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球探贿赂裁判获罪后自杀,为何韩国足球圈总“以死谢罪”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2017-06-17 10: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些年韩国足球虽然一直处于良性发展道路,但有关国内足球“假赌黑”的丑闻却没有间断。
据韩联社6月16日报道,此前因贿赂裁判而获刑的全北现代球探A,其尸体被俱乐部工作人员在全北世界杯体育场的看台上发现。经警方对现场的初步勘察,判定其为自杀。
这不是韩国足坛第一次掀起反黑行动,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在案发后选择自杀。早在2011年的韩国足坛打黑潮中,就有多达5名球员和教练自杀谢罪。
在资深韩国足球专家杨阳看来,这样的现象,和韩国人整体比较看重“面子”和“义气”有关。

全北现代遭遇贿赂裁判丑闻,涉案者自杀。
自杀前被控行贿裁判5万元
据报道,去年5月釜山地方检察厅在调查庆南FC贿赂裁判案件时发现全北现代队也存在着贿赂裁判的行为。
最终经过长期调查,韩国足协裁定对全北现代的处罚是:扣除2016赛季的9个联赛积分,罚款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1万元)。与此同时,全北现代也因此被剥夺了参加2017赛季亚冠联赛的资格。
作为此次贿赂裁判案件的主要实行者,被韩国媒体以“A”代称的这名全北现代球探被控告曾在两场比赛中向裁判分别行贿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1000元)和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600元),总计金额约合人民币近50000元。
而最终,球探A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期两年执行。
从刑期上来看,A所受到的惩处并非极其严厉,也令人疑惑他为何竟就此选择了自杀。
一个可能性是,他是为了“保护”身后的更多人以及家人受到牵连。据韩国媒体报道,在法庭上,他并没有承认指控,而是否认了自己被控告的罪名。
全北现代俱乐部人员也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表示,A或许是担心自己的获罪会带来更多的“糟糕后果”。
郑宗官自杀前留下一封信写道:“作为直接参与赌球的当事人,我感到非常愧疚。”
足坛反黑,韩国人总“以死谢罪”
无独有偶,早在6年前,韩国足坛掀起的一波反黑风暴中,“自杀”这个词同样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那次打黑开始到最后宣判共历时113天,最终,竟有多达4名球员和1名教练走上了自杀的结局。
2011年5月,涉赌韩国球员尹基源在轿车内烧炭自杀;随后不久,球员郑宗官也自杀身亡,并留下一封信写道:“作为直接参与赌球的当事人,我感到非常愧疚。”
当年10月,尚州尚武俱乐部主教练李秀哲自杀;而前水原三星队球员李京焕则在被足球界除名,并和家人关系恶化后,于2012年4月从15楼跳下身亡。之后的7月,前釜山偶像队中场郑敏亨也在车中自杀,留下遗书称“对不起朋友和家人”。
李京焕跳楼自杀。
在那次反赌风暴中,有47人被韩国足协终身禁赛,其中41人被国际足联终身禁赛。在这47人中,就包括前国脚崔成国和曾在天津泰达效力的权辑。
“我们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是为了确保这将是联赛中第一个,并且也是最后一次假球丑闻。球员们必须牢记,如果他们因赌球事件被逮到,将永远不能回到球场。”时任韩国足球联赛纪律委员会负责人郭扬哲说。
韩国足协官员就假球案向公众道歉。
为何他们选择自杀这条路?
足坛反黑行动在许多国家都有,但为何偏偏会在韩国出现如此多球员自杀案例?
事实上,韩国的自杀“风气”不止出现在足坛,从整体看来同样普遍。据经合组织2015年发布的数据,韩国的自杀率在所有成员国中排名最高,已远远超过日本,达到了29.1/10万人。
而据今年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韩国的自杀率在全世界高居第二位,也排在日本之前。
对于韩国球员的“轻生选择”,资深韩国足球专家杨阳对澎湃新闻记者分析道,这和韩国人整体比较看重“面子”和“义气”有关。
“韩国球员的自尊心的确比较强,对名誉看得比较重,赌球事发之后会觉得名誉受损。而且不光光是自己,家人、朋友都会有压力,会感觉自己没法交待。”
“此外也有‘江湖道义’的因素,觉得自己自杀就能保住所谓的兄弟。不过这有点太天真,因为检方如果要查,肯定能把你查个底朝天,最终证明自杀并没什么作用。”
不过目前,关于韩国体育从业者的自杀倾向以及原因并未有机构进行过权威研究。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韩国足球

继续阅读

评论(1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