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夏季音乐节为什么这么火,听听他们的节目总监怎么说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06-18 11: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往常规的古典音乐里加点料,是上海夏季音乐节(MISA)践行多年的口号,进行到第八年,由上海交响乐团主办的夏季音乐节将如约于盛夏上演。
7月2日-15日,MISA将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上海城市草坪音乐广场同步登台,共计25场音乐会。自5月16日开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MISA仅剩三场演出不到200张票可售,成为历年来售票速度最快的一届MISA。
MISA为什么这么火?与常规乐季相比,它又有什么不同?上海交响乐团节目总监王晓霆,向记者说了说他们的办节心得。
按照世界惯例,每年9月到次年6月是上交的常规乐季,团方会邀请世界知名指挥和独奏家到沪,献演西方经典曲目,可以说,常规乐季基本是为传统乐迷服务的。
MISA起始于2010年,是上交这八年来一步一步摸索着办出来的。
它的时间定在每年7月,也就是常规乐季结束之后——连续两个礼拜以密集的、节庆的、狂欢的形式组织演出,节目定位在“为古典加料”。
MISA第一年开办时,王晓霆还没来上交。那一年7月,上交应纽约爱乐乐团之邀,联袂在纽约中央公园登台,曲目设计轻松轻巧,观众群跨年龄、跨种族,欢乐的观演范围在绿意盎然的公园里四溢——音乐总监余隆意识到,作为一支以城市命名的交响乐团,上交似乎也可以为上海的公共空间做些什么。
从纽约回来后,MISA很快就启动了。“第一年、第二年的节目策划还是以古典音乐的传统曲目为核心,只是在形式上,我们把音乐会搬到了户外,曲目轻巧,节奏短平快,偏独奏类,形式更丰富。”
王晓霆认为,上海在音乐文化的接受度上完全可以大胆一些,再跨出去一步,不用担心没有观众。所以到了第四年,MISA开始有意识地策划跨界演出,在古典音乐的基础上,以不同的音乐形式、演出形式来叠加新观众,真正从节目内容这个内核做到“为古典加料”。
几年下来,MISA策划过不少完全不亚于国际音乐节的项目。
2016MISA,吉尔·沙哈姆《巴赫无伴奏小提琴组曲》+《慢舞》
比如,邀请到葡萄牙著名法朵歌手马瑞莎,献演一台葡萄牙法朵经典演唱会;波兰电影大师基耶斯洛夫斯基去世20周年之际,邀请他的御用作曲普莱斯纳来沪,上演《红·白·蓝》二十周年纪念音乐会;歌剧《诺亚的洪水》是英国作曲家布里顿为业余乐队和歌手写的,难度不高,专业歌剧院鲜少上演,MISA看重了此剧的参与性,发动两支学生乐团以及儿童合唱团,提前三个月请英国指挥来排练……
值得一提的还有极简主义作曲家史蒂夫·莱奇。2015年,MISA策划了一台史蒂夫·莱奇专场音乐会,时年79岁的作曲家也来到了上海。这是史蒂夫·莱奇首次到访中国。在MISA的盛邀下,他甚至上台做起了导赏嘉宾,参演了其中一段《拍手音乐》,成为一时之谈。
王晓霆还记得,这场音乐会门票提前几周就售罄了,现场观众分三类:一部分是常规的古典音乐听众,一部分是音乐学院的教授和学生们,还有一部分是又潮又时尚的外国人、年轻人。
音乐会最终的成功,让王晓霆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那种‘混杂’的感觉和观众构成,就是MISA的气质。”
史蒂夫·莱奇(右)
趣味性,这是王晓霆谈及节目策划和选择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而MISA的节目构成,大致涵盖四类。
首先,“传统的古典音乐我们不能丢,但一定是轻巧有趣的,不能做太重,比如瓦格纳之类就不会演,因为常规乐季我们已经做够了。”另外,“MISA邀请来的指挥家和独奏家也一定会让观众有所期待,比如,今年会来的钢琴家叶菲姆·布朗夫曼,是中生代钢琴名家里少数几个没来上海的之一。”
其次是跨界音乐会。电影音乐会就是跨界的一种,BBC纪录片《蓝色星球》《冰冻星球》《地球脉动》,好莱坞科幻大片《2001太空漫游》《黑客帝国》,均以原声音乐会的形式在MISA上演。有些原声音乐会还要配上电影的巨幕投影,指挥既要懂音乐又要懂技术衔接,投入往往比常规音乐会大得多。
今年,MISA照例有两场电影音乐会登台,还都是主流大片:一场是《莫扎特传》,曾在奥斯卡横扫八项大奖,很多人因为这部电影,迷上了莫扎特,迷上了古典音乐;还有一场同样是奥斯卡赢家的《泰坦尼克号》,音乐性强,普及度广,也很适合观众接受。
再就是非古典音乐。MISA坚持打破壁垒,给一些小众的独立音乐家演出平台,包括民谣、摇滚、世界音乐等等,这类小众音乐的观众将被引导至MISA,进而关注古典音乐。马瑞莎、龚琳娜、乌特·兰帕、杨·提尔斯,以及今年会来上海的企鹅咖啡馆乐团,都是此间代表。
乌特·兰帕
最后是委约作品。2015年,MISA委约美国作曲家安迪·秋保写了一部《乒乓协奏曲》,两位美国乒乓球运动员现场开打,乒乓球变身打击乐器,外加小提琴独奏,新鲜的演出形式让人眼前一亮,成为一时热议的话题。部分连贝多芬交响曲都很难听完的观众,那天从头到尾听完了这部作品,演出视频放上网后,更在YouTuBe等网站斩获了五百多万的点击量。
“能照顾到以上这些面,整个MISA的气质会平易近人,有趣生动。”王晓霆强调,MISA的节目排出来,首先要有趣味,趣味是最打动人的。
2015MISA,上海交响乐团《乒乓协奏曲》
王晓霆牵头一个七人的节目部,而MISA的节目策划是一个长期的工作。通常,他们要会提前一年半排档期,比如现在,明年MISA最主要的节目已经基本排定了。
节目策划的过程会出现很多问题,王晓霆举例说,“比如我们理想的状态是十个项目,经过前期接触、档期安排,可能剩六七个;真正进入接洽、谈判阶段,策划演出、讨论曲目细节后,可能就剩下四五个了;等一切都谈定了,也可能出现突发状况。今年,电影《钢琴别恋》作曲家、钢琴家迈克尔·尼曼原定要来的,一切准备就绪,连海报都设计出来了,结果他突然重病,又来不了了。”
“最终大家看到的二十多场演出,可能我们最初接触的有上百场。即便最终成行的比例不到1/3,我们也很知足了。”
这么多年做下来,王晓霆发现,越是个性独立的艺术家,越是在乎这个城市是不是他想去的,有没有他的观众,测试下来,“上海在国际艺术领域的口碑还是很好的,上交的平台也不错,传统的古典音乐家也愿意来这里做一些非古典的演出。”
“上海是一个乐于传播的城市,愿意接纳国际最前沿的文化,观众们在这样的土壤上,眼睛愿意往外看。”王晓霆观察说,MISA有一半以上的观众都不是平时乐季的观众,他们来自建筑、媒体、出版、设计等各行各业,“我们希望MISA的观众有这样一种气质:他们能代表这座城市进步的、多元化的声音。”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夏季音乐节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