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保守党赢面大,但“投射恐惧”搞不定国内两大挑战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张蓓

2017-06-08 09: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8日的英国大选本应是2017年西方最无悬念的大选。今年4月,执政仅10个月的特蕾莎·梅宣布提前大选,她对她领导的保守党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夺得议会更多席位信心满满。然而,短短的几周内,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在选前被视为毫无希望的工党竟焕发了生机,保守党和工党的民调差距从最高的20%缩短到了如今的5%。同时,在短短两周之内,曼彻斯特和伦敦先后发生严重恐怖袭击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也制造了巨大恐慌。
英国发生的一切似乎很符合一幅乱世的图景。自去年脱欧公投之后,英国的日子很不好过。经济上,尽管在公投后没有立即出现衰退迹象,但从今年年初开始,表现下降明显,第一季度增长率只有0.2%,是12个月内最低水平,且服务业、零售业、制造业均表现不佳。国内政治上,脱欧公投中48%留欧选票背后的力量并未消失,国内在欧洲问题上的裂痕仍清晰存在。
6月19日,英国与欧盟的正式谈判即将开始。谈判的艰巨和复杂程度前所未有,谈判结果不仅将确立英国与欧盟日后关系,更将决定英国未来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国运”。而就在这样重大的谈判开启的一周多前,英国仍要面临政府更迭的不确定性。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也暴露了英国面临着巨大的国内安全压力。同时,恐袭也从一个侧面提醒人们,英国退出欧盟却无法摆脱欧洲国家普遍面临的问题,英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与欧洲大陆如出一辙——受伊斯兰极端主义蛊惑的移民或移民后代。
保守党不拼竞选纲领,拼“投射恐惧”
大选通常都是考察选民对当前社会经济状况满意度及对政党未来政策主张的支持度。此次竞选,保守党和工党无论在设计竞选“信息”还是未来政策宣誓上都差异巨大。在脱欧问题上,两大党基本立场一致,即“履行脱欧决议”,区别是工党攻击保守党对欧盟“强硬威胁”的策略不会奏效,而保守党则认为工党根本无法胜任脱欧谈判的任务。两者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国内民生和经济政策上。
工党竞选的主题词是“希望”和“改变”,提供一个有别于保守党有限社会改革、保守未来展望的选项。自工党推出了长达126页、名为《服务多数而不是少数》的竞选纲领后,民意支持率出现了显著提高。工党的着重点在于社会公正及投资未来,整个竞选路线也是围绕这一重点展开。工党批评保守党执政的七年是社会公正倒退的七年,在教育领域、产业政策方面没有雄心。尽管保守党批评工党仍在走“高税收、高政府支出”的老套路,但工党提出的一些政策主张,如铁路服务国有化、为租金设置上限、取消大学学费等受到了欢迎。
反观保守党,自宣布提前大选后竞选活动进展不佳。保守党竞选纲领设计没有抢眼之处,对国民医疗体系缺乏改革意愿,其主张的教育和税收改革措施流于细枝末节。而在包括是否提前举行大选及一些政策上,特蕾莎·梅一再食言,给本人形象和竞选造成了负面影响,也暴露出保守党内部的混乱。由于考虑到工党领袖科尔宾形象不受欢迎,保守党将此次大选设计成特蕾莎·梅和科尔宾两人的对决,选择特蕾莎·梅就是选择“强大而稳定的领导”,而选择科尔宾则刚好相反。然而,这一策略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成功。选举前密集的媒体曝光和民众互动,梅在台前表现并不出色,在应对尖锐问题有明显背诵套话的痕迹。而科尔宾的表现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对竞选纲领充满热情,应对批评和质疑态度真诚。
保守党的竞选策略仍是“投射恐惧”。首先,指责工党领导人靠不住,指控科尔宾在核武器问题上立场模糊、对爱尔兰独立武装态度暧昧等,说明这个人根本不是当首相的材料。其次,暗示一旦保守党无法获得优势地位,工党可能与苏格兰民族党或自由民主党组阁。前者将导致工党在苏格兰公投问题上妥协,将工党与英国分裂的前景联系在一起;后者将导致工党在第二次“脱欧”公投问题上妥协,将工党与逆转脱欧捆绑。因此,尽管保守党在国民经济和社会福利方面无甚新主张,但却是唯一在维护国家统一、履行脱欧决议、处理国家事务上可以信赖的政党,因此是“维护英国利益的强大、稳定领导”。
因此,尽管在竞选纲领上工党胜保守党一筹,但很难挑战保守党的领先地位。保守党“投射恐惧”的策略又狠又准,仍有很大可能奏效。而工党的结构性问题也较难从一次竞选中恢复。科尔宾是工党左翼代表,难以团结布莱尔派的支持者。他的主张受到年轻人欢迎,但疏远了很大一部分中高收入群体和老年人。此外,工党在苏格兰地区受保守党和苏格兰民族党夹击,几无反手之力,在英格兰北部的传统支持地区也受到了保守党的挤压。保守党虽然竞选活动不成功,但仍有很大希望赢得大选,甚至在议会扩大优势。
即使赢了大选,保守党也难高枕无忧
然而即使这样,保守党也不能高枕无忧。只要没有实现“压倒性胜利”,即获得绝对优势的议会多数,保守党策划这场提前大选就没有达到目的,特蕾莎·梅在脱欧谈判上受党内强硬派及在野党掣肘的威胁就依然存在,而梅本人的政治威信也会在选举中受到损害,这均不利于梅政府掌控脱欧谈判。
而其面对的两大国内挑战——改善民生和弥合裂痕更是难以逾越。此次大选,英国国内问题被再次放在聚光灯下,居民生活水平下降,公共服务低效,安全环境恶化、排外情绪抬头。而脱欧时代英国面临的巨大经济风险,将放大这些问题。脱欧公投前欧盟可以被当做一切问题的替罪羊,现在严峻的国内问题则必须由保守党面对。
大选更突显了英国国内在欧洲问题上的裂痕。在大选的辩论中,能清晰听到民众对脱欧公投前误导信息的指责、对二次公投的呼声,以及政客对脱欧前景的悲观预期。尽管目前“履行脱欧决定”的声音在民众中占据主流(脱欧派称公投后超过60%的民众支持脱欧),但实际上一部分人远未被说服。保守党带着策划脱欧公投的“原罪”,只要在脱欧谈判过程中遇到有任何困难,如需支付欧盟巨额分手费,必定会受到更多责难。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大选,脱欧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