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篮“老炮儿”的二十年,流水的北京队铁打的闵鹿蕾

澎湃新闻记者 蒋逸轩

2017-06-11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闵鹿蕾为队员们讲球。东方IC 资料
对闵鹿蕾来说,这二十年的时光,他的名字都和北京男篮紧紧联系在一起。
从常规赛十五名的低谷,到四年三冠的高峰,闵鹿蕾一直站在北京男篮的身边,到了今天,这支队伍已然融入他的血液。
他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火爆教头,大多时候,他更像一个隐藏在幕后、退居于二线的英雄——有人说他“软”,有人说他“无能”。他的存在感,仿佛一直都不强烈。
可是,退并不代表冷漠,也不意味着软弱。对北京男篮二十年“老炮儿”来说,不声不响中,他早已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闵鹿蕾在场边指挥。东方IC 资料
“我们从来没失去信心”
时间拨回到2015年,CBA总决赛第四场球。
前三场,北京男篮大比分1比2落后。在可能决定冠军最终归属的第四战中,北京队在末节落后12分的不利情况下绝地反击,最终逆转获胜。
赛后的场边采访,闵鹿蕾对着镜头,以最激昂的方式怒吼出那句经典宣言:“我们从来也没失去过信心!”
而几分钟后,采访中声音颤抖的他却默默坐在更衣室的角落里,将几块巧克力塞进口中——他告诉在场的记者们,自己血压上来了,需要先安静安静。
在熟悉他的人眼中,那是他执教经历中为数不多的发泄。执掌北京男篮教鞭近二十年,更多时候,闵鹿蕾都是那个略显低调,甚至有些“没脾气”的主教练。
就算在北京男篮王朝开启的时候,他也是聚光灯下被忽略的那个。更多人觉得,“马布里”三个字才是北京男篮代码。闵鹿蕾陪了北京十几年,未曾杀进总决赛;而马布里一来,北京男篮豪情万丈,霸业达成。
甚至连闵鹿蕾自己都承认,是马布里成就了自己。在接受采访时,他的一句话重复过好几次:“北京队可以没我闵鹿蕾,但不能没有马布里。”
但不可否认,这个常年降压药随身的中年人,却依然在北京男篮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记。
北京2012年夺冠后,闵鹿蕾说了四个字——“人生足矣”;2014年北京第二冠,闵鹿蕾决战前拿出毛主席诗词“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激励球员;而2015年北京四年间第三次夺冠,闵鹿蕾直言,无论王朝有没有,自己都不会停止脚步。
连一向桀骜的马布里,都对闵鹿蕾充满了敬意。“我想如果没有教练,我们根本不可能赢下任何一场比赛。”
闵鹿蕾与马布里击掌。视觉中国 资料
他把纪律勤勉带给了北京
哪怕有着四年三冠的辉煌经历,还是鲜有人称呼闵鹿蕾为“名帅”。
如果你看北京队比赛,时不时会发现这样的画面——比赛暂停期间,闵鹿蕾说完战术后,马布里会继续给队友布置些什么,球员们全神贯注听着,而主帅静静站在一旁。
这样的“谦让”让闵鹿蕾屡受诟病。在人们眼中,他留在赛场上的经典指挥时刻太少,而“奔篮去,裁判对咱有利”这些并不算光彩的缩影才被看成是他能力的写照。
有球迷调侃,闵鹿蕾只会一种战术,那就是把球交给马布里。
但其实,正是这个外人看来不苟言笑的男人,给北京男篮带来了严格和自律。正是这些,镌刻在北京男篮的基因中,最终也成就了北京男篮的三冠伟业。
如果球员们偷懒的话,平时话不多的闵鹿蕾就会很是恼火。北京男篮有个保留的训练测试项目,12分钟不间断投篮——正常情况下球员能投300次以上,少了也有260次左右。有次一个年轻球员只投了220次,闵鹿蕾就让他继续投。
北京一名记者在回忆这件事时表示,闵鹿蕾叫停了投篮,当着所有人的面破口大骂,问他还想不想打常规赛。那个眼神就是在说,你不能糊弄我。
“坚持努力就是最大的天赋”,在自己的微博签名中,闵鹿蕾这样写道。在闵鹿蕾的信条指引下,北京队的训练时间始终比CBA其他俱乐部要多,别的俱乐部一般最多训练四个小时,而北京队则要五六个小时。
这个看起来并不“凶”的中年人,会时不时“警告”下偷懒队员。“你们就这凑性,日子过得好点你们就松”——闵鹿蕾特有的“京腔”骂人,甚至会骂到队员们心里发毛。
2014年11月1日,北京,14/15CBA首轮,北京首钢Vs广东宏远。总冠军颁奖仪式举行。闵鹿蕾与队员们展示冠军戒指。视觉中国 资料
队里的球员都服他
“别看我敢骂,但骂完我都会和球员沟通,让他们知道我为什么骂他们。”
闵鹿蕾说,自己的严格,是为了让球员绷紧脑子里那根弦。
而队员们也的确服他。闵鹿蕾会经常给北京男篮的队员们发道歉短信,这在CBA仅此一家。
马布里在场边指导战术的时候,他给足了面子退在后面。似乎自己也很认同,老马才是队里的“老大”。
但需要他的时候,他也从不忘记自己的“家长”角色。他把队员当孩子,在北京队挨骂最多的吉喆,要解决户口问题时,是闵鹿蕾四处奔走,才终于让他在北京安了家。
在谈起闵指导时,北京队员们都认为,这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教练。
李根就曾透露过一个细节,“在签北京前,确实有不少球队找我加盟,但是只有北京队是闵鹿蕾亲自给我打的电话,问我想不想加盟。我觉得这是对我的尊重,所以我来了。”
而在前不久,当闵鹿蕾可能卸任的消息传出时,马布里也在社交媒体写道——“My number 1 coach!”(我的头号教练!)
闵鹿蕾与裁判理论。视觉中国 资料
“我信点东西”
了解闵鹿蕾的人都知道,闵鹿蕾有些“小迷信”。
赛季期间,他从来不吃以鸭子为原料的菜,因为北京队的吉祥物是霹雳鸭,吃鸭子让他感觉多少有些不吉利。一次球队客场征战,吃饭时餐厅上了一道老鸭煲,闵鹿蕾发现后赶紧给撤了。
他还喜欢在比赛的座椅下放6瓶水,以表示顺利之意;他在赛季期间从不看书,因为“书”和“输”同音;在赛场边,闵鹿蕾甚至被发现低头画十字祈祷……
“我信这些东西,说是迷信也好。心诚则灵,还是心诚一点。可能重压之下,心里要有一点寄托,希望给自己求得一些好运。”
不过,对于这个几乎把生命都扑在球队的中年人身上,他所求的好运气,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手下这支北京男篮。
作为CBA执教一支球队最长的主帅,闵鹿蕾的压力可想而知。闵鹿蕾多年的搭档张近东就曾直言,与能在球场释放的球员们相比,主教练并没有太多地方可以释放压力,所以更多的会选择自己承受。
所以,闵鹿蕾从来不会在赛季中间去看和北京男篮相关的新闻。他的习惯是,打开网页,看到体育相关的会直接拉上去,只看一些娱乐、汽车和社会新闻。
“有时候我怕看了太多别人的评价,左右自己的想法,我是属于那种心比较重的人,总是希望面面俱到。”他说。
2015年4月2日,北京,北京首钢“冠军之夜”活动上,闵鹿蕾献吻孙悦。 东方IC 资料
铁打的闵鹿蕾流水的北京队
“我不认为自己是下课。下课这两个字,在我这里没有。”
几天前的闵鹿蕾卸任发布会,闵鹿蕾迎来了二十年执教生涯的又一次离开。对于这个54岁的中年人来说,这种经历,并不算少。
1998-1999赛季,北京男篮与北京精狮合并,闵鹿蕾改任助理教练,孙凤武当主教练,第二年由于成绩不佳,闵鹿蕾又重返帅位。
2010年,闵鹿蕾再次离开北京男篮到美国“充电”,外教蒙克利夫不够一个赛季就中途下课,闵鹿蕾再次拾起教鞭。
这一次,是闵鹿蕾第三次离开。相比于1999年电视台采访他时意气风发的少帅画面,现在的闵鹿蕾,已经有了几丝白发。按照古人说法,他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
闵鹿蕾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15年球员生涯,20年教练经历。这35年,北京男篮,几乎就是他人生最重要的关键词。
送走了一批老队员,再迎来一批新球员,只有闵鹿蕾像船上的艄公一样,无论是风平浪静,还是波涛汹涌,都年复一年地摇着船橹。
有球迷称赞他是北京的波波维奇,或是CBA版本的温格,二十年如一日。但到了今天,他终于还是离开。
2014年夺冠的庆功宴上,闵鹿蕾面向爱徒,高举酒杯说,“谢谢你们,我们明年再来。”队员们围绕在主帅身旁。
但之后,对球员们说“明年再来”的人,不再是他了。
责任编辑:姬云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男篮,闵鹿蕾,CBA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