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峰会东道国哈萨克斯坦:它如何扭转困局变身“东方瑞士”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魏熊生

2017-06-07 08: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7日至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哈萨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和阿斯塔纳专项世博会开幕式。本次上合组织领导人峰会将接纳印度和巴基斯坦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
正如中国外长王毅所说,上合组织接收印巴加入后将实现首次扩员,成为世界上幅员最广、人口最多、潜力最大的地区性国际组织。此次阿斯塔纳峰会注定将成为上合组织发展史中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
这次峰会是继5月3-4日举办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进程第四轮高级别国际会谈不后不久,哈萨克斯坦再次承办大型国际会议。不仅如此,哈萨克斯坦今年可谓喜事不断,2017年专项世博会还将于6月10日至9月10日在阿斯塔纳举办,期间将有一百多个国家、地区和数十个国际组织参展,哈萨克斯坦预计将迎来数十万外国游客。
独立之初,最大内陆国麻烦缠身
一系列国际盛事使深处欧亚大陆心脏腹地的哈萨克斯坦闪耀在国际媒体的聚光灯下,不断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自1991年12月脱离苏联独立以来,哈萨克斯坦不但成功巩固其独立地位和国家领土完整,而且在经济、社会等领域都有长足的发展和进步,哈萨克斯坦还积极参与全球化与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在区域安全、全球治理和文明间对话等领域更是主动提出各种倡议并贡献力量。这一切使得哈萨克斯坦成为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中转型发展最为成功的国家之一,哈萨克斯坦在国际舞台上的能见度也不断提升。而这一切成就都与哈“建国之父”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制定并实施的一系列外交战略密不可分。
独立之初,哈萨克斯坦人民面临着严峻的形势:他们继承的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其陆地国境线长度超过一万公里,仅守卫边界安全就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国内生活着一百三十多个民族,且多为跨境民族,使哈与邻国关系复颇为复杂;由于苏联在经济方面对各加盟共和国统筹分配且实行计划指令经济,哈经济成分十分单一且高度依赖俄罗斯;哈境内还有大量苏联部署的战略设施,其中包括上千枚核武器。
新生的哈萨克斯坦如何克服种种不利条件维护自己的国家独立并实现发展?哈萨克斯坦未来之路在哪里?这一切都成为纳扎尔巴耶夫总统亟待思考并解决的战略问题。作为在苏联时期拥有丰富国家治理经验且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纳扎尔巴耶夫为自己的国家指出了道路。
弃核+平衡外交,收获重要战略地位
首先,哈萨克斯坦放弃有核国家地位并奉行全方位平衡对外战略。
1991年时,哈境内有1410件苏联部署的战略和战术核武器及大批战略火箭军和战略轰炸机基地,使其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俄罗斯和乌克兰之后的世界第四大有核国家。
哈军事领导层部分人士认为保留这个巨大的核武库将确立哈萨克斯坦的大国地位并可节省发展常规军力的大量投入,因而不愿舍弃。然而,纳扎尔巴耶夫清楚地知道,一旦做出这样的抉择,哈萨克斯坦将成为众矢之的,与世界各大国的关系也将陷入僵局,而以哈萨克斯坦的国力必然无法承受。因此他没有把自己的国家“定位成一个拥有如此规模核力量的强国”。1992年和1996年,哈萨克斯坦先后签署《里斯本议定书》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正式放弃核力量并加入《防止核扩散条约》,哈萨克斯坦因此于1994年获得有核国家对其安全的正式保障。自此,哈萨克斯坦开始全面推行全方位平衡对外战略。
顾名思义,全方位平衡对外战略是指不以意识形态或宗教文化为导向,而是与世界主要大国同时保持并发展友好关系,并且与对哈萨克斯坦拥有重要意义的区域强国如土耳其、伊朗、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均加强友好合作,其宗旨是保障哈萨克斯塔国家利益最大化。正如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所说,“哈萨克斯坦的未来既在亚洲也在欧洲,既在东方也在西方”。
实际上,哈萨克斯坦自身具备的独特条件使其推行全方位平衡对外战略成为可能:哈地处“世界岛”心脏地带,拥有独特的地缘战略地位,毗邻俄罗斯、中国和中东伊斯兰世界,而且随着美国和欧洲的活动不断在欧亚大陆向东扩张,哈处于多种势力交汇地带;哈境内自然资源极其丰富,不仅有大量石油天然气,而且拥有对当代世界工业具备战略价值的铀矿、稀土等矿藏;哈地处多种文明交汇带,其境内多民族多宗教信仰的现状在为国内政治稳定带来挑战的同时,也为哈与有关国家发展关系创造有利条件。上述因素奠定了哈萨克斯坦在世界和区域内的重要战略地位。
由于安全与经济严重依赖俄罗斯,因此哈外交仍以俄罗斯为优先方向,并且主动积极加强与俄罗斯在经济与地区安全方面的合作。
1994年3月,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莫斯科大学提出“欧亚联盟”的倡议,主张在独联体国家间加强经济合作、促进经济一体化,这一倡议正是“欧亚经济联盟”的雏形;此外,哈萨克斯坦也是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简称“集安组织”)创始成员,集安组织旨在加强地区内集体防御、解决地区内国家武力争端、消灭武装威胁并保证成员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然而,哈萨克斯坦参与俄罗斯主导的一体化进程和组织仅限于军事安全和经济领域,一旦类似合作有可能以牺牲主权为前提,哈萨克斯坦则对俄罗斯坚决说不。
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积极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友好关系,以能源行业为例,在允许俄罗斯企业进入哈国内能源行业的同时,哈萨克斯坦还积极吸收中、美、德、日、韩等国投资,使投资来源多元化,而且积极铺设到中国的石油天然气管道,还参与到欧美大力支持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输油管道建设。
哈萨克斯坦还是各种区域一体化机制和组织的积极参与者或对话伙伴国,它是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伊斯兰会议、世贸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等组织的正式成员,哈萨克斯坦还与海湾合作组织、经合组织、欧盟和东盟等积极对话、加强合作。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于1992年提出成立亚信会议的倡议,在哈萨克斯坦不懈的推动下,这一组织目前成为加强亚洲地区安全与多边合作的有效平台。
可见,哈萨克斯坦在坚决维护国家主权的前提下,不断加强与世界各国在经贸、安全等方面的合作,并积极加入各种区域治理和经济一体化的组织,成功推行全方位平衡外交战略。
积极提供和平解决冲突平台的“东方瑞士”
其次,哈萨克斯坦奉行和平发展的理念,并为地区冲突的和平解决积极发出倡议并提供平台。
独立至今,哈萨克斯坦始终谋求以对话协商的方式和平解决矛盾,未与有关国家出现军事冲突,不仅如此,哈萨克斯坦还积极协助解决地区冲突和危机,并为国际对话和协商提供平台。
2015年,土耳其在叙利亚边境击落俄罗斯战机后,俄土关系急转直下,纳扎尔巴耶夫利用自己与普京和埃尔多安两人的私交积极斡旋,使两国关系迅速转暖。2016年,纳扎尔巴耶夫向普京和埃尔多安建议,双方就叙利亚问题举行会谈,哈萨克斯坦可提供对话场地,这一提议得到俄土两国的积极响应。从2016年至今,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进程已举行四轮高级别会谈,俄、伊朗、土及叙利亚敌对双方都派代表参加会谈,目前和谈已取得重大成果。
实际上,哈萨克斯坦作为“和平使者”的行动并非始自今日。2002年,当时处于剑拔弩张状态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首脑正是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会面并恢复对话,从而缓解了爆发军事冲突的危险;2013年2月,伊朗核问题久拖未决之后,伊朗和伊核问题六国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重启谈判,之后又于4月在阿拉木图再次举行对话。伊朗核问题阿拉木图两轮对话为伊核问题最终达成协议起到明显的促进作用,2016年4月纳扎尔巴耶夫访问德黑兰时,伊朗总统鲁哈尼专门对此表示感谢,“哈萨克斯坦一直都与我们在一起,在伊朗与六大国举行核问题谈判的两轮对话中提供了帮助,而且现在也在联合行动计划框架内提供协助”。
正是因为哈萨克斯坦为地区问题和冲突的和平解决积极努力与斡旋,国际媒体开始称哈萨克斯坦为“东方瑞士”。
综上所述,自1991年独立至今,哈萨克斯坦积极奉行全方位平衡外交,在与世界各国保持友好关系的情况下坚决维护本国主权和利益,努力实现自身发展的目标。同时,人口不足两千万的哈萨克斯坦也积极为地区冲突的解决贡献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正如哈萨克斯坦人所说,“我们为了全世界的和平”。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和重要合作伙伴,我们有必要支持哈萨克斯坦的和平与稳定,并对哈萨克斯坦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和研究。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俄语系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哈萨克斯坦,上合组织峰会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