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特朗普倒退的古巴政策;女性读者与严肃新闻

贾敏

2017-06-19 09: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特朗普倒退的古巴政策
6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发表演讲时宣布将立即撤销奥巴马政府与古巴方面达成的“完全不公平”的协议,禁止美国企业与古巴军方控制的企业进行生意往来,同时收紧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的限制,继续执行对古巴的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政策。演讲结束后,特朗普签署了美国对古巴新政策的行政令。
这一政策一经颁布就受到了广泛反对。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兹(Ben Rhodes)是奥巴马总统在任期间两国关系正常化协商的领导者,他在《大西洋月刊》撰文回顾了达成协议的经过及其带来的积极效果,指出特朗普的古巴政策将会失败。
罗兹指出,奥巴马总统通过有远见的各项开放政策提高了美国和古巴人民的期许,而特朗普总统则通过重新施加限制倒退回失败的冷战思维模式。尽管没有完全逆转奥巴马的开放政策,特朗普的举动将两国带回了“过去的监狱(the prison of the past)”,挫伤了古巴内部改革的前景,为了一小撮政治支持者而无视古巴人民和绝大多数美国人民的声音。
罗兹回忆道,2014年秋天,经过16个月的秘密谈判,他前往梵蒂冈告诉教皇方济各的代表美国和古巴已经准备好开启关系正常化,梵蒂冈外交官与两国代表团分别见面确认这一说法属实。然后,双方聚在一起大声读出准备采取的步骤。一位红衣主教说世界将被这个老对手放下过去的范例感动。一名曾在古巴居住的梵蒂冈官员眼中含着泪水,脸上带着充满回忆的表情。
在罗兹看来,古巴在世界的想象中扮演了太大的角色。对美国人而言,古巴上演的是暴徒、卡斯特罗家族、冷战、暗杀企图、偷渡以及意识形态冲突的戏码,同时混合着在迈阿密得到充分表现的文化魅力;对拉美而言,古巴是美国试图规定西半球政治的标志,遗产既包括民主制度和经济发展,也包括政变和敢死队;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古巴是主权和抵抗的象征,是革命的支持者,不论好坏。从导弹危机到反种族隔离运动,从肯尼迪到奥巴马时代,这个小岛一直将自己置于世界性事件的中心。
他进一步指出,几十年来,美国的贸易禁运政策叠加在古巴国内糟糕的政治经济状况之上,令1100万古巴人民饱受折磨。而标榜自由至上的美国人唯一无法前往的国家就在距离佛罗里达90英里的地方。古巴政府确实存在过错,但古巴政府并不是唯一的专制政体,特朗普上个月刚刚去沙特阿拉伯达成军火交易协议,在这个由家族统治、有人被斩首、女性不能开车的国家,特朗普说“我们不是来说教的”。相形之下,没人能够相信特朗普的古巴政策是为了在世界范围内宣扬人道主义。更重要的是,贸易禁运政策实施了超过50年,古巴仍然在卡斯特罗家族的统治之下,这一政策唯一的作用就是为古巴政府以保护国家主权为由镇压政治异见提供了正当性。
在罗兹看来,奥巴马政府的开放举措提高了古巴人民的希望,在不受限制的来自美国的汇款助燃下,新生的私营部门在古巴高速发展,超过四分之一的古巴人在私营部门工作,从而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质量和人权状况。同时,随着直飞航班、乘船游览路线的建立和扩大的旅行批准,前往古巴的美国人在2016年增长了50%,游客为古巴人民带来了新的想法和更多的资源。双方政府也开始通力合作,建立大使馆,开展包括缉毒、执法、农业、癌症疫苗测试和处理石油泄漏和飓风等自然灾害等在内的双边合作。古巴的开放也为拉美和世界带来了新的机会。
罗兹表示,特朗普的举动不会完全逆转这一进展,但代表着一种倒退。尽管特朗普没有采取激烈举措来限制旅行,但他使之变得更为困难。旅行人数的减少伤害的是在私营部门工作的人,而不是古巴军方控制的企业主。特朗普声称他此举的目的是促进民主,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古巴正在经历领导人更迭,劳尔⋅卡斯特罗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退位。本来,美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支持古巴系统内的演变,结果却成了强硬派握紧权力的机会。因为特朗普的政策倒退,古巴将在新一轮的与美国的意识形态冲突中占领高地,并在世界上为这一立场找到支持者。
罗兹还指出,民意调查显示70%的美国人,包括大多数共和党人,都支持解除贸易禁运。年轻一代的古巴裔美国人比起他们的父辈、祖父辈更支持解除贸易禁运。55名参议员共同签署了一份要求解除旅行禁令的法案,来自依靠农业的州的共和党人希望在古巴开发业务。而《华盛顿邮报》报道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7%的古巴人都支持和美国关系正常化。特朗普的古巴政策是一项有着50年失败纪录的美国政治决策的不合逻辑的最后喘息,但古巴的未来将由其人民和愿意帮助他们的美国人决定。
2015年明尼苏达管弦乐团在哈瓦那古巴国家剧院演出时观众站立鼓掌。
职业音乐家、古巴美国青年管弦乐团创始人、执行理事丽纳⋅克劳特(Rena Kraut)在《纽约时报》观点栏目撰文,分享了自己作为明尼苏达管弦乐团成员在过去两年间代表美国与古巴开展艺术外交的经历,同样指出特朗普在古巴政策上的倒退是错误的。
克劳特回忆道,两年前的5月,明尼苏达管弦乐团在哈瓦那古巴国家剧院演出时,演出团队临时决定连续演奏两国国歌。一些人担心现场会有人喝倒彩,但事实上,观众们给出的是站立鼓掌,是含着泪水的欢呼。这个时刻是艺术外交力量的明证。乐手们受到了这个封闭国家的人民的热烈欢迎,并看到了他们对于美国文化令人惊讶的开放态度,尽管彼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之前都没有见过美国人,而古巴长期受到来自美国的制裁。
作为艺术和教育界人士,克劳特指出,如果美国想要对古巴持续施加影响,就必须坚持2014年开启的对话。让美国艺术机构噤声将损害美国最强大的软外交手段。在佛罗里达海峡的两岸,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变化在不断发生。近年来,她在古巴遇到了很多拥抱科技文化的年轻人,他们在Facebook发自拍,喜欢美剧、嘻哈音乐和iPhone,还和在严厉禁止英文音乐的冷战时期成长起来的父母一同发现披头士这样的美国文化符号。而在距离古巴90英里的迈阿密,古巴放逐者的孩子们挑战父母和祖父母的权威,访问被禁止前往的祖国,拥抱两个国家间复杂的历史过往。
克劳特认为,艺术家能够在其中扮演关键性的角色,艺术家有能力将对话转移到企业家和政客无法或不愿前往的地方,为签订政治协议和和解铺平道路。明尼苏达管弦乐团2015年对哈瓦那的访问就是希望改善双边关系的一个标志性的姿态,而美国乐手与古巴年轻音乐人和音乐教师的私下接触进一步丰富了访问的意义,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才华横溢并在经济困难中保持奋进。克劳特希望特朗普政府能够听到普通的美国人和古巴人渴望与友善的邻人继续交往的声音。
我们需要女性新闻吗?
本周,《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份专门针对千禧世代女性的电子出版物“百合花(the Lily)”, 再次引发了是否需要专门针对女性的新闻刊物的讨论。
据《新共和》杂志撰稿人克莱奥⋅张(Clio Chang)介绍,“百合花”的名称来自阿梅利亚⋅布鲁莫(Amelia Bloomer)于1849年创立的第一份美国女性报刊。网站的主要内容是编辑从《华盛顿邮报》的报道选出的对年轻女性有吸引力的内容,也包括一些原创文章,宗旨是“用新闻和信息赋权,展示不同声音以提升包容性。”
张认为,增加对年轻女性面临的社会问题的关注是值得欢迎的。与同年龄段的男性相比,这些女性肩负更多的学生贷款,工资收入也低于男性。但这份女性刊物并没有特别关注这些议题。尽管也有关于性侵案审判和叙利亚平民伤亡的严肃报道,但更多的是教导女性如何自助、如何赚更多钱的文章,很少把年轻女性面临的问题看作是结构性的。另一方面,“百合花”把邮报的文章改头换面重新包装,例如一篇关于一名大学教授转型称为流行icon的报道在搬运过程中字数从824减少到了430,很难让人不联想到编辑认为年轻女性的阅读能力不佳。这些安排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一种观点,即相比于邮报的其他读者,这些年轻女性的智识和好奇心存在不足。
在张看来,“千禧世代女性读物”窄化了女性媒体的整体概念,没有认识到包括福利、最低工资、外交政策、医疗等在内的议题都和性别议题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但并不是所有的女性出版物都应该被反对,相反,好的女性媒体能够帮助对抗性别刻板印象。例如女性网站“Jezebel”不仅成功提升了“女性刊物”的新闻尊严,也拓展了女性读者感兴趣的内容范围,例如反对过分修图把女性展示为性感尤物的讨论最初就是由Jezebel发起的。而Jezebel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坚信严肃报道和女性新闻事实上是一码事。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古巴新政策,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