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卡塔尔断交危机;恐怖分子都是疯子?

季寺

2017-06-12 08: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个人视角下的卡塔尔断交危机
本周,埃及、沙特阿拉伯和另外三个阿拉伯国家切断了与卡塔尔的所有联系,这是四年来它们努力孤立卡塔尔的最新发展,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访问该地区之后变得更加大胆。
第二天,特朗普主动卷入波斯湾的一场激烈争端中,声称沙特阿拉伯孤立较小的邻国卡塔尔是他的功劳。特朗普的言论和他的高级国家安全助手的做法形成了巨大反差,助手们试图淡化逊尼派—阿拉伯联盟内部这起纷争的影响,该联盟正在帮助美国打击伊斯兰国。国务卿表示会鼓励各方一起坐下来解决这些分歧。这是又一次特朗普与建制派表现出的巨大不一致。
五个阿拉伯国家不仅中断了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还切断了与它的海陆空联系,并要求本国公民离开卡塔尔,有报道称这会造成大量的家庭分裂。卡塔尔的食物几乎全部依靠进口,约40%来自沙特阿拉伯。周一的消息公布后,有报道称一些食品超市出现抢购。周末,CNN发表了一篇《我作为一名在卡塔尔读书的学生的生活》,作者是在西北大学卡塔尔分校学新闻专业的大三学生Oma Seddiq,从个人视角写了这一事件的影响。
七年前,她离开美国搬到了迪拜,在那里读高中并毕业,拿到的是美国文凭。谈及目前的事件,她说住在这里是一个不确定的时刻。与学校的其他学生一起,她知道边界正在关闭,航空公司正在重新定路线,股票指数正在变化,世界领导人正在谈论下一步做什么。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朋友是否可以在暑假访问他们在沙特的家人。不知道超市是否会继续供应肉类。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坐在家里,整天读这个消息,或者暂时忘记。
几个阿拉伯国家对卡塔尔采取的行动具有政治影响力,但到目前为止,对于她所知道的居住在这里的人来说,似乎社会影响力对他们的牵涉更大。许多人不确定要做什么或期待什么。她说:这不是我们的错,因为目前的重点是恐怖主义和石油价格,而不是我们。
她住在多哈的教育城,和其他五个美国大学校园在一起。卡塔尔维吉尼亚联邦大学的一名学生告诉她,她在夏季课程结束后应该飞往埃及。但是她取消了飞行,因为害怕离开了就回不来了。
当地时间2017年6月5日,卡塔尔多哈,民众在商店里排队抢购。在出现与沙特阿拉伯的边境关闭的消息后,商店的货架瞬间就被一扫而空,大量的食品都是通过这个渠道运进的。  视觉中国 图
消息一出来,来自西北部的一名同学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催促他囤货和取现金。这位同学设法拿了杂货店货架上剩下的几瓶牛奶,然后迅速取了钱。“我妈妈在到这里前一直处在战争中”,他指的是20世纪80年代的两伊战争,当前的事件勾起了母亲的战争记忆,“所以我试图通过谈论别的东西或换电视频道来让她摆脱这些想法,她担心危机可能升级,担心她会在街上看到军队,如果这样,我想我们会离开。”
这位同学忙着疯狂刷新Twitter来阅读争议的最新消息,随着不断阅读头条新闻,他越来越担心他的国家的未来。“大多数时候,我感到无语,”他说。“阿联酋是我的家人和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的地方,沙特阿拉伯是两个圣洁清真寺的所在地,我去过那里,我必须到那里参加宗教活动,更别提我将要再也看不到这两个国家的亲戚。”
作者写道,在这个地区生活的时候,她从未对未来感到不确定。相反,她期待着所有机会。作为新闻学生,在报道时遇到了各种在社交媒体发挥影响的人和企业家,交了卡塔尔朋友,接触并爱上了阿拉伯音乐、伊斯兰艺术和中东美食。然而,她所知道的人对于这场政治危机走向何方变得不确定。
不过,他们试图假装一切正常,并设法应付。国民们相信他们的领导者,并在汽车上贴上他的形象贴纸,在家中举起了卡塔尔旗帜。在整个城市,斋月的庆祝活动像往常一样,日落时餐厅充满了人,水烟酒吧午夜之后仍然繁忙,人们喝着茶。大家都在期待这个问题的结束,一切能够恢复正常。

恐怖分子都是疯子?
可以看到,特朗普的中东政策越来越多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沙特阿拉伯称,他们是在采取行动“保护国家安全免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危害”。而卡塔尔外交部发表声明说,这一举动“没有实际依据”,是“不合理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态,看法与卡塔尔一致,认为没有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的证据。让我们把目光再投向对恐怖主义和恐怖主义者的审视。
本周,安贾娜·阿胡贾在《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称,尽管进行了数十年的探索,在理解为何一些个人会被鼓动、将极端思想化为杀戮行为方面,学者并无进展。
那些受到鼓动为自身信念杀人的人一定不正常,甚至有精神病,这些准备用炸弹袭击满是儿童和青少年的音乐会或是撞死桥上行人的人一定或多或少是疯狂的。心理学家们表示,这种对恐怖主义的合理化解释看似诱人,但并没有多少科学依据。
“认为恐怖分子存在共同的心理特征是不正确的,”伦敦大学学院的保罗·吉尔(Paul Gill)和埃米莉·科纳(Emily Corner)写道:“似乎没有(哪一种)精神疾病能够作为预测个体投身恐怖主义活动的依据。”
两人对四十年来相关研究的分析发表在期刊《美国心理学家》的一期有关恐怖主义和激进化的专刊上。在各国艰难地遏制这种威胁之时,心理学界正痛苦地接受自身的局限性。尽管进行了数十年的探索,在理解为何一些个人会被鼓动、将极端思想化为杀戮行为方面,学者们并无进展。
这份研究综述挑战了很多普遍假设。比如,恐怖主义行为发生前不一定会有个体存在激进思想的证据。因为99%拥有激进思想的人从未付诸行动,宾夕法尼亚州布林莫尔学院的研究者们称,想当然地将二者混为一谈是不得要领的。
思想变得激进从而走向极端主义,与转化为极端主义行动可能是不同的心理过程。该理论涉及一个极其困难的挑战——推测该跟踪谁以及何时出手干预。在英国,安全部门正在进行500项调查,涉及3000人。还有2万人被认为与过去和最近的一些密谋存在关联。
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儿童医院的研究者们表示,证据表明社群内的紧密社会联系或许能够通过强化社会准则,限制激进化。
但这种努力应该由社群来做出,而不是依靠外部机构自上而下地控制。否则,群体将会感觉被羞辱、受委屈和被歧视。这将进一步加剧个体的脱离:脆弱的个人可能会受到引诱,转向极端主义的身份认同。
因此,表面上将伊斯兰教等同于恐怖主义,从而疏离整个社群,是一种危险的策略:这么做可能只会扩大抱有极端主义思想的人群,而恐怖主义行为者能藏身这个群体中。作者称,令人胆寒的事实是,心理学家和政府都不知道前者何时、甚至是否会转变为后者。
焦点
我研究中东国际关系多年,关于卡塔尔断交事件,问我吧!
秦天 2017-06-05 195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