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的文化自信,全部源自外貌自信吗

戴桃疆

2017-06-21 16: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小说版《一粒红尘》的序言是知名鸡汤文艺青年张嘉佳写的。这篇名为《你要肉夹馍,还是要爱情》的短文字数不多,前言不答后语,充斥着赤贫文艺青年独特气质和浪漫主义精神,并将物质和精神对立起来,成了不可兼得的鱼和熊掌。
张嘉佳用几句话就概括了三百多页的《一粒红尘》之精髓:“爱情没有指南,食物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所以说小说没有菜谱重要。”
几乎同期播出的电视剧《一粒红尘》接档国民阶层敌对战况报告之《欢乐颂2》播出,舆论引战、掀起全民热议声浪的特权却被黄磊主演的国产电视剧版《深夜食堂》夺去了。可见张嘉佳所言非虚——小说的确不如菜谱重要,虽然跟着黄老板学深夜泡面的手艺也没多大出息。
文学家鲁迅翻开历史一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观众打开电视机看《一粒红尘》,全剧都写着两个字:金钱。
如果你坚持关注某种事物,这种事物便会愈发高频地在你眼前出现。这倒不是什么日常生活中的神奇魔法,而是你的“关注”赋予了这样事物以意义,你越是注意它,变越能在拨开各种干扰项寻找到它。
颖儿饰女主角叶昭觉
《一粒红尘》的女主角叶昭觉是一个真心喜欢钱的人,她深刻地懂得“食物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的潜台词:靠喝西北风是没办法谈有质量的恋爱的,没钱别说生活质量,私生活质量都要跟着下降。
因为关注钱,高中时靠捡易拉罐卖钱、在班级里向同学兜售零食赚钱的叶昭觉周围环绕着一群大集团的继承人……这一点也不奇怪,钱是有钱人的,关注钱的同时难免会发现有钱人。
改编之后的电视剧版本已经极力淡化了女主角对钱的执着,但却很难绕开这个话题——毕竟整个故事都围绕着“金钱”两个字展开,删掉了这个核心,故事也就讲不下去了。
贫穷人家的女儿叶昭觉(颖儿饰)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职员,靠工资供养不得志的画家男朋友,为了给男朋友提供展示才华(以及卖画赚钱)的机会,不惜大庭广众之下忤逆上司,呵斥总裁,最终成功地失去了工作,因为拖欠房租被房东扫地出门,和男朋友发生争执……社会生活真的是太残酷了、太令人心寒了。
吴奇隆饰男主角齐唐
以平穷职场女员工为主人公身份的电视剧多半走的还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传统模式,叶昭觉一而再再二三地搞事情,成功地吸引了男主角齐唐(吴奇隆饰)的注意。
吴奇隆对与自己一样拥有集团继承人身份的女主角好朋友邵清羽(杨菲洋饰)盛赞女主角的情商与智商,于是女主一下子从被辞退员工成为珠宝公司设计师。
女主角进入公司之后因为钱的问题做出了种种错误行为,小说里女主角先是被男主角辞退,然后男主角迅速反悔在女主角最需要钱的时候再叫她回公司上班,上班之后又辞职,开店失败之后又回去上班……现在都市言情题材里的男女主角调情手段真的好新奇独特哦!
反正被顶撞之后还觉得女主角有思想、情商高的男主角,就是喜欢宠溺女主角——这种宠溺构成了绝大多数都市言情题材总裁的核心特质,无宠溺,不总裁。
话说吴奇隆真的是太热衷这种自信、喜欢把自己嵌套在男士用品广告里的宠溺系总裁形象了。《繁星四月》一开场,吴奇隆一个人在爬雪山,有直升机来传递爱的讯息;《一粒红尘》一开场,吴奇隆在世界奢靡之都迪拜的游艇上眺望远方……
这种酷似威士忌酒广告的开场呈现出的面貌是令人欣喜的——国产电视剧里的二世祖终于不带女朋友逛高街服装连锁店了。但一个轻轻松松调动几千万的总裁能不能在识人断事上体现一点睿智呢?当代总裁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全部来源于外貌自信吗?
有了总裁的宠溺,女主角开启了自己由低走高,攀登人生巅峰的历程,个人奋斗固然重要,最重要的还是看恋爱进程。
男主角有一位控制欲超强的母亲,男主角平时需要靠玩填色游戏缓解强迫症……除了满足有钱、宠溺这一要件,女主角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很多。
当然,为了维护女主角正直、天真、冲进红尘又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形象,一定要让女主角在遇到男主角之后先被男朋友甩掉——根本原因当然不是固守文艺青年鄙视金钱、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精神,而是赤贫青年面对财富的自卑感。
任言恺饰不得志的青年画家简晨烨
失去情感包袱的女主角自由恋爱了,除了女主角,她身边的女性朋友也需要面临职业、阶层差异巨大的恋爱关系。
二世祖女友邵清羽爱上搞职业综合格斗的穷小子汪舸(徐开聘饰),精英女律师乔楚(米露饰)爱上了开酒吧的浪子闵朗(叶祖新饰)。
邵清羽的双商在男主角的评估体系中只有女主角的一半,和闵朗是十多年的朋友……和谁谈恋爱、谈怎样的恋爱完全取决于人际关系环境。
女主角和二世祖邵清羽是朋友,邵清羽和男主角是世交,女主角住在律师乔楚对门,乔楚是男主角父亲的遗嘱执行人,汪舸喜欢过女主角,女主角和闵朗也是朋友……一部电视剧中一旦人际关系形成闭环,角色和角色之间产生紧密的互动关系,就有滑向狗血剧的危险了。
角色之间的关系越是紧密,角色行为对其他角色的牵连就越多,人物之间发生冲突的几率也就越高,角色所面临的困境越相似,戏剧矛盾的重复率也就越高,呈现出的观感也就越俗套,越容易被观众归为“狗血剧”。
而《一粒红尘》中已有的利益冲突、社会阶层鸿沟、姐妹因情生恨……这些情节似乎已经印证了闭合人物格局带来的无法避免的困境。当下的国产都市言情剧通通陷在人物怪圈里出不来,注定只能做《小时代》的电视剧化翻版。
叶祖新饰音乐酒吧老板闵朗
然而这些问题独木舟小说中就注定了的,故事展示出的价值观念、人物关系一开始就没有给剧本改编留下太大的余地,发挥空间最大的在于角色的结局。小说中语焉不详的地方,电视剧必须予以明确。
四十二集长的电视剧播出七分之一时,各个角色的情感走向已经大致可以确定了,由于每对情侣都存在着收入上的差异,围绕着金钱以及金钱观念产生的纠纷在所难免。
播出三分之一后,人物秉持的观念已经混乱不清了,女主角完全仰赖男主角的宠溺把持自己的地位,一直被人爱,从未有过情感空窗期的女主角身上体现着“爱的教育”之伟大,因私误公被批评后反而能理直气壮地指责对方措辞刻薄,完全不为自己的错误进行检讨。
而剧情的主推动力也变成了人物之间的情感争执,推进可谓举步维艰,人物说翻脸就翻脸,情节之间毫无逻辑。
讨论女主角爱财并将追求金钱的行为正义化属于认识论的部分,观念正确与否在所不论,毕竟现实社会中持相似观点者并不在少数。电视剧将金钱等同于现实世界的做法无非还是基于精神基础无法脱离下层物质基础的观念,即张嘉佳那句“食物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以人物情感世界为主要描绘对象的电视剧,如果将自身定位于“现实题材”并非稳妥策略。“现实题材”有舆论引战的潜质,成功的话可以成为话题剧,同时也容易暴露出创作者深层次的鄙俗观念,且“现实”的叫卖声越高,电视剧中不现实的可能性就越高。
刚刚完结的《欢乐颂2》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粒红尘》并没有波及更广阔、更复杂的阶层设定,但剧情同样存在大量硬伤。
电视剧中律师乔楚结识闵朗的机缘在于闵朗的音乐酒吧存在权利纠纷,作为朋友的女主角因此找到乔楚帮忙,乔楚给出的分析意见暴露了这部剧“现实题材”不过是个招牌。

就中国国情而言,没有场地使用证明就没有办法办理营业执照。建筑没有权利证书,并不是因为奶奶的房子老,很可能是因为奶奶留给闵朗的建筑是违章建筑,无法办理权属证明,房子不因为没有权利证书而不被保护,而是本身就不受法律保护,且可能存在违法经营行为。
很难讲电视剧对所谓“社会现象”的错误反映和电视剧传递出的价值理念比,哪个更坑人?
电视剧《一粒红尘》中的“红尘”指的是男主角苦苦追寻的红宝石,就宝石由碳元素组成这一本质而言,红尘不过是更精巧的粉尘。粉尘总是不起眼的、灰色的,因而要一泼狗血染色才能惹人瞩目,这或许是当下都市言情剧中无聊又无能的女主角们都不得不面临的难题吧。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粒红尘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