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前局长今晚作证:曾拖希拉里后腿,这次会扳倒特朗普吗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2017-06-08 19: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  东方IC 资料图
当地时间6月8日早上10时(北京时间8日晚22时),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不少酒吧提前开门,准备好充足的酒精和杯子,迎接请假或者放假的顾客。在新泽西州,一家公司甚至取消了早间会议,在电视屏幕前摆好了爆米花。
他们等待的不是“超级碗”、NBA总决赛之类的体育赛事,而是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在国会参加的听证会。这被《纽约时报》称为“全国真人秀中最扣人心弦的一集。”
6月8日,科米将出席由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此前一天,他公布了长达7页的书面证词,证实了他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单独接触的详细情况。这场为全美国瞩目的听证会或将成为国会对特朗普“通俄”调查的一大高潮。
阻碍司法嫌疑:又一个“水门事件”?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月7日报道,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莱珀当天在澳大利亚全国新闻俱乐部表示,特朗普目前身处的丑闻甚至超过了导致尼克松辞职的“水门事件”。而在5月,美国参议员麦凯恩也在CBS表示,特朗普身处的争议已达到了“水门事件”的程度。
在7日公布的证词中,科米表示,特朗普曾要求FBI放过涉嫌“通俄”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希望科米能帮特朗普驱散调查的“乌云”。特朗普还要求本该保持独立的科米对他表示忠诚,科米没有承诺忠诚,仅表示会坦诚相待。
“我觉得有必要在备忘录中记录我与候任总统(特朗普)之间的首次对话。”科米在证词中回忆自己1月首次与特朗普的面谈时说,“为了确保准确,当我结束会议后,立刻在停在特朗普大厦外的一辆FBI用车内,用一台笔记本电脑记录下来。从那以后,我与特朗普先生一对一交谈后建立备忘录,成为惯例。”
科米证词中的不少详细回忆就来自这些备忘录。1月以来,科米和特朗普共进行过9次一对一的接触,包括3次面谈和6次通话。值得注意的是,科米自2013年担任FBI局长后,只和前总统奥巴马单独面谈2次,从未电话交谈,也没有记下对话的详情。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科米的证词可能为特朗普阻碍司法(obstruction of justice)提供证据,阻碍司法违反了美国联邦法律,甚至可能导致弹劾。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高级法律分析员图宾(Jeffrey Toobin)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构成了阻碍司法,因为特朗普的前国安顾问弗林正在接受刑事调查,而特朗普却找来时任FBI局长科米要求他停止调查。
前联邦检察官蔡登伯格(Peter Zeidenberg)接受美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在2月与科米谈论弗林前专门要求身边的人离开房间,这可能反映出特朗普明白自己犯了法。
杜克大学法学院教授、前联邦检察官布埃尔(Samuel Buell)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表示,特朗普与科米谈话时的情况非常重要,如果特朗普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阻止“通俄”调查,那可能就妨碍司法。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行为并未构成妨碍司法。为保守派媒体《国家评论》撰稿的前联邦检察官麦卡锡(Andrew McCarthy)表示,特朗普的行为不恰当,但不一定是犯罪。特朗普没有直接要求科米停止调查,对属下施压不代表阻碍司法。
法学专家特利(Jonathan Turley)也在《今日美国》撰文称,要使妨碍司法的指控成立,必须证明当事人的腐败性,而目前的证词还不足以证明这点。即使特朗普要求他人回避他和科米的谈话,这也可能是出于其他原因。
美国广播公司(ABC)引述了解科米的消息人士称,科米已经告诉身边人,不会在国会直接指控特朗普阻碍司法。
在美国政治中,阻碍司法经常被与总统弹劾案联系起来。此前,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和克林顿遭遇弹劾威胁时,都被指控阻碍司法。
科米其人:常卷入争议、两边不讨好
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科米的名字就常因政治争议登上美国新闻头条。
在“通俄”调查前,他曾以调查希拉里“邮件门”著名。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曾用私人服务器处理机密邮件,自2015年8月起被FBI调查。
2016年7月2日,FBI对希拉里进行了3个半小时的问询,此后科米于5日宣布,希拉里对邮件的处理“极度大意”,但FBI不建议对她发起指控。美国司法部接受了建议,没有做出指控。从7月到9月,科米多次在美国国会及FBI员工面前为自己的决定辩护。
但10月28日,就在大选投票前不到两周,科米突然宣布,在希拉里助手的丈夫电脑里发现了一批新邮件,可能与“邮件门”调查有关。这一新闻使美国选情再起波澜,希拉里竞选团队激烈抨击他在此时重启调查搅乱了选情,而特朗普阵营则借机强调希拉里“犯罪”,试图削弱她的信誉。
11月6日,科米表示没有在新一批邮件里找到犯罪证据,不会改变先前的立场。但2天后,特朗普赢得了大选。
败选后,希拉里批评科米在关键时刻重启“邮件门”调查的决定,称这开启了她的失败之路。以政治数据分析闻名的美国网站“538”(FiveThirtyEight)也发布数据称,科米重启调查后,希拉里的支持率几乎立刻下滑。
尽管特朗普在竞选中夸赞科米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但胜选后,他和科米的关系却很快被“通俄”阴影笼罩了。2017年1月6日,科米首次与特朗普会面,就是为特朗普团队做简报,内容是情报部门评估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之后的发现。会后,科米单独留下,为特朗普介绍了“在评估过程中收集到的私人敏感信息”。他在后来的证词中写道:“出于各种原因,情报部门的领导层认为有必要就这些材料向未来的总统发出警示,尽管这些材料有些不雅且未经证实。”
就是在这次会谈后,科米开始记备忘录,并就“通俄”调查与特朗普进行了多次谈话。5月9日,科米在出差途中突遭特朗普解职。
实际上,科米通过国会作证扳倒美国政府高层官员,此前已有先例。2004年,时任美国司法部代理部长的科米与当时一名白宫顾问冈萨雷斯(Alberto Gonzales)就一项针对美国国内的监控项目发生分歧,科米及多名同事威胁辞职。2007年,科米在国会相关调查中发表20分钟证词,描述了当时的情景,最终导致已经成为美国司法部长的冈萨雷斯辞职。
“我不在乎政治,我在乎做正确的事。”科米早在2003年就这样说。《纽约客》在今年6月对他的人物特写中写道,科米在政治上属于保守派,但他在美国多届政府之间保持独立。这也使他经常卷入争议之中。
科米在2016年前是共和党人,曾支持麦凯恩、罗姆尼等参选美国总统。但2016年7月,他在国会表示,自己已经退党。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科米,FBI,特朗普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