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红楼梦》30年音乐会,只作远别重逢

孔鲤

2017-06-18 10: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87版《红楼梦》开播30周年纪念音乐会6月17日在人民大会堂上演,本文作者亲历现场,记录了动人之处。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黑幕中,一个老人的《好了歌》突然响起,当观众还在四处张望声音来自何处时,幕布拉起,灯光汇聚到老人身上。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这曲子真好,谁谱的呀?”耳朵尖的人能听出来,这是张国立。
作为87版《红楼梦》王熙凤扮演者邓婕的家属,张国立正在外地拍戏,因为听说欧阳奋强(贾宝玉扮演者)要众筹一场87版《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特地抽了两天时间回来北京,在人民大会堂主持了这场音乐会。
张国立主持《红楼梦》30周年音乐会。图片来自网络
回到场上,老人沙哑地笑着说:“我不晓得呀。”张国立特有的侃气上来了:“您不知道呀,我告诉您,是王立平谱的!”话音刚落,两旁字幕立刻打出来,观众情绪被带起来了——原来老人就是王立平本人。
1983年,刚给《少林寺》谱写了主题曲《牧羊曲》的王立平,听说《红楼梦》剧组正在筹拍,便主动请缨来创作《红楼梦》主题曲,但当时领导人觉得他写的都是流行曲,因此不愿轻信。不甘心的王立平潜伏四载,用他的话说是“一朝入梦,终身难醒”,时时写着写着就哭了,终于贡献出了无与伦比的《红楼梦》系列歌曲。
词作者,曹雪芹;曲作者,王立平。
老人正在台上调侃往事,像极了《红楼梦》开篇唱着《好了歌》的空空道人,张国立在一旁听着,随即将话题转向了导演——王扶林,87版《红楼梦》总导演,中国第一部电视连续剧《敌营十八年》导演。
导演也来了现场!86岁的王扶林,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如今一位耄耋老人、一位古稀老人,都站在了舞台中央,只为了87版《红楼梦》三十周年音乐会。
简要的开场白之后,帷幕缓缓拉开,随着张国立说着“作曲好、原著好、导演好、演员也好”的话,87版《红楼梦》大大小小的演员几乎都出现在了观众眼前。
两鬓已经出现白发的欧阳奋强贾宝玉、依旧“泼辣”的邓婕王熙凤、孙权和贾芸的扮演者吴晓东、不老童颜的李楠茗烟……镜头一一扫过,二三十位曾经出演过《红楼梦》的演员齐齐出现在舞台中央,待一一介绍完毕后,尽管有的人已经离去、有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到场令人遗憾,但能再次见到这么多演员,已足以令现场每一个曾经的观众为之激动。
音乐会现场。作者供图
而在他们身后的,也是三十年前给《红楼梦》配乐的中国电影乐团。
观众正兴奋,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一个女声在黑幕中透了出来:“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
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但已经引起了观众的惊呼声,这是陈力的声音。三十年后已经年过花甲的陈力刚从美国赶了回来,时差尚未转过来就上台唱了《红楼梦曲》、《枉凝眉》和《秋窗风雨夕》,在唱完三首后,陈力说,徐伟胜也来了——徐伟胜本是87版《红楼梦》的录音师,徐伟胜很多年前就移居加拿大,这次也是特地回国。
当年在录音时,王立平一字一句教着陈力演唱,如今很多年没有再唱的她,尽管音色依然能够让人辨别出来,但效果却不如以往了。——只是这并不妨碍观众沉浸在整个令人怀念的气氛中。
激动的不只是观众,还有这些主创人员,陈力拿着话筒在台上说了足足有五分钟,刚开始还有些照本宣科,到后来情绪上来,整个人都有些哽咽,张国立见状忙打断了她,让她先去后台休息一阵,随即请来女高音歌唱家吴碧霞。
吴碧霞演唱完《分骨肉》、《题帕三绝》和《叹香菱》后,第一个小序章结束,不像去年《西游记》三十周年音乐会,本场音乐会没有明确的章节划分,却依然掌控住了节奏。邓婕和欧阳奋强上台献词。
邓婕说:“三十年前,我原以为《红楼梦》的万人空巷只是昙花一现,直到后来重播了数千次,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人还爱着我们。”紧接着,她和欧阳奋强拿起手上的名单,开始朗诵,本以为是致谢的广告商名单,却没想到是当年那些幕后人员的感谢名单——而这次他们也被请到了现场!
除了中国红学会副会长、《红楼梦》副监制胡文彬和《红楼梦》当年还年轻着的三位编剧周雷、刘耕路、周岭外,还有总摄像师李耀宗、化妆设计杨树云、化妆师胡焰,服装设计师、制片主任任大惠,配音导演吴珊、副导演顾凤莉等等,提到的人名很多,记性有限,不足当年幕后人员的五分之一。能请来这些人着实不容易,虽然很多观众对他们是陌生的,但并不妨碍为本次音乐会的用心而感动。
本次音乐会最大的感动还不止于此。
在王洁实唱了《聪明累》和《红豆曲》、黄华丽唱了《紫菱洲歌》和《晴雯歌》、穿插了两首年轻人创作的新歌《少读红楼》与《梦里谁知身是客》,以及请来了贾宝玉、迎春、贾芸他们三人的女儿来做过场后,迎来了全场最大也是最后的高潮。
《红楼梦》30年音乐会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林黛玉的配音张海玲来了。
张海玲朗诵了林黛玉进大观园的那一场戏。
不单单是张海玲一个人在朗诵,待“黛玉方进入房时,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黛玉便知是他外祖母,方欲拜见时,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一句结束后,灯光打向了舞台另一处,郑铮出现。郑铮在《红楼梦》中扮演的是贾母的贴心丫鬟鸳鸯,由于贾母的扮演者李婷在很多年前已经去世,而吕中老师也未到场,因此郑铮负责了贾母的朗诵部分。
大家本满怀期待张海玲的朗诵会带来何种惊喜,可她一直在说着旁白,观众略有些失望——突然,突然邓婕的声音出现:“哈哈哈哈,哎呀,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观众愣了一刻后,全场惊呼,突然爆发出了持久的掌声,时隔多年,谁也没想到能在今夜恍惚中再度回到87版《红楼梦》的场景中。
紧接着邓婕的“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等话,均引起观众激烈的掌声。
再往后,终于轮到张海玲登场了,她用大家熟悉了三十年的声线读出了下面这句话:“这个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话音未落,早有人尖叫了出来,全场或欢呼或激动,还有人哭了出来,那一刻林黛玉回来了。
宝玉也来了。
《红楼梦》30周年音乐会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贾宝玉的声音是欧阳奋强自己朗诵的,并未请来瞿佳,可当欧阳奋强对林黛玉隔空读出那句话时,观众依然陷入到了无限怅惘之中:“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陈晓旭走了,林黛玉活在了人们心中。《葬花吟》和陈力登场,掀起了全场最大的高潮。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香榭,落絮轻沾扑绣帘。)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倚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花落人亡两不知。)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曲《葬花吟》毕,主创纷纷登场,然而三十年的时光啊,让一个人从童年到了中年、从中年到了老年,这个过程中有说不清的观众已经去世无缘再看到今晚这一幕,也有不少当年的创作人员离世,在这个伤感的时候,全体剧组怀念了周汝昌、沈从文、李婷、李颉等许许多多顾问、演员等,在怀念中本场音乐会结束。
最后,张国立本打算提议大家清唱一首《枉凝眉》,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巧的是王立平走上前来,拿起话筒: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好了歌》,好了歌,既然好便是了、了便是好,既然开头用的是这曲子,那在这乱哄哄观众离场时,也用它来收尾,倒给观众留下了无尽怅惘。
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作者孔鲤,微信公众号“书林斋”(微信号:Kongli1996),微博@孔鲤】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9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