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影节|排队早不如网速快,但他们还是喜欢到影院排队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6-11 10: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影城,排队购票的影迷。本文图片由澎湃新闻记者 张新燕 陈晨 莫琪 摄
“排队买票本身就是电影节文化的一部分。”这是今年排在上海影城第一位的市民徐先生“很拼”的理由。尽管互联网购票已经成为更方便的主流趋势,仍有大量影迷选择了在线下电影院排队购买电影票。
6月11日,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票。作为电影节的“主会场”,上海影城集结了两百多位影迷早上8点之前在影院门口排队等候。
上海影城,排队购票的影迷。 
影迷日饭都很拼
排队开始的时间一年比一年早,去年的“领跑者”是开票前一天下午两点到场,这一纪录在今年再次被刷新,最早的排票者6月9日晚上八点下班就到了现场。当然这并不是徐先生的本意,他收到了错误的“情报”,“我在一个影迷的微信群里看到消息说,有外地的影迷过来已经排了10多号人了。以我的经验只有排前十才能保证买到自己心仪的票,所以我就果断过来了。”
排在首位的徐先生。
但徐先生到场之后发现没人,凌晨12点进了影城去睡觉,睡到了早上七点。徐先生去年排在第二位,再之前还曾经占据过第五和第八的位置,他是地道的影迷,今年说冲着法斯宾德和评委会主席蒙吉的电影而来。“我习惯是把一个导演的全部作品都看全,有系统地学习和观赏。”另一个让他爱上排队的理由是可以和其他影迷交流。“我以前是线上买的,也不挑,也能看到好电影,但是几年前来排队了,觉得现场的氛围很好,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学习。”不过今年他的小伙伴们都去了天山电影院排队,而现场让他有些扫兴的是,队伍里大多是他没法交流的日饭迷妹。
日饭是线下排队的“主力群体”。90后的小夏是第一年来影城排队,“虽然我是一个人来的,但是我偷听了前后左右的交流,发现大家都是饭圈的,不怎么需要大家在现实中认识,但是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比如有一个妹子手机放了一首歌,大家就都笑了。”
排在70多号的老方今年74岁,连续20届参与了电影节的排票活动。他说自己一早就跟随网上不定期发布的片单做功课,今年想看的电影里也包括了《昼颜》这样被年轻人追捧的电影。“我从7岁开始看电影,好莱坞的电影我都看。现在我老伴做全职外婆,心思都在外孙身上,我就一个人出来看电影。”老方不重数量,去年只买到了一张《乔布斯传》的票,但他依然很开心。
方老先生今年74岁,连续20届参与了电影节的排票活动。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图
影院服务优化
今年的影迷们都表示,这是历年来排队体验最好的一次,影院的人性化服务得到了观众的点赞。据悉,昨天全市各影院都开放了提前放号措施,让前一天来现场排队的观众领了提前发放的预约号,11号早上再来排队,避免了通宵的疲劳。
影迷选票。
影迷选票。
这一举措是各个影院临时决定的。影城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傍晚的时候雨比较大,门口已经排了六七十号人了,因此决定放号,让观众第二天上午六点前来就可以。影城在晚上六点和八点半左右各发了一次号,共计100位观众。
拿到幸运的100号的王先生最终还是选择在影城通宵,因为之后没拿到号的妹子们和他同为日饭“圈中人”,相谈甚欢。
另一家天山电影院的经理也告诉我们,影院第一年参与到电影节的线下售票环节中,中午十二点左右开始有影迷来排队,因此他们在售票厅内准备了座椅区,让观众休息。前来的观众中还有父母陪着孩子来通宵的。到20:40左右,天山电影院给排队的19个观众发放了号码牌,让他们早上六点半再来排队。
截至上午8点30分,发售张数已经达到了180893。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图
线上系统给力,五分钟出票12万张
上午8点,影城准时开票,徐先生花了近1800元买到了他心仪的法斯宾德。不过他也没买全,法斯宾德的《爱比死更冷》成了他的“遗珠”。有网友在网上吐槽“互联网+”秒杀各种仪式感,让不少起大早甚至连夜排队的影迷空手而归,徐先生和老方这样的影迷倒都并没有那么在意结果。“看电影也是讲究缘分的,这很正常。”徐先生说。
线上线下全面开售,淘票票今年没有再发生去年的“掉链子”事故。第一分钟23261份订单,38619张票;五分钟后80080份订单,122965张票。
淘票票负责人万里告诉记者,今年系统优化了排队通道,稳定了基础服务器,并在之间做了好几轮压力测试,同时可以保证10万人在同一时间购票。记者亲身测试,也在第一时间抢到了热门的日本电影。排在队伍中的不少影迷也表示,在线上抢到了自己心仪的场次。
截至记者发稿,《昼颜》、《帝一之国》、《这个杀手不太冷》、《死侍》等热门场次都已经宣告售罄。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