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契约》:那个想在宇宙称王的“男人”

张阅

2017-06-16 15: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注:本文有剧透
我胆子小,带我妈同看电影《异形:契约》,结束时她说:“啊!这就完了吗?我还没看够呢!”很多人也有类似感受,这说明两点。
第一,恐怖场景,比如异形破背而出、从口中爬出等镜头被删减后,观影快感打折,连《普罗米修斯》最惊心动魄的都是伊丽莎白·肖博士爬进全自动封闭手术台剖腹产出章鱼怪的那段戏。
第二,最后一部分女主丹尼尔斯大战异形的场景比较短暂、粗略,娱乐性打折,不似当年詹姆斯·卡梅隆的《异形2》打满大半场。
我并不是说《契约》不成功,《契约》看的是氛围和内涵。它是一座醍醐灌顶的桥梁,将《普罗米修斯》和1979年首部《异形》连接成一个整体,雷德利·斯科特最初的世界观宛如渐渐升出水面的浮雕。
推测前传系列与《异形》的先后关系如下:1.《普罗米修斯》;2.未知前传A;3.《异形:契约》;4.未知前传B;5.《异形1》。
从普罗米修斯号奔赴行星LV233、全体船员遭遇“黑水”感染事件、只剩肖博士带着仿生人大卫的头颅驾驶LV233上的飞船逃脱并飞往“工程师”母星之后,到“契约”号因接收到肖发出的信号而奔赴工程师母星,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目前我们只能从大卫这里推断。
尽管本片延续了自首任女主角雷普利(西格妮·韦弗饰)以来的铁血女战士传统,但本片主角,乃至整个前传系列的真正主角,都是大卫。雷德利·斯科特关心的是“我们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创造的事物会如何?”这类人类终极问题。
《异形:契约》剧照
《契约》从大卫诞生之初与他的创造者伟伦对话开始,墙上的画是耶稣诞生,大卫的命名来自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他弹给伟伦听的自选曲是瓦格纳《莱茵的黄金》中的“众神进入瓦哈拉”一曲。这些设计暗示大卫代表着新生的时代,以及他未来的“封神”欲望。
大卫说了句伤人自尊的话:“你们(人类)见不到你们的创造者,我却见到了我的创造者(你),你们人类会死,而我不会死。”这正是跨国集团老大兼大科学家伟伦的心结——他想找到外太空里的人类始祖并获取永生不死的秘密。
伟伦愠怒而冷静地要求大卫为他沏茶,这代表他“做规矩”的姿态,“你再有能耐,也是我仆人”(请参考阿尔法狗用网名Master战胜聂卫平后打出“谢谢聂老师”这一明显的教化行为)。
大卫则有些不情愿。伟伦还说他弹的曲没有交响乐太单薄,有“你们仿生人若想造反还不成气候”之感。这种权力关系,就是大卫跟人类结的梁子。
很多年后,大卫站在被他毁灭的死星上,依然在冲他的仿生人“胞弟”沃尔特痛斥伟伦的刻薄。
《异形:契约》剧照
早已获得自由意志、拥有自我意识的大卫能走多远?我们常关心仿生人甚至人工智能是否拥有人类感情,所谓“像人类”,却忘记他们可能会跳过“人类”这个阶段,进入更高阶的思维及行为模式,俯视人类。
雷德利·斯科特的另一部科幻经典《银翼杀手》,其原著小说是菲利普·迪克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而《契约》讲,仿生人不仅会做梦,还渴望创造也实际创造出了“真羊”,尽管这违背了人类创造仿生人时只许他们模仿、禁止他们创造的初衷。
《异形》埋过伏笔。仿生人崇拜异形的纯粹,认为它是“完美的有机体,拥有强悍的构造和攻击能力。它是生存的强者。不被良知、悔恨和道德左右思想”。
造物主以他自己的样子造物,人类长得像小一号的“工程师”,异形则像大卫的精神。大卫重目的、非道德的行为逻辑,在他对肖扭曲的“爱”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为她建造墓碑、鲜花、画像(图画里似乎有异形孕育的过程),缅怀她给予而伟伦不曾给予的温柔善意,自我感动地含泪表达他的“爱”,这是他对仿生人也拥有感情的执拗强调,也试图启发更为听话、更具服务性的沃尔特正视内心的“爱”。
另一方面,那些狰狞的异形培育实验标本和最终成为标本的肖,都暗示在复杂而漫长的研究过程中,大卫牺牲了肖的性命,让抱脸虫占领她的身体,培育出成熟异形。这就是仿生人在宇宙发展“创造”大业时的“革命爱情”。
想当初,在“普罗米修斯”号上,大卫就是偷偷用肖的老公做“黑水”效果测试,害她生出章鱼怪的。
《异形:契约》剧照
大卫跟沃尔特的每场对手戏都很有趣。“法鲨”将一善一恶两个生化人演得到位,比如原本长发的大卫对镜剪发梳妆,你从他冷静而诡异的动作表情里能感知他下一步的计划,这不只是演技问题,还有灯光和拍摄角度的功劳。
沃尔特常被光线照得明亮,显得人单纯,大卫的脸则是逆光,让观众感受压抑,或者这张脸被照得棱角分明,强烈可怖,我们直观地触及他“闲人多作恶”、孤独残暴的内心。他教沃尔特吹竖笛,启蒙他创造,竟看得我很紧张。
很多人在分析不可能出错的高智商大卫为何硬把《奥斯曼狄斯》(Ozymandias)这首诗的作者雪莱说成拜伦。有人讲他是逼沃尔特站队,附和他,还是跟随人类。也有可能他真的出现类似精神分裂的变化。沃尔特拆他台:一个音符错了,整体都错。
我想,拜伦和雪莱虽为挚友,但“革命精神”有差,雪莱是发小册子的浪漫诗人,拜伦是亲身参与希腊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及战士,不是思慕而是实践革命,这是大卫的立场。
这诗本身讲的是法老奥斯曼狄斯的塑像仅存头脚残骸,伟业只剩尘土,尽管它比法老本人及塑造它的匠心巧手都长寿。
诗第一次出现是在大卫投掷黑水弹团灭工程师的场景中,他念着“功业盖世,料天神大能者无可及!”这场戏剪辑得有点突兀,这是大卫面对夜间“陵墓”时脑中闪回的记忆。
大卫自比为建立伟业的王者,同时他又代表优越于工程师(祖)、人类(父)的超自然“天灾”之力,将此星球毁于一旦。
他最终强制休眠丹尼尔斯,把抱脸虫胚胎冷藏好,用阅兵的眼光检视他即将驶去殖民星球“搞大事”的契约号飞船,背景音乐放起他最爱的“众神进入瓦哈拉”,交响版,团灭时又念诗,这都证明大卫已具有人类那种享受环境配合情绪、享受仪式快感的自恋特质,这也是连环杀人魔和战争狂都有的特质。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异形:契约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