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大火·特写|五日过后未放弃的希望,温暖和愤怒滚滚而来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若辰 罗紫茜

2017-06-19 20: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9日,距伦敦Grenfell Tower(格伦菲尔公寓楼)火灾已经过去了五天。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诺丁山集市街依然熙熙攘攘。只是在这里的咖啡馆门前和街市的墙上都已被人们贴上了种种有关火灾善后事宜的纸条:法律援助电话、捐助物品接收点,以及寻人启事。
目前,英国警方已将火灾中下落不明的58人推定为死亡,其中包含此前已被确认死亡的30人,但心存一丝希望的家属和志愿者仍然把失踪者的名字和照片张贴在四处,盼望奇迹出现。
而一些并未受到火灾直接影响的英国民众也没有放松警惕,他们用各种方法发出自己的声音,要求政府尽早查明真相并进行问责,避免下一个悲剧的发生。
咖啡馆门前的寻人启事和通知。
哀悼与愤怒的人群
从诺丁山中心波特贝罗集市向西步行不到五分钟,抬头就能看到67米高的Grenfell Tower大楼在火灾之后剩下的触目惊心的焦黑框架。Grenfell Tower是政府供低收入人群居住的公屋,它在传统富人区北肯辛顿显得有些突兀。
警方在距离大楼约一百米处设立了隔离区,而隔离带外的一座教堂成了人群聚集的地点。从伦敦各处前来哀悼的人们在教堂门口摆下鲜花、蜡烛、绘画和毛绒玩具。
前来致哀的人们。
突然,一位骑自行车的中年黑人男子在人群中停下车,指着一位记者大声喊道:“着火的大楼下面就是一座中学,学校建筑的外墙用的材料和大楼用的正是同一种!我真希望他们(应指装修公司)能够保证学校不会突然着起火来,烧死我们的孩子!”人群纷纷鼓掌。
有着翠绿外墙的这所中学在焦黑的Grenfell Tower的衬托下分外显眼。
除了这位黑人男子,还有一些人在这里愤怒地举着标牌抗议;也有人发表即兴演说抨击首相特雷莎·梅,因愤怒而发红的脸和脖子上暴起青筋。
媒体与供哀悼的区域被划分开。
无论现场人们的指控是否有依据,大楼的火灾隐患都是由来已久。这栋高24层的公寓楼是上世纪70年代廉租公屋政策的产物,在2015-2016年刚进行过翻修,被认为是火灾“帮凶”的易燃外包保温层正是在这次翻修中新加的。
与此同时,楼内还长期存在灭火器安装不力、垃圾随意摆放、紧急逃生出口设置不合理、楼梯不足等诸多弊端,业主们自发组织的委员会向大楼物业多次反映都没有得到妥善处理,这使得灾难发生之后幸存的业主们更加愤怒,他们已经联合起来,准备找律师集体起诉政府。
Grenfell Tower大楼只剩下焦黑的框架。
民间的迅速与官方的迟钝
灾难面前,族群之间的鸿沟也会显现出来。居住在Grenfell Tower这类公屋的大多数是收入较低的少数族裔,特别是穆斯林群体。他们认为自己的权利遭到忽视,是种族歧视的结果。不少人在现场举着反对种族歧视的标语,激起支持者的一片欢呼。
但种族主义的质疑和言论只是极个别情况,毕竟大伦敦地区44%的居民是少数族裔,而且根据预测,少数族裔的比例将继续增加。在长时间大散居小聚居的情况下,大家早已习惯一个小区里不同口音的英语。
伦敦人对受灾者的同情不分种族,并很快转化为实际行动。除了纷至沓来的哀悼者之外,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本地社区、教会、基金会和其他慈善组织在火灾的消息传出之后立刻行动起来,募集善款和物资。而许多公司也纷纷行动起来,为失去家园的灾民送来衣服和食物。
笔者的朋友圈被捐款捐物的信息攻陷了,众多华人纷纷为不幸遭遇火灾的居民捐赠衣物。在伦敦工作的Safeera得知火灾的消息后,立刻给全公司的同事群发了电子邮件,号召大家捐助衣物和被褥帮幸存者渡过难关,不出两天,她便收集了满满两大包衣物前往救助收集点。
而在离火灾地点大约5公里之外的富勒姆街,一家银行大堂的方桌上摆满了员工自己烘焙的蛋糕,出售蛋糕的善款都将捐给幸存者。甚至在离伦敦近300公里之外的曼彻斯特,也有热心人在社区筹集钱物之后,驱车来到伦敦,守候在火灾现场只为献出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上周末,又有不少剧院和艺术中心宣布举行义演筹集善款,比如南伦敦的巴特锡的艺术中心就准备在本周一演出,每张门票收入的25英镑都将捐出。
相比民间的快速反应,官方对事件的处理稍显迟钝。首相特雷莎·梅在15日前往受灾地点时甚至因为“安全因素”没有接见幸存者,被批为冷血,导致大量愤怒的群众到唐宁街游行要求她下台。特雷莎后来在16日上午在首相府接见了幸存者代表,她随后还在一份声明中承认政府在火灾后做得不够好。而身为穆斯林后裔的伦敦市长萨迪克·汗也因为露面时间太少受到不少批评。
火灾现场贴着一首叫《永不能忘》的小诗。
不管是低声哀悼、无声控诉还是愤怒谴责,现在伦敦市民最希望看到的是一份证据确凿的火灾调查报告和政府在此次惨剧后采取的行动。在火灾现场,贴着一首叫做《永不能忘》的小诗。里面写到:
All the money on the world will never change events of the day,
Nor will it compensate what so many lost on the way
(再多金钱也不能改写发生的事,再多补偿也无法弥补未来的损失。)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伦敦大火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