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孙建波:离任银河奔私是为诗和远方,不懂生活不能做投资

澎湃新闻记者 唐莹莹

2017-06-11 08: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见到孙建波的当天,北京气温高达38摄氏度。
孙建波穿着白衬衫、黑西裤和一双黑色休闲鞋,提着包走进来,额头微微沁出一些汗珠。
今年4月从银河证券(中国银河,601881.SH,06881.HK)正式离职的孙建波,已经在一家名为中阅资本的私募机构任职一个多月。
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专访时,这位狮子座的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称,自己奔私是为了“诗和远方”。
公开资料显示,中阅资本全称“中阅资本管理股份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1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孙建波为股东之一,同时担任公司总经理,兼任首席经济学家。
“中阅”的名字是孙建波自己取的,他向澎湃新闻解释:阅是看的意思,谁看呢?“康德说要敬畏我们头顶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法则。所以我想说我们要敬畏头顶的星空,也要敬畏我们的所有的客户,大家都在看着我们,这是我对阅的解释。”
孙建波称,自己早期在广发基金的经历对其影响很深,“之前的董事长马庆泉经常讲的就是’为天下人,理天下财’,还说要记住康德的话。”他进一步表示,“无论做人还是做事,或者我对社会责任的理解、对投资责任的理解,应该说这些基本的理念,这些理念的框架和基础,都是在广发基金的阶段形成的。”
而后,为了能够“公开地发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为社会做研究”,孙建波便从广发基金离职,赴银河证券担任首席策略分析师。
2011年3月至2017年4月,孙建波在银河证券做了整整6年卖方分析师,却觉得,如今想组织更多力量“为天下人做研究和投资”,便发起成立了“中阅资本”。
孙建波说,要用企业经营的思路做主动管理,用产业链的逻辑选股,在孙建波看来,如果是为了找一个更高工资的地方,(跳槽)可能就会没必要,而为了“诗和远方”,就会比较“决绝”。
“用企业经营的思路做主动管理”
澎湃新闻:什么叫用企业经营的思路做主动管理?
孙建波:一个企业的经营肯定是每一块业务给了一个最擅长的人。比如你让一个擅长做科技股的基金经理去买消费股,他肯定不行;你让一个做数量投资的基金经理去做选股的事情,他也肯定不行。
在中阅资本的层面,做二级市场不会单纯地发炒股的基金。我们会根据基金经理的特长,对每一支基金给定范围和方向。
一个是配置,第二个是择时。不是说我们去炒股,而是去配置、去规划设计,面向未来最好的指数体系、主题体系,即用产业链的逻辑划分投资主体。
澎湃新闻:你们有偏好的行业或主题吗?
孙建波:通过我们的研究,优秀的公司有以下几大类:第一个是品牌消费品。但品牌消费品会有一个择时的问题,所以我们会把择时交给公司层面来做。比如茅台短期涨了这么多,是不是该歇一歇。
第二类是医药。我们看到人类寿命越来越长,而且越老吃药越多,吃的药越来越贵。当然,我们不把保健品放在里面,保健品是消费品。
第三类指数,我们把它称为隐性巨人指数,或者专业巨人。
澎湃新闻:怎么理解“隐性巨人”?
孙建波:比如说北美有一家做航空配餐的,几乎垄断了北美的航空配餐市场,因为专业,所以强大。专业和专业服务就是非常典型的市场。可以说中国的经济怎样去升级转型,就得靠这样的公司,工业的发达、发展的水平就用这个来体现的。
澎湃新闻:中阅资本主要投资哪个市场?
孙建波:都做。我们认为,对于投资来说,不应该单纯地去分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创投、股权等,不应该这样去分。
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应该把投资用产业链来划分,而不是一级、二级这样划分。但是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投资者适当性的角度来说,把市场分为一级、二级等是可以理解的。
“对规模能够容忍”
澎湃新闻:你觉得现在那么多私募基金,没有一家是这样做的?
孙建波:或多或少的都有这样的一些想法,但完全去执行的可能还没有。因为想法其实大家都会想到,但可能会有很多人他经不起诱惑。
比如说,如果单纯只发一个消费品基金,会不会发不掉?单纯只发一个医药基金会不会发不掉?是不是我们会利用某支基金的名气,一下子发大了是不是更好?相应的这些都会困扰着我们。
那我们就会觉得我们要能够经得住这些诱惑对吧。
澎湃新闻:万一到时候发了真的发不掉怎么办?因为有时候经得起诱惑不难,难的是经受住诱惑了之后还能坚持,或者说不知道要坚持多长时间?
孙建波:这一点实际上就是规模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对规模是能够容忍的,规模不大也可以做。我认为就是投资一定要在自己所认可的那条路上去执行好。
另外,现在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是非常有道理的,就是不要用营销手段去忽悠客户,要用研究本身的背后的逻辑去说服客户。
我们觉得,只要坚守这一点,我们一定会逐步的得到社会的认可,这也是我说一定要做大做强研究部的原因。
“奔私”是为了“诗和远方”
澎湃新闻:奔私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的?
孙建波:有这个想法应该有一年多时间了。
2015年的时候,银河证券有过员工创业的支持计划,但是后来没有实施推动。当时我在银河证券内部推动,看能不能够在银河证券内部成立一个混合所有制的资产管理公司。
应该说,是银河证券曾经出过这样一个员工创业计划激起了我的想法,然后这个想法就不断成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找到了其他的合作伙伴,就推动这个新的公司的成立了。
澎湃新闻:然后就干脆离职了?
孙建波:对,也换一种表达。
澎湃新闻:你说的为了诗和远方是指?
孙建波:为天下人理财。
澎湃新闻:在这个过程中有过犹豫和纠结吗?
孙建波:为了“诗和远方”犹豫会少一些,如果说是为了能够跳槽找一个高工资的地方,就会比较慢。诗和远方就会比较绝决。
理财这件事情,本身实际上是推动社会资源更好的配置。我们一直说金融的作用是什么?就是把资金放在最需要它的地方。投资也一样,既然让资金的效率变高了,实际上就推动了社会的发展更好。
“没有好的研究,不可能有好的投资”
澎湃新闻:现在中阅资本这个团队有多少人?
孙建波:目前为止不到十个人。
澎湃新闻:对今年的招聘计划有什么想法?
孙建波:我们会把研究部做大。因为没有好的研究,不可能有好的投资的。
澎湃新闻:打算招一个多大规模的研究团队?
孙建波:初期会比较精悍一些,二十个人左右。
澎湃新闻:要去其他的券商挖角吗?
孙建波:没必要。我们会倾向于自己培养为主。因为我们觉得,只要他的功底好,我们能够把他培养好。
澎湃新闻:这个功底怎么看?
孙建波:功底主要指在学校的理论功底。
澎湃新闻:所以会招应届生吗?
孙建波:应届生一定会招。有时候大家会觉得应届生没有经验,但有时候,有的人的经验是负面经验。不过研究这一块也不一定说是大部分都应届。我想说任何事情不要去计划,因为变化也要充分考虑。
“把路演的时间省下来做深入研究”
澎湃新闻:怎么去甄选研究员?
孙建波:事前甄选是比较难的,我们主要靠激励制度。我们对固定薪酬可能会作出比较严格的要求。
其实,如果固定薪酬的比重比较高,往往会导致不稳定。但我觉得,用人就用“最贵”的人,“最贵”的人其实是“最便宜”的。我们不怕一个人贵,而怕不匹配。
一个私募公司的声誉,我想靠两个:一个是业绩;第二个是在业绩基础上的研究。或者说业绩也是靠研究来支撑的,如果这样看的话,研究就不完全是中后台了。
澎湃新闻:未来有计划要把研究团队扩大到什么程度吗?或者占公司人员的多少比例?
孙建波:如果说研究二十个人的话,公司不会超过四十个人。
澎湃新闻:这会不会跟你自己出身研究有关?
孙建波:可能有这个偏好,但同时也不能否认我们看到的,所有的公司研究团队的质量和公司的业绩成正比。
事实上研究有两类,一类是卖方,一类是买方。卖方他的任务是说服别人,买方是给自己找股票。
澎湃新闻:这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孙建波:比如卖方,一篇报告写出来,要讲一百遍(路演);而作为买方,一篇报告写出来,不用讲,只要在内部答辩就可以了,所以那个讲一百遍的人会浪费大量的时间。如果把这一百家路演的时间省下来继续做深入研究不是更好吗?
“不偏好名校,看重高考成绩”
澎湃新闻:品质上来看更青睐什么类型的员工?
孙建波:我们会倾向于选择那种在特定主题领域有特长的研究人员或基金经理。
澎湃新闻:对应届生来说,学校方面有偏好吗?
孙建波:我们对学校的偏好不会太重,但是会非常强调高考成绩。
澎湃新闻:为什么是高考成绩?
孙建波:高考是第一次检验一个人的全面考试,如果这一次的检验他不太理想的话,可能后面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证明自己。所以我们会更加注重这个第一次的检验。
澎湃新闻:有分数要求吗?
孙建波:新的私募公司,说多高要求其实有难度的。但是我们要做一个大概的甄别,怎么说也属于前10%吧,再放一放前20%。
澎湃新闻:文理科或者专业呢?
孙建波:文理科无所谓,有的投资需要想象力。
如果是招应届生,肯定以经管、金融类为主;如果不是应届生,专业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不从其他的买方来找研究员?
孙建波:我因为优秀的买方研究员已经在公募基金渠道里看到基金的理财路了,所以“奔私”的勇气可能会欠缺。当然如果有我们也欢迎,不是我们不招,其实我们也得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我们是一个刚刚成立的新公司,虽然说我们的股东方背景也还可以,但是这不代表我们在招聘上就有很强的社会吸引力,所以还是会选择创业型招聘。
主要思路就是:第一个寻找创业合伙人、第二个寻找有潜力的人,我们去培养。
“5年目标是百亿管理规模”
澎湃新闻:第一支产品要发多大的规模?
孙建波:理想大家都会有,但你也看到现在股市的行情不好。我们觉得在这个低迷的行情中,在我们感兴趣的领域方向里能够成立产品,第一年先运转着就可以了。
澎湃新闻:有没有5年计划?要达到什么样的管理规模?
建波:五年时间的话,我们的目标是有百亿资产管理规模。其实我们不仅做二级市场,我们的子公司还做一级市场。
澎湃新闻:一级市场主要做什么方向?
孙建波:一级市场这一块,是中国供给侧改革的大方向,很多地方政府也需要去做产业引导。我们现在在积极地布局地方政府产业引导基金。
过去很多城市没有认识到高铁时代是中国城市之间的最后一轮竞争。一个城市该怎么定位,在高铁时代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
而且高铁时代,对大城市和小城市定位是不一样的,对大城市来说能够集聚更多的资源。因为对小城市来说,优秀的人才和资源有可能被大城市吸走。
所以小城市如何发展出自己的特色产业呢?在高铁线上形成一颗又一颗明珠,是现在小城市面临的大课题。
“没有痛苦的时候,没有转型”
澎湃新闻:怎么看金融监管趋严的现状?
孙建波:确实监管比较严,但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实体经济不太好。但你要知道我们的经济是三十年的高增长。
我们用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可能实现了西方国家上百年所要走的路,我们也用短短三十年时间让中国的建筑业规模达到了世界的巅峰。
那么,这么大规模之后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规模吗?肯定不需要了。
所以经济增长从两个维度来看:第一个数量维度,肯定是结束了;第二个质量维度,现在即便是在北京,城市的质量还有待提高、城市的生活配套也还有待提高。再看社会的医疗、教育都有待提高,这都是代表质量方面的东西。
一个社会的增长从数量增长向质量增长的替换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数量增长大家看得见,再往上走很快。所以我们这时候是转型的痛苦,也可以说叫“成年的烦恼”,我们的社会在走向成年,不长个了。就像我们大多人二十岁之后不长个了,但二十岁之后在不断地成熟。
处于这种阶段投资什么?能够提升社会质量的东西。
所以我说当前我们投资不用担心,中国的增长没有结束。中国的数量高增长肯定结束了,但中国的质量高增长刚刚切换。
澎湃新闻:怎么看这其中面临的去泡沫、去杠杆?
孙建波:回头来看,为什么过去数量高增长一直能够维持着,就是因为泡沫和杠杆支撑的。去泡沫、去杠杆就是为了去除数量的高增长,去除数量的泡沫。包括现在的金融监管这么严格,为什么?因为不严格就进入了数量增长的领域。就又变成走了同一段路。
澎湃新闻:这个去泡沫、去杠杆的过程可能需要多长时间?
孙建波:如果说从2008年算起的话,怎么说也得要15年以上。
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9年了。所以这条路我们只走了一半,不是说下面一两年,两三年就变好了,可能还需要五六年,甚至更长时间。
社会的转型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你再看2008年至今,我们是数量进一步高增长。比如说我们的建筑业加速了,房地产投资加速了。为什么?因为我们的质量增长慢,依靠数量增长容易吹这个泡泡。
而“今天”我们终于认识到数量增长必须控制了,所以说,其实到今天为止才真正开始转型,我们没有痛苦的时候,没有转型。
“不懂生活不能做投资”
澎湃新闻:平时除了研究还有什么爱好?
孙建波:旅游和读书。
澎湃新闻:喜欢看什么书?
孙建波:什么书都看,以经管类和哲学类为主,还有数学。最近在看特朗普的书,尤其喜欢《像赢家一样思考》和《永不放弃》。
澎湃新闻:为什么是数学?
孙建波:数学是最精炼的形式化哲学。我一直念的都是经济学,但在研究生的时候去旁听数学系的代数、拓扑学等数学系的一些课。
数学往往给你很多思考的方法、解释这个社会现象的方法。比如说分形理论,就是一个数学家看到海里面的波浪,有了灵感,就创造出了分形理论。
对我来说数学代表美,来自于生活的美。
澎湃新闻:看书的时间多吗?
孙建波:每天都会挑出一段时间看。你要是有空到我办公室看的话,我们的会议室一面墙上放的都是书。
澎湃新闻:什么类别的书?
孙建波:投资类的多一点,然后有一些文学的、数学的、哲学的。为什么需要文学呢,我觉得我们要懂生活,不懂生活不能做投资。
我也害怕别人养成不了这种习惯,只有把我的书都放在会议室了。
澎湃新闻:招人的话,喜欢看书会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吗?
孙建波:他会喜欢的,因为我们会考核。如果不看书,他的专业能力一定会掉下去。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