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执政满月记|他如何回应民众“这还是国家吗?”的质疑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国峰

2017-06-11 07: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8日,青瓦台对文在寅总统就任即将满月之际发文,评价其执政这一个月“是为向崔顺实亲信干政被发现后,叹息‘这样的韩国,还是国家吗?’的烛光民众交出答案而努力的时间”。这是什么意思?文在寅政府的诞生及韩国民众对新政府的期待和评价,其实这些都可以用“这还是国家吗?”一句话来概括。
韩国民众如何评价文在寅的“答卷”
第一,是关于部署萨德的问题。前总统朴槿惠被弹劾后,第19届韩国总统选举正在进行到非常关键时刻,如“深夜逃奔”一般一夜之间引入了萨德系统。也正在此时,“越过韩国”(Korea Passing)这句表达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韩国被排除在外的话开始流行了。不仅如此,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行踪,以及部署萨德的费用是否由韩国负担?让韩国人吃惊的是,这些问题正是韩国的同盟国——美国政府在韩国政府没有总统的“最脆弱的空白”的时期提出来的。因此,对于这些重大问题韩国人们开始发问:“这还是国家吗?”
第二,是关于政商勾结的社会里阶层固化的问题。实际上,每个人都在努力向上。这不是问题,很正常。但是,真正的问题是人们是否可以通过公平的竞争和规则实现向上流动。有人生为财阀的子女,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人生的出发点就不一样。这是不能否认的韩国社会的现实。比如,李在镕副会长在继承三星集团的过程中,或者崔顺实的女儿在进入韩国名牌大学的过程中也出现过不正当的方法。但是国家和韩国政府要维护什么呢?就是所有人在平等公平的基础上,都会享有且可以追求自己的权利的话,那么国家和韩国政府就有这样的重大责任提供相关的法律和政治制度。很可惜,之前的韩国又是怎么样呢?因此韩国民众又开始发问:“这还是国家吗?”
我认为,文在寅新政府的治国哲学正是从“这还是国家吗?”的问题意识出发,向着“这就是国家!”的方向前进。
当然这里的核心内容就是 “国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基于此,据我看来,第一,文在寅政府关于萨德问题,部署过程及事实漏报给总统这件事,正在进行彻底的检查中,力图详细把握好部署萨德的真实情况。第二,提名有“财阀狙击手”之别称的金尚祚(汉城大学教授)为公平交易委员会会委员长,显露出文在寅政府对“财阀改革”的有强力的意志。第三,提名康京和(联合国政策特别辅佐官)为外交部长官的重要理由,则表现出在关于慰安妇问题上,从女性被害者的立场入手,并采用国际专家的观点妥善处理的强有力的意志。第四,提名出身贫寒白手起家的金东兗(韩国亚洲大学校长)为经济副总理兼计划财政部长官给韩国的年轻人们传递“鸡窝里出凤凰”的希望信息。这些举措全部是来自于放低身段,站在国民立场上主持国政的文在寅总统的“谦虚”和“沟通”之领导力。
正因如此,韩国盖洛普于6月9日公布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文在寅总统的“履行职务”评价中,82%的回答是肯定回答“做得很好”(沟通方面做得好的占19%, 人事方面好的占9%)。并且,6月2日该公司发布的总统就职一个月后第一次“履行职务”评价中,韩国诸位前总统的数据为:卢泰愚(57%,1988年)、金泳三(71%,1993年)、金大中(71%,1998年)、卢武铉(60%, 2003年)、李明博(52%, 2008年)、朴槿惠(44%, 2013年)。而文在寅则是84%,结果超过往届任何一位总统。
好的开始是否能变为成功的一半?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不能仅对文在寅新政府做乐观的展望。我们可以提出一下几个问题:
第一,政权初期受到了国民的大幅支持,这不是奇怪的事,特别在与被弹劾的前总统朴槿惠之间的“对比效果”下,这是否表现出韩国国民对文在寅政府的期待值过高?
第二,政治改革并不是仅凭政府的意志就能完成的,政治势力必将伴随左右。从目前的情况看,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国会中并未能占据过半的席位。那么,我们可以提出,文在寅新政府果真能推动改革的成功进行吗?
第三,文在寅总统已提名的内阁人士虽是拥有“出众能力”之人,但是在客观情况下真的能完全通过人事鉴定(比如:逃脱兵役,房地产投机,偷税漏税,违章转户,论文剽窃)五大原则的人不多。而且这一五大原则是文在寅政府自己提出的。那是否问题也出在文在寅政府的人事鉴定系统呢?
第四,在韩国第十九届总统选举过程中,尽管国内政治局势动荡,但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的萨德部署仍在韩国持续进行。因此也可以这样说,国防与外交问题在文在寅政府的诞生过程中,确实是已施加了很深很大的影响与压力。那么在朝鲜半岛关于萨德问题的尖锐矛盾和冲突下,文在寅新政府是否已经打好既能满足包括美国在内的攸关利害当事国,同时又能确保韩国自主外交空间的“腹案”呢?
俗语云:“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或曰:“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现在是文在寅新政府真正的开始。也是展示文在寅政府实力的关键时刻。萨德问题这类外交国防问题与其他国内政治改革事项的性质有些根本上的区别。韩国国内问题可以在内部进行沟通,达成理解,那就可以。而在国际关系的舞台上,攸关各国的利害关系交织缠绕,由此它就不是“只要我们好就可以解决问题了”。6月末即将会举行韩美首脑会谈;接着7月7日到8日将会在德国举行G20峰会会议。韩国国民非常希望文在寅新政府在国内超高支持率下,会在国际舞台上为实现“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繁荣”而发挥有主动性、有均衡感、也有建设性意义的韩国“自主同盟型”的外交之力量。
(作者系韩国籍学者,现为上海交通大学韩国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助理教授)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韩国,文在寅

继续阅读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