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韬志略|特朗普任内美澳首次“2+2”,反恐最易达成一致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方晓志

2017-06-12 15: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热点新闻:据澳大利亚媒体日前报道,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国防部长佩恩在悉尼举行了第27届“2+2”外长和防长磋商,会谈内容聚焦于朝鲜半岛、南海等地区热点问题,并就反恐和其它非传统安全问题进行了磋商。
点评:美澳“2+2”部长级会晤每年举行一次,集中讨论有关国家安全、外交政策以及军事合作等核心问题。此次会晤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双方首次在“2+2”框架下举行的部长级磋商,既是为了进一步落实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印太安全战略,也是根据双方需要对美澳同盟进行的加强之举,对地区安全形势和战略格局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中)与美澳外长、防长合影。东方IC 资料
积极推动“印太”安全战略实施
在此次美澳“2+2”部长会晤中,如何推动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印太安全战略是一个焦点。美澳两国也是首次在“2+2”部长磋商中提出“印太”(indo-pacific)这一概念。目前,美国在印太地区已经建立起了六大军事基地群,分别是以日韩为主体的东北亚基地群,以菲律宾、新加坡为主体的东南亚基地群,以澳大利亚、新西兰为主体的澳新基地群,以关岛为主体的西太平洋基地群以及以迪戈加西亚群岛为主体的印度洋基地群。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澳大利亚已经成为除日本和韩国外,美国在印太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和战略后方。
但是,若从兵力部署上看,美澳同盟一直是美国印太同盟体系中较为薄弱的环节,远不及美日同盟和美韩同盟。目前,美国在日本驻有4万美军,在韩国驻有2.8万人,而在澳大利亚一直没有正式驻军。直到2014年8月12日,美澳才签署了一项有效期为25年的军力部署协议,决定在澳北部城市达尔文部署海军陆战队,预计兵力规模到2017年可达2500人,并可根据情况适当扩大,从而为美在澳进行驻军提供了政策依据和法律框架。
近年来,随着印太地区战略地位的不断提高,美国更加重视澳大利亚在其印太安全战略中的作用。美国认为,与澳大利亚扩大军事合作,不仅可以强化在澳大利亚的前沿军事存在,巩固其现有的亚太同盟体系,而且还可获得控制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战略支点,为维护美国在印太地区的主导地位提供重要支撑。4月22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访问澳大利亚期间,多次强调美澳联盟的重要性,表示澳大利亚是美国最密切的盟友和值得信赖的朋友之一,美澳将通过历史性的联盟,相互保持紧密的关系,彼此成为“安全事务的伙伴、繁荣的伙伴”。5月4日,特朗普与特恩布尔在纽约首次会晤,共同登上“无畏”号航空母舰,纪念珊瑚海海战75周年,也在此表达了美国和澳大利亚同盟关系以及美国要加强与亚太地区合作的意愿。
此外,特朗普上台后,实施“美国优先”的全球收缩战略,要求盟国承担更多的防务责任,而强化与澳大利亚的盟国关系,也可以让后者分担更多的义务,以减轻美国的负担。而特恩布尔则在刚刚举行的2017年度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称,理解特朗普关于“那些受益于美国保障的和平者需要在军事和财政上作出更多贡献”的要求,表示将按照美国要求,到2020年将国防费用增加到GDP的2%。这些都将极大满足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需求,有助于推动美澳同盟的深化发展。
不断提高两国军事协作水平
澳大利亚军队由于自身条件有限,其军队建设,包括武器系统和设备更新、国防研究和技术开发以及军事训练等,都依赖于美国的帮助,美国已经成为澳大利亚加强整体军事建设、提升自身军事实力的重要手段和依托,两国在军事协作、技术交流、联合演习和情报共享方面都不断取得新进展。
根据美国《国家利益》网站报道,2017年2月,美国空军向澳大利亚派遣了一支12架的F-22“猛禽”隐形战斗机中队,与澳大利亚皇家空军进行联合演习。这是迄今为止最高规格的有F-22参与的美澳联合演练,不仅可使澳大利亚有机会了解更多关于第五代战机的情况,从而提高其空军未来四代机和五代机的配合与战斗力的整合,而且还能使美澳两国空军更好地了解对方能力,从而提高两国的军事协作程度。未来一旦爆发地区冲突或出现突发事件,两国空军可通过相互配合,发挥最佳的合作效果。
而作为军事合作的重要内容,军事装备和军事技术交流也是两军提升协作水平的重要内容。澳大利亚国防部之前表示,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将购买58架F-35A飞机以取代现役的F/A-18A/B大黄蜂战机。加上之前决定采购的14架,澳大利亚总共决定采购的F-35A将达到72架——这将使澳大利亚可以组建3个作战中队和1个训练中队,极大提高澳空军的空战能力。按照计划,澳大利亚将于2018年接收首架F-35A战机,所有72架战机预计将在2023年投入使用。
此外,美澳两军在联合指挥方面合作的程度也在不断加深。除了定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外,美国甚至任命澳大利亚陆军的理查德•伯尔少将出任美国太平洋战区陆军副司令,负责太平洋战区陆军的训练以及美军与南亚地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军队的交流与合作,这不仅体现了美国对澳大利亚的信任,也向外界展示了两国军事协作程度不断提升的成果。
显示共同反恐意志与决心
在此次美澳“2+2”部长级会晤中,反恐合作是讨论的焦点问题。对于澳大利亚来说,由于其四面环海,且远离热点冲突问题,因此面临大规模入侵的风险并不大,但随着安全威胁来源的日趋多元化,恐怖主义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所面临的重要安全威胁。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特恩布尔花了大篇幅集中讨论了反恐问题,并将2002年的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爆炸案称为“澳大利亚的9•11事件”。特恩布尔还认为,近日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发生的爆炸案和菲律宾南部的武装冲突,都显示出了宗教极端组织在亚太地区的活跃,如果蔓延,必将会对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因此需要加强与相关国家在反恐方面的合作。
对于美国来说,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也将反恐国际合作列为其重要的外交政策之一。6月3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演讲,宣称特朗普政府的地区安全战略首先是聚焦于暴力极端组织,认为暴力极端组织正试图在东南亚扎根,所有亚太国家必须共同努力,采取一致和迅速的行动来阻止这一现象。
而在此次美澳“2+2”部长磋商中,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也强调两国需要加强在反恐问题上的长期合作,声称打击暴力极端主义、阻止外国恐怖分子的流窜并打击其网络宣传等仍然是美国和澳大利亚重要的共同目标。蒂勒森还表示,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友谊基于共同的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是建立在长达一个世纪的基础上,可以在共同努力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中继续保持强劲。因此,反恐问题已经成为双方最关切也最能达成一致的议题,不仅可有力推动两国关系深化发展,也为巩固两国同盟关系奠定更坚实的基础。
增添地区安全不稳定因素
澳大利亚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一直是美国遏制中国的前沿阵地。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曾形象地将澳大利亚比喻为美国亚太战略中的“南锚”,要打造一个以澳大利亚为主体的南太平洋基地群,使其变成围堵中国包围圈上的一个重要环节。而澳大利亚也希望通过强化这种澳美同盟关系,来平衡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影响力日益上升的态势。
在此次美澳“2+2”部长磋商中,中国问题成为一个重要的讨论议题。蒂勒森在敦促朝鲜放弃非法的核武器计划的同时,要求中国帮助解决朝鲜问题,并重申美国和澳大利亚对航行和飞越自由及其他合法使用海洋的决心,强调在南海等地要确保合法商业畅通无阻和基于规则的秩序,反对中国建造人造岛并将其军事化。而毕晓普则表示,两国要加强在海事争端领域,特别是南海的区域合作,澳大利亚将和美国一起,积极维护亚太地区依赖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
从目前情况来看,由于美澳之间具有同盟关系,一旦中美之间发生冲突,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重要军事盟友,“有义务”站在美国一边,以至于被绑上了美国的战车。例如,2016年9月,澳大利亚就应美国要求,在南海对中俄海上联合演习进行了侦察监视。此外,一旦美国按照计划在澳大利亚部署B-1B战略轰炸机,不仅能与在日本、韩国和关岛的现有基地形成联动,而且还将进一步增加在南海地区的兵力,对我国战略前沿造成极大压力。
目前美澳之间举行的各种意在增强协同作战能力、加强军事合作的军事行动,也在客观上也塑造了共同针对中国的地缘战略构架,防范中国的战略意图清晰明朗。就目前的趋势来看,美澳联盟的焦点将日益地区化,对华议题很可能成为美澳同盟的长期重点,这些都将给亚太地区安全增添众多不稳定因素。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外军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晓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一周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每周一期,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澳同盟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