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肖骁:不要只看到我奇葩的一面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06-19 17: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陪跑了四季,在节目里游了四季,“少奶奶”肖骁终于游上岸,成为冠军。
相比前三季冠军,马薇薇、邱晨、黄执中,肖骁夺冠可能是这个节目的忠实观众们没想到的事情。
在总决赛的两场比赛里,肖骁旁边坐着陈铭,对面是颜如晶和胡渐彪,虽然四人从第一季就都认识了,但另外三人是扎扎实实的辩论人,参加过数场辩论比赛,见识过无数辩论题。
但结果,第四季的肖骁站起来,虽然穿了高跟鞋,却还是在开始发言后不停踱步——这是他这一季新配备的功能,就像黄执中辩论前有个“来”,马薇薇发言时要摆手势。肖骁一边踱步,一边慢条斯理讲论点。半决赛结束,他和陈铭以一票之差淘汰了胡渐彪和颜如晶,进入决赛。
决赛的辩题“认真你就输了”,这句话对吗?
都说决赛这道题,太适合肖骁。他上来开局第一句就说:“《奇葩说》我玩了三季,第四季我好不容易认真了,陈铭坐在对面,告诉我,认真你就输了。”就这么一句话,成了当天他决赛时所有发言的落点,并为他赢得冠军。
采访时距离比赛已经有两三周时间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偷偷说,他其实每次看决赛视频都会哭,看一遍哭一遍。还调侃待会可以骗他再“表演”一下。
看一遍哭一遍这种事,对于观众印象里很少被煽情感动的少奶奶形象太不符合,毕竟他是《奇葩说》舞台上,最喜欢用一句无情的话戳破“煽情手法”的选手。
一见到肖骁,我就问了这件事。他很老实地承认:“确实是。”停顿一下,他详细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分两个阶段。一开始看一遍哭一遍,是觉得自己太不容易,我自己知道我这一季有多努力。最近看一遍哭一遍,是因为上个星期也有点风波。因为我从小到大,不管学习还是工作,是没有努力过的人,就一直被认可。这次努力了,反而不被认可,这个我自己有点接受不了。一开始是被自己感动,到后面是委屈啦。”
说完他就突然有点哽咽,“你这个问题为啥不能后面一点问啊……现在我可能又要哭了。”
“我从《奇葩说》选手变成了《奇葩说》观众”
这一季《奇葩说》,肖骁的变化非常明显,不再只是耍宝,他希望获得认可。蔡康永说,如果这一季要选一个他认为最有进步的人,一定是肖骁。
肖骁承认,姜思达在第三季的爆发对他有重要影响。他说那场决赛结束后,他和如晶站在台上,如晶小声跟他说:“这样不对,我这样不对。”他开始反思这个问题。
“我就想,为什么我俩到关键时刻就丧,你第一季我第二季,第三季我们一起丧。我当时就说,这不对啊,我们就要当别人成功路上的踏板吗?别人都往高处走,就我们巴巴地觉得这就是个综艺节目。”
另外,网友的议论对他是有影响的,他不喜欢“综艺咖”这个标签。“虽然我觉得我二三季没有什么进步,但比第一季还是好一点的,但网友会觉得不对,而且他们很刺激我的词是‘综艺咖’。我觉得我可以搞笑,但我也可以好好说话,不能只看到我奇葩的一面。”
从这以后,他说自己变了,从《奇葩说》的选手变成《奇葩说》的观众。以前参加录制,就是个工作,发言结束,他就“瘫了”,开始放空。“我以前是,发完言之后,就会想,下班了。我甚至跟后排人说,下班啦。”
第三季结束后,他开始完整回看每期节目,找颜如晶分析每个人的发言,分析别人的战术。
“为什么第一季大家会喜欢我跟范湉湉,因为我们好笑啊,生活里没有这样的人。但到了第三季,大家要的不仅仅是好笑了,他们把自己当成辩论选手了。所以我在想,观众都在进步,靠什么进步呢?看《奇葩说》啊。所以,我就从选手变成了观众。以前我从来不看自己的节目。后来我开始看《奇葩说》,每集都看,完整地看。我就会觉得,天哪,我好荒谬,我在说什么。我会听导师结辩,我会听执中薇薇怎么拆解别人的话。”
除了做出这样实质性的努力,更大的斗争是在心态上——强迫自己不能放弃。
决赛辩题出来后,肖骁在黄执中的陪伴下到后台平复心情,五分钟准备时间。
上一季黄执中夺冠时,对于“这个时间在想什么”的回答是“什么也没想”,简单整理思路,放空。
同样的时间和场景,肖骁则说,“我没有再想辩题和论点了,更多是掐死自己丧下去的心态。”
他说的“丧”,是累的意思。“我和如晶这点很像,总是在关键时刻就撑不住了,会想我不要再辩了,太累了。所以准备时间都用来不停掐掉这个念头,好歹激励一下自己。”
了解肖骁的人会知道,要他掐掉这个念头,对他来说确实是比想论点更难的事。这种强迫性上进,是他认为自己努力了的最大证明。
不过话还没落音,肖骁一变脸,“突然夺冠是会不太相信啦,不过转念一想,舍我其谁啊真是!”
感受过他前一秒认真煽情和后一秒傲娇甩脸,就知道为什么马东在第一季海选时能一眼相中他,“没有了肖骁,《奇葩说》还能叫《奇葩说》吗?特别好。很聪明,又很有分寸感。”
第一季时接受采访,肖骁对《奇葩说》这个节目的理解是:“用优雅的方式和别人撕x。”问他对这个理解有没有改变,肖骁想了一下确定得说,“有。现在不再想别人撕x,更想讲道理了。现在对这个节目的理解是,让大家从不同的立场和角度思考问题。”
“我最不奇葩的地方,就是喜欢赚钱吧”
不过也不是所有东西都在改变,比如特别喜欢“瞎说大实话”的性格,就没变过。在《奇葩说》辩论时喜欢直戳痛处的这个优点,在节目之外,也一样发挥得毫不吝啬。
马薇薇在一次发言里说,肖骁范湉湉他们是来《奇葩说》吸粉的,而她和黄执中颜如晶这些人,是来打辩论赛的。肖骁说自己很认同这个看法。
“我就是个艺人啊。我不是做个辩手,我是个艺人。不能说《奇葩说》好我就好,它不好我就不行了,没有哪个艺人会押宝在一件事上。他们比我更纯粹,如果是比赛,就要好好打。不是一辈子打下去,其实拿了冠军后,会轻松很多,已经得到证明了,考过一次第一了。”
而作为一个艺人,他目前更想发展的方向是表演,尽管也不是个长期目标。
“我不希望专注于一件事,我是各方面都想尝试,都想玩一玩。我没有要都拿第一,但要有代表作。现在我还是会慢慢转,什么都有所涉猎,现在我不知道自己最喜欢什么,我只知道喜欢赚钱,哈哈哈。”旁边的米未工作人员大概此时想掩面哭泣。
让工作人员想哭泣的还不止承认只爱赚钱这个小理想,在谈到对马薇薇、黄执中等人的看法时,一度采访差点被打断,原因是前段时间马薇薇和姜思达的微博事件。肖骁立刻反驳:“为什么不方便?他们被骂的话,说一说很有好处,我不想跟他们择那么干净。”
最终他对几个人的评价是:“黄执中是《奇葩说》的最强大脑。薇薇是一个聪明绝顶又傻了吧唧的女孩。如晶是《奇葩说》给我最好的礼物。艾力……是个很优秀的英语教师。陈铭……也是个优秀的大学教师。”
问肖骁觉得自己最不奇葩的地方是哪里,他默默地看向天花板说:“大概就是喜欢赚钱吧。”
肖骁自己说,这种敢于承认就喜欢赚钱的大实话性格,可能来源于他妈妈。“我妈以前是白天工作,晚上开KTV来挣钱养我,她是很酷很潇洒的人。她觉得不管说什么,就是一份工作而已。一开始以前会说,你个男孩穿得不像男孩,后来就发现,穿得不像男孩能让我赚到钱,她就是说好吧好吧,妈妈接受。”
但是能挣钱也不全是开心兴奋。约以前美妆节目的朋友一起出去,他们谈起以前的生活,略有失落。“当时我们没钱,没成名的话,也不用面对这么多负担。”
最近他还回了一趟成都,在太古里吃饭时,遇到了一群拍写真的小女孩,突然就感慨起来,“以前我朋友也做这样的事,当时我看到他们想,穿得也不好看。后来转念一想,他们好开心啊,那种质朴的开心好好啊。”
而更加沮丧的事情是,现在完全找不到以前的幸福感了。“现在不是变得复杂了,而是很多东西愿意让别人给我做,没有当初那种拼劲了,用钱解决问题成了选择之一,没有以前的快乐和成就感了。你不知道我以前存几个月的钱买包,到手后,打开牛皮纸,那一瞬间的幸福感有多好。现在买包,就是为了装东西,买多贵的都没有那种感觉了。”
但他还是想得通,决定没有幸福感了,那就真的去追求一下精神上的进步吧。“我接受这个改变,人不能太贪心。”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肖骁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