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刊文:都什么时候了,个别干部还在抱怨“官不逢时”

辛士红/解放军报

2017-06-09 09:05

字号
面对当前正风反腐的高压严治态势,仍有极个别领导干部,不时来句“官不逢时”的抱怨,让人听了很刺耳、很震惊,也很不解。
在那些抱怨“官不逢时”者看来,权力的“紧箍咒”萦绕耳边,监督的“探照灯”不留死角;大吃大喝成了日常禁忌,铺张扬厉成了过街老鼠;收入没有外快了,出门不能抖派了;住房不敢超标超占了,公车不能随叫随到了;动辄得咎的概率大了,升官发财的迷梦破了……一番对比下来,哪还有当官的感觉、风光和油水,只剩下责任、风险和重压,自然会有“官不逢时”的抱怨。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抱怨‘官不逢时’!”旁观者看得清清楚楚,唯独个别领导干部执迷不悟,不撞南墙不回头。君不见,党的十八大以后,不但权力进笼了,连“开笼子的钥匙”也交给群众了,打虎拍蝇力度不减,政治生态明显好转;君不见,反腐败斗争已经取得压倒性胜利,“宽松软”成为“老皇历”,“严实硬”成为进行时;君不见,“当官发财应该两道”的告诫振聋发聩,“公款姓公、公权为民”的规矩深入人心,“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的宣示掷地有声,“当官真像官”的所谓“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如果有人依然不收敛不知止、刀悬头而手不停,还在那里我行我素、无所顾忌,那就是不识时与势,不明是与非,迟早要付出惨痛代价。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些抱怨“官不逢时”者,置身时代的洪流却闭目塞听,就像躲在淤泥里的小泥鳅,哪管什么水清水浊、春温秋肃。踏上时代的列车却利令智昏,不知是出于惯性还是忘踩刹车,总是与时代拧着劲、对着干,逆向而行。跻身时代的舞台,却分不清自己的角色,上演的全是“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的老本本。
“官不逢时”看似是个别人的不健康心态,却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很强的腐蚀性。也许是淡忘了共产党人的初心和本色,他们错把公权当私权,“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也许是受“官场哲学”的浸染太重,他们错把病态当常态,“眼里看得破,肚里忍不过”;也许是抱着“世人皆醉,我何独醒”的从众心理,他们沉溺于那些投桃报李的游戏;也许是心存“天知地知,难露马脚”的侥幸,他们依然处心积虑地琢磨“破笼”之术。这种心态多流露于私下里、牢骚时、笑谈间,好比瓷器上的暗裂,尽管肉眼很难察觉,但一遇到诱发因素就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崩盘”。
试问,剔除那些不该有的特权,减去那些超标准的待遇,纠治那些失人心的歪风,哪一条是高不可攀的要求?如果连这些都想不开、做不到、生怨气,把当官发财当成“理所当然”、把权钱交易当作“顺水人情”,逢年过节礼照收、拉帮结伙圈照搞,那还怎么体现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和纯洁性?那还拿什么赢得民心、提振士气?
马克思说:“作为确定的人,现实的人,你就有规定,就有使命,就有任务。”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干事创业的好时代、崇清尚廉的好时代、改革强军的好时代。“搭天线”不允许了,“搞山头”没市场了;关系网的干扰减少了,潜规则的横行遏制了;不必再为“上头没人”烦恼,不用再为亮点门面操心;不怕没位置,就怕没本事。这才是众心所盼的艳阳天,这才是“东风唤回”的好时候,这才是党员干部应该保持的本真本色、常形常态。
“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现在,正风反腐到了滚石上山、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对领导干部来说,就是要接受这个“考验”,认清这个“时候”,时时处处以合格党员的标准约束自己,毅然决然地与那些陈规陋习决裂。既不能“看天穿衣”,晴则如何,阴又如何,也不能当“变色龙”,遇白则白,遇黑则黑。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
(原题为《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抱怨“官不逢时”》)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官不逢时,解放军报

继续阅读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