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寿龙:富裕阶层的社会治理

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2017-06-12 18:11

字号
中国改革开放将近40年来,经济飞速发展,这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社会治理的变化和发展,可以说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现在,中国最富裕,同时财富增长最快的地方是城市,尤其是一线大城市。一线大城市里,财富增长最快的地方是商业小区。2001年以来,北京很多小区的商品房都有将近20倍的增值。
城市商业小区成为财富增长最快的区域,其原因之一是其社会治理独具特色。它没有原始物理秩序和社会秩序的包袱;全新的开发商在政府的支持下创造了全新的治理,成员不需要迁户口,也不需要有居委会,只要有一个物业管理公司。有围墙,有保安,有保洁,有绿化,有所有的公共服务,而且业主愿意交物业费。全新的商业化治理结构,还有全新的法律:物权法、物业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各种商业化治理的法律法规。而且还有全新的以产权为基础的社会治理:业主、业主组成业主大会、选举产生业委会。
城市商业小区很富裕,农村也有一些富裕的村庄。这些村庄外来人口远多于本地人口,各个方面保持对外界的充分开放:与市场秩序多层次多方面对接。保持充分的流动性。政府对其创新保持充分的支持。富裕的农村,其社会治理的特征是开放的治理。它们的特点是有秩序维度的封闭性,一般有一个原始的富有特色的物理秩序如窑洞,或者古村落,或者崭新的内在物理秩序如现代化的四星五星级带有文创特色的宾馆型房间,或者很具有特色的新秩序如洋家乐,或者崭新的开拓性的市场秩序如特色产业和产品支持。其最大的特色是,融入本地产业链,融入全国性,乃至世界市场。其人力资源充分流动,内在治理结构具有扩张性发展的结构。
在中国,还有一个非常富裕的群体,这就是企业家群体,它在社会治理方面的特点是,没有固定的身份,没有严格的等级。官员、科学家、医生,都有固定的身份,而且有严格的等级,所有企业家未必有高学历,未必有高级别,但都很富裕。另外,企业家的财富虽然多,但很不确定,具有很大的开放性。资产的价值,取决于资产的权利化和可交易水平,还有相关市场的容量和质量。团队的价值,取决于投资者群体和股票市场水平,取决于企业管理,以及相关的人力资本的市场。生产的价值,取决于产业链。产品的价值,取决于市场的网络结构。流动性价值(现金流),取决于销售以及融资市场的水平。而且还取决于国家、城市、社会和市场的治理水平。从治理角度来说,企业家的社会治理,是一个高度开放的市场治理,类似于一个完整的区块链的无中心的治理。这种治理,高度开放,高度依据能力、努力和运气,来决定你是否是企业家,是否是成功的企业家。
由此可以看到,经济发展与社会治理是密切相关的。富裕社会的治理,在秩序维度都很有特色:原始的物理秩序,都比较显著,并与其他物理秩序能够对接,保持一种开放性。其原始的社会秩序,具有内聚力,具有开放性,开放性水平越高,越可能富裕。原始的社会封闭秩序,能否转变为抽象的权利开放的秩序,是贫困社会是否能够转变为富裕社会的秩序维度的关键因素。当然,市场秩序,是否能够与开放的社会秩序相兼容国家、政府、城市、小区,能够形成一个相互兼容,相互开放的公共治理结构,这也是富裕社会转变为富裕国家的秩序维度的关键。
(本文为作者参加2017年6月10日由清华大学民生经济研究院、中国社会治理研究会、国家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发起和主办,西南财经大学承办的第四届“社会治理五十人论坛”发言稿。原题为:富裕社会治理的秩序维度本文首发于作者微信公号:毛寿龙(maoshoulong67),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刊发)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社会治理,富裕阶层,毛寿龙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