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消防员救火6小时错过外婆临终电话:外婆把他从小带大

蓝震、蒋慎敏、俞小薇/钱江晚报

2017-06-07 11:29

字号
据钱江晚报6月7日报道:在起火的化纤厂奋勇扑救6小时后,消防队员凌晨归队,一身疲惫。洗了澡躺下便鼾声四起。他们出发时拿出的手机,依然一起放在长条盒子里。直到6月6日早上,杭州市20岁的消防员叶威明拿到手机,傻眼了:7个未接来电,都是父母半夜打来的。
这成为他一生的遗憾——从小带他长大的外婆临终前想和最爱的外孙说上一句话。
救火6小时,凌晨回来躺倒就睡
6月5日傍晚6:30左右,杭州大江东消防大队接到火灾警情,萧山辖区一家企业发生火灾。
江东中队立即派出11名消防员及两辆消防车赶往位于萧山红山农场的火灾现场。20岁的叶威明作为头车一号员跟随指挥员和班长前往现场。
头车一号员,这是在去往火灾现场时叶威明的“位置”。简单来说,消防一号员是一线灭火战斗员中,手握水枪、冲在最前沿的灭火作战人员。这个位置,一般由作战经验比较丰富的入伍二年以上的老兵担任。
到火场后,叶威明在头车班长的带领下为中队高喷车供水,做好战斗后方保障工作。
这场火灾很大,起火的建筑是化纤厂的纺丝车间,共有三层,起火点位于三楼。
工厂里堆放了不少易燃化纤原材料,直到5日晚9点,现场火势虽已控制,但不排除易燃材料还有阴燃可能,消防官兵还在奋战。
等叶威明和战友回到中队时,已是6月6日凌晨零点30分了。
在火场鏖战近6个小时,叶威明和战友们回来后洗了个澡,就累得躺下休息了。
他们的手机,都没顾上拿回来。
7个未接来电成为他的终身遗憾
为了专心完成任务,消防战士参与行动时都会把手机留在中队。
队里放置队员们消防服、帽子、手套等装备的柜子上,还有一个长条状的盒子,那是消防员出任务时临时放手机的地方。
叶威明出发时,也把手机放在了盒子里。那晚回来,因为太累,大伙都没把手机拿回来,也没听到手机响起……
叶威明的手机截图显示:
萧山的这场火灾救援中,叶威明是头车一号员。钱江晚报 图
7个未接来电,都是父母半夜打来的。错过了外婆最后的电话,成了他一生的遗憾。钱江晚报 图
6日0点49分,妈妈给他打来了两通电话;2点多时,爸爸打了两次电话;早上6点多时,妈妈又打了两次电话;早上8点多,妈妈又打来了一次电话。
他却浑然不知。
等到6日早上8点半左右,叶威明拿回手机时,一看这7个未接来电,心里“咯噔”一下:家里肯定出大事了!
这时,手机又响了,叶威明连忙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妈妈带着哭声的责骂。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你外婆昨晚走了!临终前就想跟你打个电话说几句话。结果,一直到走,电话都没打通!你外婆把你拉扯大,结果,临终想跟你说几句话,电话都打不通,你怎么这么不孝顺!……”
叶威明的父母不太会用手机打字,这天凌晨外婆走得突然,两人隔几个小时给叶威明打电话,希望能让老人家临终前和她最爱的外孙说上一句话。
叶威明听妈妈说完,一下瘫坐在床上,眼泪直掉。
同寝室的班长方家豪连忙上前询问。叶威明反复念叨:“我外婆去世了。我救火的时候,我外婆去世了。我外婆想给我打电话,但是我没接到。我外婆去世了……”
“我是外婆带大的……”
叶威明所在的大江东消防大队领导得知情况后,派车辆和人员第一时间将叶威明送上了回家的火车。
“我们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会出这种情况。”方家豪说,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消防员因为出警经常没法接到家属的电话,渐渐地形成了一个传统——战友们每周主动打电话到家里。
方家豪也有点难受自责,大伙都习惯了手机很少有电话打过来,加上凌晨时又太疲惫,都没想到去拿手机。
“她妈妈第一通电话打来的时候,正好是我们回来在洗澡的时候……”
记者联系上叶威明时,他在赶去金华的火车上,问及他和外婆的关系。
叶威明沉默了许久,他说:“我是外婆带大的……”说着便泣不成声。
叶威明是浙江金华市金东区孝顺镇东上叶村人,从小就是外婆带大的。叶威明在消防中队闲暇时,喜欢种点时令蔬果,怎么种也是外婆教的。
叶威明很少在战友们面前提起家人,偶尔提起的,便是回金华去看看外婆。
6日晚7点,叶威明到达老家。
他今天会送外婆出殡火化。
他说,晚上会守着外婆,他想再和外婆说说话,希望外婆能够听到……
(原题为《奋战火场6小时 他错过了 外婆的最后来电》)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杭州消防员,错过,外婆临终电话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