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丨政策空洞让特雷莎优势减弱,工党科尔宾能否逆袭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实习生 王乐

2017-06-08 21: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特雷莎·梅 东方IC 资料图
当4月8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宣布提前在6月8日进行大选时,执政党保守党显示出了十足的信心。当时的民调结果显示,保守党领先最大在野党工党超过二十个百分点。
这也被认为是特雷莎希望提前大选的底气所在。在5月初的英国地方选举,保守党依然取得大胜,获得近1900议席。工党则失去地方议席第一大党地位。
但是,议席数据上的占优并没有让当地时间6月8日到来的大选成为特雷莎理所应当的“加冕典礼”。随着大选日的临近,保守党的巨大优势正在缩小,甚至有民调显示,保守党对工党的领先优势最低时仅剩下1个百分点。
按照规定,此次大选,英国选民将选出650名下议院议员,在下议院中获得多数席位的党派领袖将被女王任命为首相并负责组阁。
日趋缩小的民调优势让人们开始疑虑特雷莎是否还能实现“压倒性的胜利”,甚至猜测工党会不会出现反转,其党首科尔宾是否有可能赢得大选。
科尔宾  东方IC 资料图
事实上,特雷莎曾长期担任的内政大臣一职,在英国被人调侃为“政治坟墓”,这一职务也为特雷莎带来了难题——不能解决福利制度的技术难题,也不能平衡医疗和和教育领域的生产者利益。而科尔宾在反恐上的软弱等问题也常被人诟病。
莉薇·弗林(Livvy Flynn)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此次大选她将选择支持工党。在问及理由时,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我别无选择,保守党在撕裂这个国家,尽管我知道工党也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曾采访过英国前首相撒切尔的资深英国记者费边·阿克(Fabian Acker)对澎湃新闻说,鉴于英国的选举制度,我们是将选票投给某一位议员,“我投票支持工党议员Harriet Harman,所以这意味着我投给了科尔宾……但即便如此,我并不希望看到科尔宾成为首相,我希望保守党能赢得大选,而工党获得更多的议会席位,这样可以有一个强大的反对派来制衡保守党的许多政策。”
英国大选投票已于当地时间8日7时(北京时间8日14时)开始,当天22时(北京时间9日5时)结束,结果预计在投票结束后一小时开始陆续出炉。
移民管控政策为特雷莎加分不多
从3月底的英国议会大厦恐袭案,到最近的伦敦桥恐袭事件,带给外界的是对于英国安全状况现状的思考,以及英国人对于安全状况的担忧。
对于特雷莎和她所在的保守党而言,加强移民、边境控制,反对欧盟人员自由流动一直是其惯有主张。有评论认为,在英国恐袭频发的当下,这对于保守党争取选票来说算是一个优势。
但特雷莎的安全政策并非没有漏洞,伦敦市市长、工党成员萨迪克·汗近日指出,如果特雷莎赢得这次大选,并且继续按计划削减警务预算,伦敦将损失3400至12800名警力。未来恐袭事件仍然难以制止。
谈到反恐问题,弗林说,接连发生的恐袭明明在告诉我们需要更多的警力和警务预算,而保守党却在逆向而为。“多年任职内政大臣的特雷莎本应深谙国内反恐问题之道,但现在她却反复责难英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应对失败,这显得很荒谬。”
白金汉大学政治学家葛里斯对媒体指出,英国约有23000名嫌疑“圣战分子”,但是政府对其缺乏控制,因为在2010年还是内政大臣的特雷莎废除了有关“控制令”条例。
“特雷莎的内政专长现在却会成为她的绊脚石,因为她本人与过去几年内英国国内安全出现漏洞脱不了干系。”葛里斯说。
“无辜的人在为政府对中东事务错误或是无意义的行为埋单,无论是科尔宾还是特雷莎,对这些事务的回应显得很重要。”弗林说。
反观工党,5月底,科尔宾发表演说称,反思反恐战略、停止削减警察人数,并对外交政策作出改变都是英国目前应对安全现状的必要措施。科尔宾表示,英国的反恐战争是“不成功”的,包括英国情报部门在内的专业人士都指出政府参与其他国家的战争与英国国内反恐形势的关联。
“对外反战”是科尔宾向来的立场,这却给人造成在反恐战争中软弱的印象,并为保守党诟病。科尔宾曾多次呼吁为叙利亚内战找到和平解决方案。对此,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曾将科尔宾等人的这种想法视为“对恐怖分子的同情”。英国内政大臣安珀·路德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如果科尔宾当上首相,英国将发生更多恐怖袭击。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也发出警告称,在反恐上,科尔宾是软弱的。
葛里斯介绍道,科尔宾对爱尔兰共和军的态度众所皆知,工党在竞选活动中也表示反对政府反恐时的开枪击毙政策,并主张与恐怖分子进行谈判。不过在曼彻斯特音乐会袭击事件发生后,科尔宾也承诺,若当选会“加强警力”。
谁才是“公平”的代表?
6月7日,大选前一天,特雷莎来到英格兰东部诺维奇的竞选集会现场。对比起国内安全形势等话题,因英国脱欧而成为保守党党首和英国首相的特雷莎试图将话题再次拉回脱欧协议上,并叮嘱选民不要忘了英国在这一关键时刻的要务。
路透社指出,特雷莎希望把科尔宾形容为一个挥霍无度的政党里的领导力不足的领袖,他带领的工党将摧毁英国经济,并在混乱不堪的脱欧谈判中引领英国走向毁灭。
科尔宾则回击称,保守党的财政紧缩政策伤害了穷人,加剧了社会不公。
费边也认为,如今保守党治下的英国正呈现出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最大的贫富差距,对比前首相撒切尔的傲慢、教条,特雷莎的形象显得更人性化、更讨人喜欢,不过保守党的政策依然可恶——它允许富人和穷人的对立,也容忍作为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之一的英国对贫困人群的漠视。
其实早在去年6月特雷莎匆忙从卡梅伦手中接任首相时,在脱欧历史机遇下“打造更公平的英国社会”就成为特雷莎的一大政治主张,在此后的“新英国计划”宣言,以及保守党的竞选纲领中,“公平”也是反复被强调的概念。在加强政府对市场干预等举措方面,特雷莎看似脱离保守党传统举措的行为还被外界定义为“特雷莎主义”。
《金融时报》撰文指出,保守党提出的收紧移民举措、加大对市场的干预、提高国民基本工资以及抑制某些外国投资,都是为了钝化保守主义的锋芒。
不过,《金融时报》也指出,英国历任首相中绝大多数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或是担任过反对党领袖、或是财政大臣。因为这样的经历能够让一位政客熟悉政府承担的一整套任务,包括高远的地缘政治,也包括福利制度的技术难题以及医疗和和教育领域的生产者利益。在跟企业打交道方面,特雷莎是陌生的,在政府事务的很多方面,特雷莎也是陌生的。
两项与钱有关的措施印证了特雷莎经验的缺乏。特雷莎曾宣布提高国民保险税,但因遭致批评而作罢;对社会老年护理计划的改革建议虽然大胆,但又因被诟病影响到老年人对自己财产的依附感而遭搁浅。
“对于特雷莎来说,自己提出的改革措施的轻言放弃是最糟糕的。”《金融时报》称。
在倾向于弱势群体的政策方面,工党向来不容易招致更多的埋怨。2015年意外赢得工党党首的科尔宾,就是因为获得了不少青年和工人阶层的支持。
在本次竞选中,工党提议向富人加税5%,这样年薪超过12.3万英镑的富人要缴纳50%的个人所得税;此外,盈利超过33万英镑的企业需要额外征收企业所得税;关键产业部门国有化;以及增加工人权利、大学免收学费以及投资2500亿英镑用于基建,建设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
在大选的关键时刻,科尔宾逐渐走高的支持率也被认为是这些具体的政策在发力。尽管有舆论指出,工党宣言太过“落伍”,堪比工党1983年大选中惨败的“史上最长自杀宣言”。
“工党的政策可以被理解为广义的‘社会主义’政策,不过在过去三四十年工党已经淡化了在社会主义方向的某些原则。不过工党仍在强调社会财富的更好分配;尽管工党有加税主张,却是为了将这些钱更好地用于我们的免费医疗、社会保障、教育以及警力维持等方面,这些都是我们的社会所需。”费边说,“你也许很难理解,一个主张加税的政党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支持,这可能是因为科尔宾的诚实秉性。他不像那些主张减税的政客,当选后再违背当初的诺言。(美国前总统)林肯说过,‘诚实是最好的政策。’”费边说。
“主张脱欧的保守党本身就是在撕裂我们的国家,现在他们又失去了英国最无助的一批人的支持。比如保守党在逐渐减少残疾人的福利政策支持,使得国民医疗保障体系NHS逐渐私有化,没有通过税收调节来加大对跨国公司的控制,关注富裕阶层而不是最需要帮助的人、不向1%的巨富人群直接开刀,保守党会将更多的弱势人群推向依靠食物银行为生,并为此陷入人道主义危机。而科尔宾,他在为我们争取NHS的权利,而且在向富人动刀。”弗林说。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大选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