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大火|意大利未婚夫妻给父母的最后电话:我会在天堂帮你

澎湃新闻记者 施觉 综合报道

2017-06-18 09: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4日,英国伦敦,火海中的格伦费尔公寓楼,宛如地狱。  视觉中国 图
2017年6月14日凌晨,英国首都伦敦西二区的24层格伦费尔公寓楼突发大火,火势从二楼一直烧到楼顶,整座大楼沦为废墟。​一些家庭全家遇难,众多居民无家可归。
6月17日,据英国BBC消息,英国警方宣布,伦敦西部格伦费尔公寓楼大火中的58名失踪者“预计已全部罹难”。此前,英国官方宣布这场大火已经造成至少30人丧生。
6月14日凌晨,被困者在窗口挥动衣服寻求救援。  视觉中国 图
格伦费尔公寓楼共有120套住房,有大约500名住户。救援人员透露,火场内看见“无数”尸体,警方承认最终死亡人数可能高达100人,高级官员则承认,这场灾难的实际规模可能永远无法确切得知。
Gloria Trevisan和Marco Gottardi:23层,再见,谢谢,我会在天堂帮你。
Gloria Trevisan和Marco Gottardi,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这对住在公寓大楼23层的意大利未婚夫妻,被认为已经死于火灾。这是他们发布于社交网站上的自拍合影。
火焰和浓烟不断袭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里,Gloria Trevisan和Marco Gottardi各自打电话给他们在意大利的父母,说再见,感谢他们所作的一切。
这对恩爱的未婚夫妻是来自意大利的建筑学研究生,三个月前他们搬来伦敦找工作。照片中的蛋糕上写着“恭喜你,Gloria”。
Gloria Trevisan,27岁,去年刚刚获得了威尼斯大学的建筑学硕士学位。这是她在泳池边享受日光浴。
6月14日凌晨3点,Gloria Trevisan打电话给她的父母,说大楼发生了火灾,他们正在等待救援。她的父亲Loris告诉媒体,女儿说他们试图克服恐惧,从楼梯逃出大楼,但那时火焰和浓烟已经挡住了“生命通道”。
几秒之后,电话断了。Loris给女儿打了“几百次”电话,却没有成功一次。
Gloria Trevisan在最后的电话里告诉妈妈,“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我曾想帮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就要去往天堂了,我会在那里帮你。”Gloria Trevisan的母亲La Repubblica向媒体复述女儿的话。
Gloria Trevisan父母的家庭律师Maria Cristina Sandrin说,“他们最后的通话满含深情,但是也断绝了父母对他们能够幸存的希望”。在听了Gloria Trevisan和她母亲的电话录音后,他认为这对未婚夫妻已经“没有活着的可能了”。
这位律师说,他们的家人希望能够带回这对夫妻的遗体,但是,“我们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他们。”
5月22日,Gloria Trevisan(右二)将这张与朋友在湖边游玩的照片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美得像太阳一样,谢谢小伙伴们。”右一是Gloria Trevisan的未婚夫Marco Gottardi。
Marco Gottardi,同样27岁,在凌晨3点45分和4点,他给父母打了两次电话。
Marco Gottardi 的父亲Giannino告诉意大利当地媒体,“Marco打来的第一个电话里告诉我们不要担心,一切都在控制中。”“为了让我们安心,他在电话里说火灾不严重。”
“但是在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第二个电话里,他说烟雾越来越浓。”这位悲伤的父亲说,“我们握着电话撑到了最后一刻……凌晨4点07分,他说整个公寓里都是浓烟,情况变的紧急。”
“电话断了,最后的谈话断了。我们再也没能联系上他们。电话再也没打通过。”
4月10日,Gloria Trevisan在她的社交网站上上传了这张照片,并附有“晚安伦敦”的说明。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和她的未婚夫Marco Gottardi搬到了格伦费尔公寓的23层。
Gloria Trevisan在她的社交账号上上传了很多城市景观照片,这张照片是6月6日上传的,彩虹横跨了整座城市,她只用了一个词来描述:壮观( Spettacolo )。
这对夫妻很享受他们在格伦费尔公寓楼23层的生活,整个城市都在他们眼中。
仅仅过了一个星期,他们的“享受”变成了“恐怖”。
6月14日,大火和浓烟蔓延开来,大楼被烧得面目全非。  视觉中国 图
格伦费尔公寓楼旁的街道上,几个人在劝慰一名女性。
亲历者称火灾现场“宛如地狱”,到处一片凄惨叫声,有人亮着手机屏幕求救,直到火焰将其吞噬;还有母亲为了让孩子活命,从高层抛下婴儿。
Khadija Khalloufi:17层,逃离中丢失了丈夫紧握的手。
Sabah Abdullah和他的妻子Khadija Khalloufi住在格伦费尔公寓楼17层。当他们从楼梯逃离时发生了踩踏,他为了保持平衡,松开了妻子的手。
成功逃离火海的Sabah Abdullah告诉媒体,“我很难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希望我的妻子能够回来。”
72岁的Sabah Abdullah是肯星顿切尔西学院的一名退休讲师,火灾初期时,他和52岁的妻子Khadija Khalloufi还在睡觉。从满是浓烟的楼梯逃离时,Sabah Abdullah拉着妻子告诉她,“用部分睡衣捂住鼻子,这样就能少吸点烟。”
“那真是太艰难了。”Sabah Abdullah说,楼道里都是逃命的人,大家都吓坏了,没有谁能预料灾难的发生。浓烟呛得人咳个不停,但是大家还在大声呼救。那时,“我觉得还好,至少我的妻子在我身后。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用一只手拉紧她,另一只手捂着我的鼻子。”
格伦费尔公寓楼由伦敦市政厅出资建造,是一处廉租公寓,全楼只有一个安全逃生通道,而这里可容纳约500名住客。
Sabah Abdullah的妻子Khadija Khalloufi,他们的朋友说Khadija Khalloufi是一个乐观而富有活力的人,她很爱她的丈夫和继子。
走到15楼时,Sabah Abdullah发现他和妻子失散了。“我怎么才能站得住?他们推着我左摇右摆,我如何保持平衡?我松开了她的手扶住了楼梯扶手。我以为她在我身后很安全,拉着她的手我就没法保持平衡。我必须放手。我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什么也看不清。那时我已经失去了理智。当时的场面真是太疯狂了。”Sabah Abdullah告诉媒体。
“就像人群推着我一样,我推着其他人往前走。我就像个动物,如同在场的每一个人。”Sabah Abdullah随着人群向下走,当有人跌倒在楼梯上时,他们把他拉起来,继续往前走。
当Sabah Abdullah走出大楼,他才意识到他的妻子丢了。“我以为她自己能够下来。”
“我告诉警察我的妻子不见了,警察却粗鲁地推了我。我跌倒了,伤到了脚。”“我已经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那是今天还是昨天。我思绪全无,失眠到了凌晨五点。”
Sabah Abdullah说他的妻子特别棒。28年前,他在肯星顿切尔西学院一门商业研究课上演讲时,遇到了来听课的她。“我们已经结婚28年了,那是特别美好的时光。”
6月14日,消防员在格伦费尔公寓楼火灾现场救援。  视觉中国 图
6月14日,消防员在格伦费尔大楼火灾现场救援,烧毁的建筑物碎片随时会掉落下来。  视觉中国 图
大楼起火后,约200名消防员和40辆消防车前往现场灭火。有报道称,灾难发生时,消防员在现场救援被认为是他们的职责。但消防员也是有情感的人,参与救援的消防员遭受了极大的心理创伤。当地消防部门一位队长承诺,所有的消防员都会得到心理疏导。
6月14日,在火灾现场参与救援的消防员掩面哭泣。  视觉中国 图
6月14日,两名参与灭火的消防员在路边休息。 视觉中国 图
6月14日,获救的居民惊魂未定。 视觉中国 图
6月14日,当地居民在格伦费尔公寓楼火灾现场附近的街道上。  视觉中国 图
6月15日,志愿者们发放民众捐赠的救灾物资。 视觉中国 图
Jessica Urbano:20层,你见过Jessica吗?
“你见过Jessica吗?”印有Jessica照片的“寻人启事”被贴在格伦费尔公寓楼附近的祈愿墙上。 视觉中国 图
住在格伦费尔公寓楼20层的Jessica,12岁,依旧杳无音信。
Jessica的姑姑Ana Ospin在社交账号上发布了她的照片,并写道“我们还没找到她,请你们继续转发这张照片。我知道有人说他们已经找到了她,但事实上我们没得到一丁点她的消息。”
Ana Ospin说他们看到有没被确认的报道称Jessica逃出了大楼并上了救护车,但是他们搜遍了每一个医院都没有她的消息。图为Jessica。
Jessica(右一)和父母Ramiro 、Adriana的合影。她父母得到的有关她的最后消息是在凌晨1点39分,Ana Ospin说“她借到了手机,打给她妈妈的电话里说她和其他人在楼梯上。”
Jessica 21岁的堂哥Hackim Bakkal告诉媒体,他找遍了当地相关部门,却仍然没能得到答案。
他说,“警察让你去找危机处理局(the crisis bureau),危机处理局又让你去医院找,而医院则再次把你推给警察。”
“我知道危机处理局那里有答案,可他们拒绝透露。他们说‘我不能给你任何信息,回去等电话吧。’”
“危机处理局对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拖延时间?”
“Jessica有可能昏迷、死亡或者还活着,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我依然会缠着他们直到他们给我想要的答案。”
火灾发生后,Jessica的家人每天都对整个区域的医院进行地毯式的搜寻,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尽管如此,Jessica的家人和朋友还是满怀希望,他们觉得Jessica应该在某个地方昏迷了。“我们想找到她。”
Jessica23岁的堂哥Jason Garcia在做销售工作,称他从周三凌晨两点开始连续24个小时,搜遍了医院和社区中心都没有发现任何Jessica的踪迹。
“我不知道火灾警报发生了什么,但是大火不应该蔓延的如此之快。”
“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一遍、两遍、三遍……不停地查找信息,分发印有她照片的寻人传单,希望能够得到好消息。”
Jason Garcia和Jessica的朋友们穿着印有Jessica照片的T-恤继续寻找她的消息。
6月14日,一名消防员在被烧毁的格伦费尔公寓楼里检查建筑材料。 视觉中国 图
6月15日,格伦费尔公寓楼灭火工作持续进行。 视觉中国 图
格伦费尔公寓楼建于1974年,于2016年夏季耗资1000万英镑完成了翻新工程。 大火何以在15分钟内吞噬这座24层的大楼?众多媒体报道指向了公寓楼外包装隔热层设计。6月16日,伦敦警局厅发起了对这座大厦外包装隔热层设计的犯罪调查。
据英国《电讯报》报道,人们对于建筑外墙上覆盖的隔热层的担心已有多年。专家们认为,火势在建筑物里垂直蔓延的过程通常很慢。此次大火之所以蔓延地如此迅速,显然是因为建筑外墙上的聚乙烯隔热层。
6月16日,英国警方在当天证实,格伦费尔公寓楼火灾已经造成至少30人死亡。悲伤很快变成愤怒,民众走上街头游行,冲击市政厅讨要说法。 视觉中国 图
Mohammad Alhajali:14层,为了更好的生活来英国,却无法越过火焰与烟雾。
叙利亚难民Mohammad Alhajali(图左,23岁)和哥哥Omar(图右,25岁)从14层逃离大楼时,因发生踩踏和哥哥走散了。
CNN报道称,Mohammad Alhajali是格伦费尔公寓楼大火确认的首位遇难者。
三年前,Mohammad Alhajali和哥哥Omar逃离了他们那战火不断的家乡叙利亚德拉(Daraa)。Mohammad Alhajali在西伦敦大学学习土木工程,Omar则是一名商科学生。Omar劫后余生,在当地医院接受康复治疗。
Mohammad Alhajali的父母家人还在叙利亚大马士革,他们为兄弟俩“急疯了”。Mohammad Alhajali的妈妈渴望能在他下葬前看看儿子。但是她很紧张,因为签证受限。
Mohammad Alhajali来到英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总部位于伦敦的叙利亚团体联盟组织( Syria Solidarity Campaign)联合创始人Abdulaziz Almashi说,Mohammad Alhajali在组织里为叙利亚的自由、和平和民主而工作。他期望有一天能够回到叙利亚去帮助家乡的人。
“Mohammad Alhajali跨越重重艰难险阻以逃离叙利亚的战火与死亡,却不幸死于英国。Mohammad Alhajali来到这个国家寻求安全与保护,而英国却没能保护他。”Abdulaziz Almashi在社交账号上说。
6月15日,英国民众在格伦费尔公寓楼附近的留言墙上写下鼓励的话语。 视觉中国 图
6月17日,英国民众在诺丁山卫理公会教堂外摆放花束,悼念格伦费尔公寓楼大火中的丧生者。 视觉中国 图
责任编辑:陈建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伦敦大火,格伦费尔,杰西卡,默罕默德,消防员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