没有影响她在家中的地位。婆婆逢人便夸自己儿媳,在婆家亲戚眼中,夏某是高学历、高收入的精英人士,无所不能。
为让家人信以为真,夏某每天去医院上班。实际上,她只是去朋友家待一天,到晚上再回家。
夏某爱打扮,有“光鲜亮丽的外表”,气场也镇得住。所以婆家并不知道,她打扮的钱一度靠结婚的彩礼。
把老公学生发展成情人
夏某有个情人小贤(化名),22岁,比夏某小9岁。
小贤原本是夏某老公学生。去年5月,夏某跟老公说,自己在搞课题研究,想招个实习生,老公就想到以前的学生小贤。当时小贤大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
从去年5月开始,小贤便开始跟着夏某,其间除以做课题的名义跟着到处出差外,并没有实际工作。
每次若有其他人员同行,夏某便会交待小贤,一定要说自己是她的学生,否则出差费用报销不了。
后来夏某和小贤发展成情人关系,即便如此,夏某依然对小贤守口如瓶。
小贤从来没有怀疑过夏某的医生身份。“她和我在一起很强势,像个领导,我根本不敢质疑她。”小贤后来说。
受害人成为骗钱的“棋子”
夏某把小贤带在身边,并不是没有用途,她要骗钱,如果只有导演没有演员,演不了大戏。
所有的受害人,在她的戏里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夏某在旅游中认识的瓯海人小钟(化名),有一次在温医附二医住院时,夏某曾穿着白大褂、戴着工作证出现在病房。去年夏天,听说夏某有能力安排工作,小钟让夏某帮忙疏通关系。不久后,夏某告诉他,附二医的信息部要招技术人才,有正式编制。
帮人疏通关系找工作,当然得花钱。为了不断要钱,夏某导演了一次又一次考察、培训……
而夏某老公的表弟媳小芳(化名)在找工作期间,夏某曾主动联系她,说可以帮她谋得一份温医附二医的正式工作。
去年11月,夏某告诉两人,医院组织援藏,随后带上小贤、小芳、小钟出发。在介绍时,夏某说小芳是“院办领导”,小钟负责后勤,而小贤是她学生。由于此前夏某告诉过小芳和小钟,他们已经入职,所以他们并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份。
不久,夏某又组织他们3人去土耳其参加一个“交流会”,但每次出去都以玩为主。
从2015年开始,夏某以疏通费、做课题、缴纳社保等名义,并假借虚构的“麻醉科主任”身份,向小芳索要27万余元(案发前退还26万余元)。
从去年10月开始,夏某又以疏通费、买考题、押金等名义,从小钟那骗走40多万元。
此外,夏某还以托关系帮人进幼儿园为由,骗取一被害人3.5万元现金及2000元油卡。
由于始终无法“入职”,小钟最后发现不对劲而报警。今年5月,夏某被抓。
(原题为《温州女人一人分饰四角骗得40多万 连老公和情人都是骗来的》)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温州女子,分饰四角,诈骗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