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正与途家深入洽谈,这一幕让人想到了优步和滴滴

澎湃新闻记者 陶宁宁

2017-06-06 20: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美国短租平台Airbnb刚刚任命了其中国区的新“老大”之后,却传出了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Airbnb正与中国本土的短租平台途家深入洽谈,有意进行资本合作。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确认了这一消息,并了解到双方的洽谈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外媒报道的Airbnb讨论收购中国的短租平台小猪一事的措辞不同,这一回Airbnb与途家的洽谈消息传出的是“资本合作”一词。
知情人士表示,所谓合作指的是一种互利的关系。可以作为参照系的是,此前优步与滴滴之间的融合,滴滴与Uber全球采取了互相持股的资本合作方式,两家创始人加入了对方董事会。而与此同时,滴滴也收购了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
那么,Airbnb是否要走上优步中国的老路呢?长期处理不好中国业务的Airbnb是否有意选择放手?
应对不当,Airbnb中国业务成反面教材
近一年以来,Airbnb对于中国业务的投入不可谓不大:它宣布成立了独立的中国业务部门、取了一个中文名字“爱彼迎”、忙着招聘中国区新的“老大”……
所有的一切都显示着Airbnb打算认真发展起中国业务,但尽管如此,投入和产出却不成正比,Airbnb中国业务所收获的成效却并不大。甚至由于其在中国业务上多次处理不当,“粉转路”、“粉转黑”情形也屡有发生。
Airbnb的中文名字“爱彼迎”显然本意上是为了讨好中国用户,因为从念法上来说Airbnb的英文名确实有点拗口。但在“爱彼迎”的中文名字公布后,在对Airbnb认知度较高的中国一二线城市,用户们却开始嘲笑这个名字“土”;但对于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潜在用户来说,“爱彼迎”无论从读音还是写法上依然不是一个容易让人记住的名字,Airbnb并没有如愿起到多大的品牌推广作用。
Airbnb在中国的公关团队同样时不时暴露出其拙劣工作方法与低效的工作状态。且不说几乎看不到正面、有影响力的品牌宣传,当Airbnb发生学生毁房事件并遭遇媒体和网民普遍质疑时,Airbnb竟不可思议地选择了长时间不作任何回应的“鸵鸟”战略,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任由该事件负面影响持续发酵扩大。
而不久之前,Airbnb技术和客服团队也暴露出了其在技术和服务上的短板。Airbnb为了阻拦那些试图用虚假房源对优惠券进行套现的“假用户”,却因技术障碍将许多真正的用户“一竿子打死”。
当大量用户在Airbnb官方微博上反应自己账号意外被封后,他们却发现即便投诉数日甚至一周以后都迟迟得不到解决。这一负面事件又一次让Airbnb在中国粉丝们愤而“粉转黑”。
正是由于Airbnb在中国业务上的屡次处理失当,其在中国发生的许多负面事件甚至成为了短租业内,乃至外资在中国发展“水土不服”典型的反面教材。
除此之外,随着中国各地对于短租行业的监管日趋严格,关于短租行业的种种政策日趋明朗,对于中国业务尚处于“新手”阶段的Airbnb也势必会感到压力更大。
放弃了诸多严苛的招聘条件,内部提拔“技术男”当老大
6月1日,Airbnb正式宣布,任命原中国区产品与技术负责人葛宏为中国区负责人,全权负责Airbnb中国事务,这意味着Airbnb终于有了中国“老大”。
然而,当业内尚在疑惑为何Airbnb要内部提拔一个“技术男”时,数日后传出的Airbnb与途家洽谈“资本合作”的消息让这一人事任命更显得扑朔迷离起来:
是不是因为Airbnb总部有意放弃中国业务,所以也干脆放弃了之前对于中国区负责人的种种苛刻条件,随便提拔了一个“技术男”?
业内众所周知的是,Airbnb对于中国区老大的招聘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而之所以迟迟定不下合适人选,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Airbnb对于中国区负责人的要求真的非常高。
业内盛传的Airbnb招聘标准是:15年工作经验;多家中国企业的工作背景;英语沟通流利;非常懂得中美两边的文化;在房产、旅游领域有一定资源;擅长互联网……
而新任命的中国老大葛宏虽然确实很优秀,但是“在房产、旅游领域有一定资源”以及“多家中国企业的工作背景”这两条要求他却并不符合。
更耐人寻味的是,葛宏在加入Airbnb之前,葛宏曾任Facebook技术总监,也曾在Google就职。须知Facebook在中国几乎没有业务;而Google在中国失败的发展经历更是为人们所熟知。
如此一来,Airbnb是否真的有意好好发展中国业务便显得没那么肯定了,难道Airbnb这在为自己从中国“离场”做准备?
对于中国业务发展,Airbnb存在内部分歧
从中国短租市场的格局来看,并购了蚂蚁短租之后,途家已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行业老大。而此后,作为途家大股东的携程又将旗下携程和去哪儿两大平台的民宿、短租资源统统并入途家,再次壮大了途家的实力。
如若此番Airbnb与途家“资本合作”模式确为优步中国与滴滴的合作模式,这将意味着短租行业格局再度被刷新,途家将在中国市场将鲜有竞争对手。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毕竟此前彭博报道的Airbnb有意收购小猪一事最终也被证明没有成功。
而在与小猪洽谈失败之后,Airbnb与小猪也表现出了一种买卖不成情义尽的状态,比如小猪刚在某地铁站打起了巨幅广告,Airbnb便在同一个地铁站也打起广告与之叫板。
根据业内传言,与小猪洽谈不成是因为Airbnb内部对于中国业务发展意见并不统一,而这种意见不合也导致Airbnb与小猪合作不成之后,其中国业务的布局上开始有意无意地针对起小猪。
如此看来,Airbnb与途家的洽谈也存在着不确定性。但另一个值得注意之处在于,在Airbnb前首席运营官Varsha Rao掌管公司中国业务的2015、2016年,也正是Airbnb最注重发展中国业务的时期,但在2016年下半年,Varsha Rao却离开了Airbnb。
此后的大半年时间,虽然Airbnb对于中国业务的投入仍然不断加大,但业内传言,正是因为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情况不理想,Airbnb的美国高层早已开始酝酿转变发展思路。
新中国区“老大”葛宏的上任无疑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究竟意味着Airbnb要对中国业务加大把控,还是意味着要干脆放手中国业务,或许不久之后便会见分晓。
责任编辑:陶宁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Airbnb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