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立法选举今开锣,马克龙的布局有望助其成为“超级总统”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肖云上 梁宝文

2017-06-11 14: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1日和18日的立法选举将是决定未来5年法国发展方向的关键时刻。
2017年5月14日,马克龙正式就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马克龙的当选,意味着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存在了近60年的左右党派意识形态分野被彻底打破,左右轮流交替执政的钟摆停顿。一个新的时代似乎正在开启。而即将举行的法国立法选举,或许能给这位年仅39岁的爱丽舍宫新主人一个机会,为法国近60年来的政治运行模式带来一场巨变。
法国总统马克龙 视觉中国 图
马克龙进军议会的布局

1958年以来近60年的党派政治让法国人异常厌烦,很多选民对法国的政治状况持悲观态度,认为不管何政党、候选人当选都无法解决法国社会的现实问题。巴黎政治学院研究中心在2017年1月发布的关于信任度的民意调查显示,63%的法国民众对左派和右派当政都没有信心。可以说,马克龙今年大选中打出的“非左非右”的竞选策略,正是看透了选民对于传统左右派系政治操作的反感,而且第一轮大选的结果是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两大传统政党社会党和共和党均无缘第二轮,恰恰印证了选民对于变革的期待。
今天的法国社会,在全球化的冲击下正在遭受着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撕裂。不同社会层级的分化越来越严重,法国社会的共同发展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社会信任正在逐渐丧失,代际压力陡然上升。法国民众对未来的消极担忧情绪达到历史高点。
正是在当前法国社会和民主体制遭遇极大困难的时候。马克龙上台伊始,秉持其竞选时“非左非右”的超越党派立场,希望借此让第五共和国的民主体制得以重生,并作为真正的团结者,将四分五裂的法国凝聚到一起。在5月14日的就职演讲中,马克龙提到:“我相信第五共和国的体制安排,并将尽我所能,唤醒它诞生之初的精神,以此使我们的国家重获民主的活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马克龙兑现了竞选时的承诺,在政府成员任命和立法选举候选人提名上都做到了“超越党派”、“团结力量”,以大局和公共利益为重。
在政府成员的任命上,5月15日,马克龙任命共和党朱佩派人士爱德华·菲利普为共和国总理。菲利普在2002年协助朱佩创建了中右派政治力量“人民运动联盟”,去年中右翼阵营初选时也是朱佩竞选班子的成员,是其两位竞选发言人之一,后来在菲永爆出政治丑闻后离开了共和党的总统竞选团队,转而支持马克龙。选择一位温和右派人物为政府首脑,是马克龙超越党派政治做法的第一步。当然也与立法议会选举的考量有关,因为马克龙自己的政治势力“共和国前进”根基不厚实,难以独力在6月举行的立法议会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与意识形态相对较为接近的朱佩派成员联合可能会分化共和党势力,不失为向议会多数派进军的一手好棋。
5月17日,新政府成员名单公布,又是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的一次创举:左翼、中间派、右翼和民间人士共同组成了新一届政府。在职位的安排上,马克龙出身的左派和中间派主导了法国内政、外交、司法和国防等主权权力的职责;而右派主要承担了经济领域的职责,经济部和预算部的部长均来自共和党,他们将与右派的总理菲利普共同把控法国经济的发展。其他部门的部长主要来自社会各界,他们大部分是相关领域或问题的专家,对所负责的事务有着极深刻的理解和处理经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国务部长、环境部部长雨洛。他在政府中的地位仅次于总理和内政部长,体现了新任总统对民间力量的重视。
根据5月18日埃拉博民调机构发布的数据,61%的法国民众对马克龙的政府成员安排表示满意。可以看到法国民众正在摒弃过去60年来的党派政治思维,对一个开放的政府颇有好感。如此一来,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在立法议会中获得多数的几率又有了提高:对左中右派的开放可以最大程度地吸引各个政治倾向的选民,而同时无党派人士的加入,尤其是像雨洛这样的在民众中呼声极高的公众人物,更容易激起那些政治兴趣不大的选民对“共和国前进”运动的好感。
同样,在确定立法议会选举的候选人名单时,“共和国前进”运动也采取了革命性的筛选方式。5月17日,名单公布的522位候选人是从14000多位申请者中精心挑选的,其中有一半是没有任何从政经历的社会贤达,甚至还有1%的大学生候选人。《世界报》对这份候选人名单特点做了概述:男女平等,倾向青年,非政治家出身数量众多,干部与知识分子比例极高,三分之一的候选人有自己的企业,众多候选人都有政治学院或法国重点大学的学历。根据亚特兰蒂克和哈里斯调查机构发布的民调,75%的法国人赞同这样的候选人安排。
法国可能再次出现“超级总统”
新任总统渴望改变令人民厌恶的党派政治模式、弥合法国内部严重的分歧。十年前,萨科齐的竞选口号是“团结起来,一切皆有可能”,萨科齐未能达到他的预期。2012年奥朗德的竞选口号是“改变,从现在开始”,他的五年任期没有什么改变,让人感到更多的是失望。马克龙竞选口号是“法国,团结起来”。马克龙能将四分五裂的法国团结起来,改变现状吗?
马克龙在2016年写过一本书:《革命,是我们为法国进行的一场战斗》。在引言里,他写道“正视现实世界能使我们重新找回希望。”“所有人都要从习惯中走出来”。马克龙要的是革命性的改变。不左不右的提法就是要打碎左右划分的政治标签。他治理国家的纲领中,有左派的内容,也有右派的做法,只有一个目标,即法国的强大。在他创立的共和国前进运动的章程中写道:“为公平有效,社会必须改革。因而我们认为刻不容缓的要对我们的经济、社会、教育制度进行改革,要深入、创新、共识、透明地进行改革。”在马克龙众多改革计划中,唯独没有政治改革这一项。然而,他目前给法国带来最多的改革就是政治生态变化。“共和国前进”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政党,更像是一个协会、一个政治运动团体。加入该团体,手续简便,只要在网上注册,用五分钟就能完成。“共和国前进”运动打破了精英党与大众党的理论。传统媒体,新媒体都为它的迅速扩张崛起提供了方便。
立法选举在即。最新的各份民调均显示,右派希望的共治设想正在失去可能性,法国出现一个能够掌控议会多数派、同时掌握美国总统和英国首相的政治资源的超级总统的可能性在增加。伊普索斯调查机构6月4日发布数据预测,“共和国前进”运动在第一轮投票中可能收获29.5%的投票意向,位居各个政党首位,并在国民议会中拿下385-415个压倒性多数席位。
社会党,共和党以及其他政党,党内争斗不断,“共和国前进”运动大有一家独大的样子。议员兼职的新规,特别是禁止议员兼任地方民选职务的新规,将彻底重组未来的国民议会。伴随着这一变化,没有从政经历的新手能否很快进入角色,是面临的问题之一。在“共和国前进”运动麾下的未来议员,他们的政治立场有左有右,他们能在目标治理,法国进步发展的大前提下,共同合作奋斗吗?
梅朗雄和勒庞并未退场
除了选举结果之外,选民的参与度依然是我们需要观察的重要指标。与今年的总统大选情况类似,立法议会选举的弃权率很可能继续保持高位。尽管6月发布的各家民调机构估计的弃权率有一定差别,大致在40%-50%之间,但这依然维持了第五共和国立法选举弃权率的高值,远远超出历史平均水平28.25%。
这意味着马克龙还要面对两个极端政党的兴起和街头政治的压力。极左派的梅朗雄在总统选举的第一轮投票中获得了近20%的选票,大大超过传统左翼政党社会党,左翼阵线将可能成为议会左翼反对派的主要代表;极右派的勒庞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得了1000多万张选票,取得了国民阵线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反建制政党的崛起从侧面反映了法国民众对传统政治的愤怒,而民调预测的高弃权率则意味着新形成的议会多数派合法性的式微,街头示威游行中人们的反对声音可能会得到更多的响应。
立法选举的结束并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即便马克龙能够顺利拿到议会的绝对多数议席,作为走传统政治精英道路的新总统,不得不考虑选民的这一情绪,同时处理好反建制政党单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政治立场可能带来的破坏性后果。否则极端政党势力的崛起和街头示威抗议的力量依旧会给他的五年任期造成麻烦。我们只能祝愿这位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能给法兰西带来更多积极的变化,祝愿法兰西好运。
(肖云上,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教授;梁宝文,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立法选举,马克龙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