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客机乘客讲述气流颠簸惊魂时刻:正要给娃喂奶,脊椎骨折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陈绪厚

2017-06-20 08: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8日凌晨,从法国巴黎飞往中国昆明的东航MU774航班在飞行途中突遇气流颠簸。据新华社报道,多名乘客事后称,凌晨3时许,飞机遭遇两次剧烈颠簸,前后持续10多分钟,导致部分乘客头部、肩部碰撞到行李架等处,亦有行李滚落砸到乘客。央视报道称,先后有50名乘客送医,其中,17人住院,22人留院观察。
遭遇气流颠簸的东航MU774航班机舱内事发时处于何种状态?19日,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受伤女乘客年蕾(化名)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乘坐的飞机颠簸时,她被甩了起来,先是怀中婴儿的额头碰到行李架,然后,她本人也被重重地摔在过道里,婴儿大哭。
年蕾说,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飞机开始倾斜,第二波颠簸来袭,行李架上的物品滚落,飞机上喊叫声不断。出于母爱本能,年蕾紧紧抱住怀里的孩子, “那怕自己的命不要了,也要让孩子安全”。
“当时就像好莱坞灾难片一样。” 年蕾感叹道。事后,年蕾被医院诊断为脊椎骨折,右手臂软组织挫伤。

针对上述事件,东方航空官方微博@东方航空 6月18日通报称,18日,东航云南公司巴黎至昆明航班飞行途中突遇气流颠簸,机上部分旅客不适。机组按程序进行了处置,航班安全落地昆明。
被撞破的飞机客舱顶部。
凌晨喂奶时遭遇颠簸
6月18日凌晨3时许,机舱灯早已熄灯,空乘人员已经休息,从法国巴黎飞往中国昆明的东航MU774乘客多数已进入梦乡。
32岁的年蕾原本已经睡下,但她被旁边7个月大的女儿哭声吵醒,她打算给女儿喂奶。
年蕾丈夫是法国籍,她是昆明人,一家人住在法国马赛。两天前,年蕾带着女儿从马赛乘坐法航抵达巴黎。再从巴黎转乘东航MU774航班,她们准备回昆明探亲。
澎湃新闻查询获知,东航MU774每周一、四、六执飞,从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到中国昆明长水机场,预计起飞时间是当地时间14:50,计划到达时间为北京时间07:40,整个航程需10小时50分钟。
年蕾说,当天该飞机接近满座,她在61排。机上有一些乘客是法国人,但大多数乘客是中国人。事发后她得知,有老人已经80多岁了。
年蕾估摸着飞机已进入俄罗斯,“机舱里当时有点冷,我就给孩子裹了两层。” 她指的是公共场合哺乳使用的遮盖巾。
年蕾说,18日凌晨3时左右,只听到“轰隆隆”一声,无任何预兆,也没有广播,飞机突然开始颤抖。她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尝试系安全带,但没有成功。年蕾所在位置的安全带一边长一边短,难以系上,当时还有人在洗手间。
“就像好莱坞灾难片”
年蕾告诉澎湃新闻,飞机开始剧烈颠簸,乘客中有人被甩了起来,头碰到行李架,有行李架还被撞出了洞。
年蕾母女也被甩了起来,7个月大的女儿额头撞到了行李架上。紧接着,她俩又被甩了出去,跌倒在过道里。年蕾喊救命,但她微弱的声音很快淹没在机舱里剧烈的撞击声和乘客的尖叫声里。
一旁的乘客听到年蕾求助后,提醒她躺在过道里抓住座椅。但年蕾抱着孩子,“怀里抱着孩子,根本够不着。”
年蕾试图站起来,但没有成功,躺在过道的年蕾感觉自己失重了一样,随着飞机的垂直下落,她和女儿再一次被抛起,她被重重地摔在过道上,怀里仍紧紧抱着女儿。
“失重后,先是屁股着落,我当时已经动不了,背部疼得厉害,但大家都害怕,没有人敢解开安全带来救我。”年蕾说。
与此同时,年蕾看到机舱里照明灯忽明忽暗,一名老人被甩起来,头碰到安全出口的指示灯,指示灯瞬间支离破碎。
年蕾说,当时,整个机舱里充满撞击声、尖叫声、哀嚎声,她背部因疼痛无法站起,她认为飞机失控了,自己可能活不了。
绝望之际,年蕾有了一个念头,“宁愿一命换一命,拿我命换孩子的安全。”她紧紧抱住怀中的女儿。
“幸亏有布包裹着,不然孩子肯定脱手了。”年蕾说,她躺在过道时发现,机身倾斜着,行李架上的物品滑落,有没有离座的乘客被砸伤。
当机身稍微平稳时,年蕾身前的一位女乘客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她站起来,架住年蕾的胳膊,将她母女扶到了座位上,“婴儿椅已经不知飞到哪去了。”
年蕾估计,剧烈的颠簸持续时间不到10分钟。
飞机平稳后,年蕾女儿的额头被磕出一个红色的包块,但并无大碍。她看到,从卫生间走出的乘客,血流满面;有人找眼镜,有人在找鞋子,更多的人痛哭不止。
年蕾说,机舱的行李架底部撞出了几个洞,过道和座位下都是碎屑和掉落的物品。
“老人瘫倒在地昏迷不醒”
年蕾表示,飞机平稳后,空姐们带着急救箱迅速赶到机舱来救人,广播里开始喊着:“请是医生和护士的旅客帮忙救助伤者。”
空姐拿来冰块,敷在年蕾的背部、腰上。年蕾透露说,事后得知,坐在后排的乘客有人打开窗户遮光板看到,外面有红色的闪电。
据新华社6月18日报道,颠簸导致一名77岁的老年女性乘客颈椎损伤,一名67岁的老年男性乘客左肩骨折,一名69岁的老年男性乘客后颈部受伤,一名43岁的女性乘客头皮裂伤……一名65岁老人的座椅扶手断裂,老人瘫倒在地昏迷不醒,空姐一直守护在老人身边。
在进行简单包扎、冰敷的同时,机长也到客舱安抚大家的情绪,并表示如果有乘客受伤严重就迫降。此时,空姐也在一遍遍征询乘客的意见,到底是直飞昆明,还是中途迫降,让旅客自己选择。
“当时想如果降落在俄罗斯,怕医疗条件不好,就选择继续飞;到国内后又准备迫降西安,但大家考虑到回昆明后调动资源等各方面比较熟悉,所以直接往昆明飞了。”年蕾说。
据杭州《都市快报》报道称,执飞本次航班的机长表示,他飞了17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仅是乘客,连空姐都哭了。
年蕾表示,颠簸之后的5个小时飞行,更是一种煎熬,“原本已经飞了一大半,但出事后受伤不说,还抱着孩子,每一个人心里都紧张,大家觉得到底能不能安全降落啊,心里没底,神经还是绷紧的。”
降落时所有人鼓掌
6月18日8时50分许,比预计时间晚了约70分钟后,东航MU744终于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平安降落。
“安全降落后,机舱里响起了掌声,所有人都鼓掌,那一刻很感动。”年蕾说,就在飞机到达昆明上空后,早已没有耐心的乘客已经开始欢呼。
降落后,广播里喊着,先让受伤重的旅客下飞机,多辆救护车已经在机场等候。
此时,年蕾的妈妈浩女士正在机场接机,对于飞机所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
浩女士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在机场等时,屏幕显示飞机晚点1个小时,飞机抵达后,这趟航班的所有乘客都没有出来。
“后来接到了一个空姐的电话,说我女儿受伤了,让我前去抱孩子。”浩女士称,一位空姐将孩子抱了出来。孩子因为是法国籍,又抱着过海关,忙作一团。
浩女士不知道女儿在哪里,她把外孙女抱回家换尿布和喂食后,接到东航公司的电话,称年蕾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经医院诊断,年蕾脊椎骨折,右手臂软组织挫伤。
与年蕾一起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骨科接受治疗的还有一名男乘客,年纪约50岁左右,头部受伤住在医院过道里,正吸着氧气,无法开口说话。
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的一名伤者。
公开报道显示,部分伤者被送到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部分受伤较轻的旅客被东航中巴车送到昆明市延安医院。澎湃新闻注意到,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的登记表,年蕾是受伤旅客中的第31位。
6月18日,云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指示,要求全力做好伤员救治工作和相关工作。当晚,云南省卫生厅相关领导、东航云南公司领导赶往医院探望伤者。目前,东航云南公司给每个入院治疗的伤者雇专人进行照看,并提供订餐、送水服务。
商界
我是民航资深人士林智杰,航空公司是怎么运营的,问我吧!
林智杰 2016-09-28 231 进行中...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航班

相关推荐

评论(1.6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