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大V的红与黑:收入主要来自推广活动,收删帖费是潜规则

汤小均/成都商报

2017-06-12 06:31

字号
成都商报6月12日报道,6日下午,绵阳某企业搞活动,知名草根大V阿彪(化名)获邀参加,主办方给了600元辛苦费,阿彪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条现场消息进行宣传——这只是阿彪的收入来源之一。他掌握着十余个微博号,粉丝量高达上百万,他利用这些微博,为企业做推广,月入有时可以高达万元。更隐秘的灰色收入,则来自 “删帖”,阿彪和他的圈子将其称为“感谢费”。
这些赚钱手段,背后呈现的是一群草根大V的生态圈:自学成才、抱团“吸粉”、收费推广、拿钱删帖……信息传播与灰色利益纠葛,游走在互联网监管的模糊地带。
群像
学历从初中到大专不等
有人是“做好事”起家

今年40岁的阿彪,初中未毕业,连一些较为复杂的字,也认不全。6年前开始,他兼职做自媒体,现在已是绵阳的自媒体达人。
2011年5月,阿彪和几名朋友合作拍一部微电影,在绵阳人民公园的巨大显示屏上进行了免费播放。 “从此,我进入了优酷拍客群,当拍客成了我的爱好。”阿彪说。2011年9月,阿彪借了一个卡片机,在人民公园拍了一个拉二胡的老人。4分钟的视频,在优酷上进入了国庆专栏,阿彪得到了第一笔50元的稿费。“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拍的东西还可以在网上大量转播,还有稿费收入。”阿彪说,随后,他按揭了一部价值4000多元的单反相机,开始了自己的兼职之路。
第二次,阿彪在网络论坛看到了一个道路中间的钉子户,于是前往拍摄。该视频发表后,网络影响力很大,除了几百元稿费,还被省外的电视台使用。阿彪异常兴奋。第三个视频,更加快了阿彪往自媒体道路上的发展。一名小女孩患血管瘤,面对巨额手术费一筹莫展。阿彪前去拍摄了视频,发布到了网络, “反响特别大,很多网友捐款,媒体也介入报道,最后小女孩一家获捐了20余万元,小女孩成功进行了手术。”阿彪说,“虽然我只是一名草根大V,但我同样可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几年前,大V包青(化名)的微博号被盗,被找回时有了1000多个粉丝。本职工作为同城征婚的他,决定利用微博推广自己公司的业务。 “后来,我开始转发绵阳本地的信息,以此来吸引眼球,增加粉丝,到现在为止,我的微博粉丝量达到16万多了。”包青说。
在绵阳,像阿彪、包青这样的草根大V约有15人,以大专学历以上为主,每个人有一至两个账号。他们的职业各种各样,有像阿彪一样的打工一族,有的开装修公司、洗车场、卖进口食品,还有自由职业者,甚至企事业单位职工,也有小部分原本是媒体出身,算起点高的。
内容
奇人趣事、突发事件、公益求助
阅读量几十万是常事

现在的阿彪,不再是一名初中未毕业的拍客,他已于2012年到中国传媒大学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培训,并拿到了结业证书。
当时,阿彪的主业是晚上在酒吧当DJ,但他也在不断学习各种视频编辑软件,还加入搜狐拍客、腾讯拍客、新浪拍客等,拍的视频也越来越多,影响力也慢慢变大。2012年上半年,搜狐视频在全国组织了30名拍客到中国传媒大学培训,阿彪是其中一员。“这一次的培训让我学习到了太多的东西,为我以后做自媒体提供了方向。”阿彪说。
圈内的其他草根大V,有的和阿彪一样会主动参加专业培训,也有人就走野路子,凭借自己的“网感”杀出一条血路。
做出一定影响力后,这些草根大V的微博上经常会收到网友的爆料,这些爆料稍后会成为他们的“作品”。操作模式是这样的:双方加QQ好友,由网友提供照片或者视频等,大V根据网友的描述,以及照片和视频,第一时间发微博。
6日晚上,一名草根大V向给成都商报记者展示他近两年的作品:包括微博和多个拍客平台的视频,他自己总结了所发内容的方向:奇人趣事、突发事件、公益求助。成都商报记者逐一查看其所发微博,转发量上千是常事,阅读量数万次,几十万也是常事。由他所发布的视频,点击量更是高达上百万次。
阿彪则以速度取胜,阿彪所发的照片和视频,自打水印。当地的突发事件,阿彪上网非常快。目前,他已经成为绵阳不少单位搞活动、开发布会邀请的常客。
包青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没有经过任何培训,除了推广业务外,他多发表绵阳本地媒体报道的消息以及公益助人活动。
“经常看消息,我也大概知道哪些该发,哪些不能发。而且正规媒体都报道过的绵阳资讯,我想也是真实的,不会出现谣言,因此就进行大量转载,当有一定影响力之后,微博后台也会进行推荐。”包青说。
赚钱
几天前,阿彪辞去了酒吧DJ的工作,准备专职做自媒体。6日下午,阿彪参加了绵阳某企业的一个活动,在自己的微博上进行了现场情况的宣传,企业给了600元的辛苦费,而他所用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但是,这并不是他收入的主要来源。阿彪告诉记者,现在他自己手上有3个微博认证号,粉丝近20万,加上圈子内其他几个人的9个微博号,他手上掌握着上百万的粉丝。通过这些微博,主要给餐饮、商场、汽车销售商等做推广活动,才是主要收入。
“2015年的一天,一位餐饮老板微博私信我,问我做不做推广,后来以300元的价格谈好,在一个微博号进行推广。我觉得这是一个生财之道,于是开始做各种商家推广。”阿彪说。刚开始时,因为在绵阳有影响力的微博号有很多,每个人的收费又不一样,还出现杀价的情况,这让阿彪有点担忧前景。思来想去,他开始联系这些微博号,商量抱团发展,即由某个人拉了一个业务后,谈好12个微博号一起来推广,不仅增加商家的宣传面,也统一了价格,各家都有发展。
另一位草根大V杨唐(化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有自己的工作,做草根大V只是业余爱好,对于他来说,要靠纯粹做微博来当全部收入,是比较困难的,因为不是每个月都有商家来做推广以及活动。
“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同,现在,在一个微博号上推广一篇,收费是300~600元。如果是上了5个,或者是12个号上百万粉丝一起推广,就会打折。”另一名草根大V说,“我们微博号主之间也有内部价格,比如我拉了一个业务,跟商家谈好价格是500元一篇,我跟其他人结算时就按内部价付费,我要赚取一些差价。”
影响力越大,他们的业务不仅限于绵阳客户,也有外省客户找他们做推广。2015年下半年,绵阳大V小孙在家中休息,一位北京的汽车商通过微博私信找到他,商量汽车推广业务,双方谈好价格6000元。随即,小孙根据汽车商提供的材料,编好了文字,交由汽车商审核后,汽车商立即通过支付宝转账,小孙也马上在微博上进行了推广。整个过程,小孙用时不到两小时。
还有一次,几名草根大V到一家餐饮店吃饭,当老板得知几人是知名大V后,不仅没有收他们的饭钱,还每人封了几百元的红包,老板只有一个要求:用他们的微博对饭菜的口味进行一个评价。
阿彪说,现在他的主要收入是通过微博给商家做推广,然后拍摄一些视频发在网上挣稿费;还有就是参加一些商家活动,别人给辛苦费,“每个月收入高时上万元,少则也有三四千元,而且花费时间并不多。”
杨唐称,他的微博推广收费价格,是根据内容来进行收费的。比如说一个比较好耍、好吃的地方开业,价格就相对便宜,只有100元左右;如果是医院、企业等进行推广,价格就是几百元甚至上千元一条。
潜规则
删帖费叫“感谢费”
不主动开口,要有中间人

相对于收钱为企业做推广等,有偿发布、拿钱删帖更成为这些草根大V获取灰色收入的“潜规则”。
一个月前,绵阳某知名自媒体人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帖,然后涉嫌删帖收钱5000元被曝出。草根大V们对此并不避讳,甚至对成都商报记者坦言:这其实是自媒体行业的潜规则,但删帖不是收删帖费,而是叫“感谢费”。
一位不愿具名的草根大V称,不管是他们做微博也好,还是其他做微信公众号的自媒体也罢,难免会在接收网友爆料时,刊发一些对某人或者某企业有负面影响的文章,而这些文章,恰恰又是粉丝们喜欢看的内容,还能吸引眼球,引起更广泛的传播,不仅可以增加微博的影响力,也能增加粉丝。而当一个负面消息扩散开时,被曝光的人或者企业就会找上门来,希望删帖,消除影响。这就成了自媒体行业的潜规则。
“要求删帖有一个条件,一般要有一名中间人,通过中间人一起来谈事情的处理,如果找不到中间人,除非当事人提供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我们所发内容是虚构或者不实,否则我们也不会删。”某草根大V坦言,在整个事情的谈话处理中,他们一般不会主动要钱删帖,但可能会给一些简单的提示或者暗示,此外还有事后给钱,“之所以要求找中间人,因为大家都懂得起,这就是我们这行的规矩。”
成都商报记者从多个草根大V处获悉,删帖没有一个明确的价格,也不敢明码标价,通常是2000元、3000元、5000元不等,最多甚至有可能上万元删一次,当事人当做“感谢费”给中间人转交,给多给少要看当事人自己的“想法”。
“也有人找过我删帖,事后给钱。这虽然是一种潜规则,虽然在我们看来是‘感谢费’,但这种事毕竟是少数,如果真要好好做自媒体,不可能完全靠这种方式来挣钱,不仅没有好名声,还有违法的风险。” 一名草根大V说。
记者了解到,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中,有偿删帖和发帖行为,不但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还可能构成诽谤罪、敲诈勒索罪甚至寻衅滋事罪。
相对于收钱为企业做推广等,有偿发布、拿钱删帖更成为这些草根大V获取灰色收入的“潜规则”。
法眼透视
草根大V
面临多重法律风险
严重者构成刑事犯罪

事实上,草根大V的法律风险远不止来源于金钱。一名草根大V告诉记者,自媒体毕竟不是正规媒体,对于一些突发事件或者涉及多方的事情,自媒体刊发的内容就可能出现失实的情况,甚至转变成谣言。
绵阳曾有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公众号,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创办,他的主要工作也是通过做自媒体来创业。但现在该公众号已经销声匿迹。究其原因,就是谣言太多,完全失去公信力,被“赶出”了绵阳。
该公众号曾出现过两次典型的谣言文章。一篇是“一名大学生在芙蓉溪落水死亡”,该公众号在发该文章时,称该大学生被剖腹后丢入溪中死亡,并配有一张“开膛剖腹”的照片。事后,经过相关部门调查,该照片为湖南一家医院在实验中的图片。另一篇谣言,也始于一张照片。去年夏天,绵阳发洪水,该公众号发布了一张照片,显示洪水快漫过大桥,引起了绵阳市民的恐慌。但事后证实,该照片是旧照。
该公众号出现的问题,也是阿彪担心的问题。他表示,自媒体接受报料时,只能凭借网友的描述,加上照片、视频的内容,进行文字加工,而且还容易加入自己的观点在里面,这就会有谣言出现的风险。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自媒体人必须慎之又慎,尽可能地核实事情的真伪。对网友爆料的突发事件,文中表述我会说是网友爆料,而且我会向民警等部门进行简单核实,最主要的就是描述现场,不深入追究后面的原因。”阿彪说。经过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培训,阿彪属于草根大V中更专业的那一类,对于一些敏感题材拿不准时,他甚至会私下请教网信办或者网监,“如果他们说慎重,我就会放弃。”
6月1日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正式实施,这些草根大V都在观望这部法规的底线。
绵阳市网信办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作为网信部门,更多的是对平台进行监管,再由平台监管账号,如果发现某账号有违规、造谣等行为,网信部门会向平台进行投诉、举报。该负责人提醒,作为自媒体人,首先要多学习法律法规,进行自律,然后在发表一些题材时,要尽可能核实,不要片面,以免形成谣言。
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童伟认为,草根大V进行广告发布,涉嫌违反广告法,因为发布广告需要工商等相关部门审批,如果收费则是变相广告。如果有偿发帖,发布的信息如果是虚假的,则涉嫌构成侵权,转发达到500次以上还构成刑事犯罪。
童伟还表示,收费删帖是不正当的删除,阻止正常信息交流平台。如果利用发布的内容进行威胁、收钱,视具体案例可能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甚至是敲诈勒索罪。
(原题为《草根大V红与黑》)
责任编辑:苏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自媒体,草根大V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