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朗读者》们,也许该向小津学习

毛尖

2017-06-09 15: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说夏目漱石当英文老师时,有一次让学生翻译“I love you”,学生脱口而出“我爱你”,夏目漱石说,日本人怎么会这么不含蓄呢,翻译成“今晚月色真美”就足够。
这个故事流传得很广,润物无声地传销了日本之美。国家营销方面,日韩都很厉害,体现在他们的文艺中,即便是轻小说,也常有一种天地万物不喧不哗的安静,生生死死,都追求小津安二郎的态度,不失控不落泪。
看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朗读者》时候,我常常想,要是小津在,他会怎么做。
《朗读者》当然是一档好节目,在各大电视台各种鸡飞狗跳的综艺节目中,能够凭浑身的正能量脱颖而出且以正大仙容收服四海八荒,不仅是功力而且是功德,尤其在原创的综艺节目屈指可数的今天。年初开播以来,这个节目迅速以零成本在全国各地繁衍,漂流到全国各地的“朗读亭”更是让读者不舍昼夜无怨无悔排成长队,这是《朗读者》最席卷人心的地方,也是因此缘故吧,这档节目媒体几乎零差评。
但我看完第一季,深深觉得,《朗读者》太催泪。光从十二集的十二个主题词看,遇见、陪伴、选择、礼物、第一次、眼泪、告别、勇气、家、味道、那一天、青春,简直集集泪光闪闪,而我搜了关于《朗读者》的成千上百个新闻标题,也几乎篇篇涉泪,比如“今晚看麦家徐静蕾领衔《朗读者》,预支你的眼泪”,比如“这一次的《朗读者》,是谁让你泪流满面”,反正,关于“朗读者”的报道,“哽咽”“热泪盈眶”“泣不成声”“打开感情的阀门”等等,都是绝对高频词,即便制片兼主持董卿在采访中说,“眼泪很宝贵,但眼泪不是唯一”。
《朗读者》的董卿比春晚的董卿好,但国家一台央视一姐,应该承担的远不是感动中国的任务。作为国家的门面,央视就是我们的钟和鼎,亲人看了,得是伊利莎白到了达西的彭伯里庄园,立马心生爱慕;敌人看了,就是诸葛亮城头弹琴,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功效。可是,动不动就抹眼泪好吗?乐不淫哀不伤,尼采说,不能节制,就是意志脆弱的表现;不能节制,就无法理解骑士在烈马上驰骋的快乐。
而回看这些年,电视不断刺激大众泪点,各款节目也志在撩拨,当年李斯特弹钢琴,让他母亲听出感情,上去就一个耳光,而我们今天的文艺,恨不得自打耳光让我们动感情。把歌德的告诫记心头吧:要做出大事,须得节制力量。
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
向小津学习,当男女主人公快要走到感情漩涡里去的时候,把镜头荡开。多好的天气,小学生远远地走在上学路上,刚洗过的衣服在太阳下晒着,“丈夫不记得重要的日子又怎样。”妈妈安慰女儿,“我连你爹的祭日都不记得了。”再或者,像《马耳他之鹰》中的侦探那样,声色不动把喜欢的女人交给警察,告诉她:“也许等我送走你之后,我会有些孤寂的夜晚,但都会过去的。”
四两才能拨千斤,而节制,作为大国美学,比感天动地潸然泪下百感交集热泪滚滚,是不是可以走更远?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朗读者

继续阅读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