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毕业季演讲刷爆朋友圈,怎么不见比尔·盖茨?他在忙啥

刘秀云 编译

2017-07-03 14:55

字号
【编者按】
毕业季,大佬们在各大高校毕业典礼的演讲被刷了一波又一波,扎克伯格在哈佛演讲的热潮还没过去,库克在麻省理工的演讲又被刷爆。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呢?他在忙什么?他在忙着为全世界根除小儿麻痹症。
比尔盖茨近日亚特兰大出席扶轮国际(Rotary International)年会发言,他坚信世界上不应该有孩子因为小儿麻痹这个本可以避免的疾病而遭受痛苦。小儿麻痹是一种高传染性疾病,病毒侵入神经系统,可导致偏瘫甚至死亡,常见于5岁以下儿童。上世纪50年代期间,小儿麻痹是全美国最恐怖的疾病之一,每年有一万五千孩子患病,而如今全球感染小儿麻痹的孩童已控制在40以下,仅发生在三个国家: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
著名演员约翰·塞纳(John Cena)就比尔·盖茨出席扶轮国际年会进行了一个简单采访,采访了盖茨进行根除小儿麻痹运动的初衷,盖茨的回答是,只有我们把这个数字降到0,把小儿麻痹根除了,我们才能把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转向疟疾,取得下一个大的成功。
“作为一位父亲,如果我们让您的三位孩子谈论谈论他们的父亲比尔·盖茨,您认为他们会说什么?”
“我觉得他们会说我读书很多,我也希望这成为他们的一个好榜样;他们也可能会说,我在游戏中,还是非常有优势的。”
“您有自己特定喜欢的一些游戏吗?”
“所有的纸牌类游戏,孩子们经常选择他们最有可能胜利的游戏来和我玩。其实我真的希望他们说我们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家庭。”

“我们当前正值毕业季,很多年轻的优秀学生即将走向社会,这些即将拿到学位的青年们很可能是世界未来的优秀领袖们,如果让您给他们一个建议,告诉他们
比尔·盖茨成功的秘密,您会说什么?”
“勇敢去闯吧,选一些有挑战性的事情去做,有些人可能会为孩子们设定一条安定的稳定的人生道路,但我们需要依靠这些即将毕业的年轻人们去解决当今世界存在的很多问题。”

以下是比尔盖茨在亚特兰大出席扶轮国际年会上的发言,小儿麻痹早已在美国消失了,为什么他还要竭尽全力根除这个病在世界上仅剩的三个国家(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存在?从他的演讲中,你可以找到答案:
能够出席今天的活动,我感到非常开心,扶轮国际是我们在对抗小儿麻痹方面最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自2007年以来,我们两个机构在小儿麻痹上的投入已超过15亿美元。大家知道,钱在抗击疾病方面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扶轮国际在资金方面的领导力只是其在对抗小儿麻痹方面做出的众多贡献之一。扶轮对于小儿麻痹项目的支持早在30年前就开始了, 这么多年来扶轮国际克服了无数我们难以想象的挑战,并确保这项任务一直在国际议程中,无论是华盛顿还是欧洲的首都,扶轮国际始终坚持与小儿麻痹作斗争。为项目找资金做投入,在一些高危国家里,扶轮国际在尽力保证其政府官员尽最大努力做正确的事。其中,也许最重要的就是扶轮社的志愿者们所做的伟大事迹。
举几个典型的例子吧:
比如Ann Lea Hussey, 她在刚刚学起步的时候被诊断得了小儿麻痹,她带领扶轮国际的志愿者们远赴最危险的地方进行了25次志愿之旅;再比如来自日本的Yoshi Sekiba儿科医生,连续16年带领扶轮的志愿者们去德里(印度城市)。 成千上万的扶轮国际志愿者夜以继日的在小儿麻痹高危国家为儿童接种疫苗(鼓掌)。
当然,扶轮国际还做了许多其他组织所无法做到的奇迹。他们的会员在我们最缺乏沟通的时候,为我们搭建交流的桥梁,比如居住在科特迪瓦(西非国家)的 Marie-Irene Richmond-Ahoua, 几年前,他们国家出现政变的时候,新的军事长官取消了国际疫苗日,她呼吁无辜的孩子不应该由于成人之间的冲突而受牵连,几天之后,这位长官主持了重新安排的免疫日开幕式。(鼓掌)
在巴基斯坦,扶轮国际的志愿者们消除人们的质疑,与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的领袖们并肩作战,这些领袖们如今都积极推进对抗小儿麻痹症的运动。扶轮国际为高危地区的许多社区中心和防疫站提供资金。比如一家由扶轮社成员Tayyaba Gul运营的,由扶轮国际捐建的医疗中心,在帮助人们理解小儿麻痹疫苗是产后护理的正常步骤。这些努力,帮助巴基斯坦将小儿麻痹患者的数量从2014年的305例降低到了今年的2例(鼓掌)。
这些就是完成我们伟大目标所需要的共同行动。我们更不能忘记我们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过去所做的大量的努力。全球小儿麻痹根除计划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医疗计划。1988年的时候,全球有125个国家有小儿麻痹患者,而如今这个数字被降到了3个国家(鼓掌),从30年前每小时40个患者感染到2016年全球总共不到40例患者,我们很容易忘却这种疾病发生时的恐怖场景,也很容易忘记我们走了多远,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过去进展:
不久之前,小儿麻痹还到处都是,直到1994年,美国彻底消灭了小儿麻痹,2000年,西太平洋区,2002年,欧洲,2014年南亚包括印度,彻底消灭了小儿麻痹,到了今年,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还有小儿麻痹患者,他们是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当然,我们为之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自2000年以来,全球超过两千万的志愿者和成千上万的一线医疗人员帮助发放了超过200亿剂口服疫苗,不过我认为最能体现这项计划巨大影响的当属以下这条:超过一千六百万人有幸免于小儿麻痹,如今可以正常行走(鼓掌)。
大家心中可能都会有一个疑问,我也在不断问自己,为什么这个过程持续了这么久,这项计划起初本来准备在2000年就将全球的小儿麻痹症根除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加入这个计划。到现在,我都已经在这条战线上战斗了十几年了,不难看出,根除小儿麻痹要比我们想象的困难很多。根除小儿麻痹意味着在我们地球超过2亿平方英里的面积里,在75亿人口里,确保小儿麻痹的患者为0例,这包含饱受战争的地区,包含那些几乎没有医疗系统的国家,这意味着要照顾到世界上最最偏远地区的孩子们,不止一次的要确保他们接种疫苗,被保护。虽然很多年前,这个疾病已经在一百多个国家里根除了,但这远远不够,要根除剩下仅有的几个国家里的小儿麻痹,仍然需要我们持续不断的坚持和创新,这正是这个项目令人惊叹之处。在已有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不断产生新的想法来适应新环境的变化,让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根除小儿麻痹。
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吧:
在这个计划中,最困难的一个事情就是要接触到所有需要疫苗的小孩,在战乱地区尤其艰难,因为在那里与各方建立信任简直难于登天。而在阿富汗地区,虽然那里有巨大的安全问题,国家大部分地区却没有小儿麻痹,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执行这项计划的志愿者们,帮助本地的人认识到根除小儿麻痹的唯一途径就是抛开所有的政治、宗教和社会分歧,通力合作。在不安定地区,这项工作尤其具有挑战,我们战斗在一线的员工冒着生命危险,有时候甚至牺牲了宝贵的生命。正如我们迅速取得的成绩一样,这些成绩也可以很快消失。去年,在尼日利亚我们又检测出了小儿麻痹,在之前的两年小儿麻痹已经在这个国家消失了,这提醒我们在战乱的地方根除这个疾病是多么的困难。幸运的是尼日利亚政府给了我们积极的回应。另外一个挑战,就是这些国家的很多家长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处于他们对疫苗的恐惧和无知。在尼日利亚、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通过我们与当地政治宗教领导们的合作,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如今,绝大多数家长希望给他们的孩子注射疫苗。在这个事件中,我们不得不感谢一个人,卡诺酋长,他是尼日利亚北部最显赫的部落领袖之一,他曾经冒险到了一个以反对小儿麻痹疫苗出名的地区,使用了一整支疫苗,让人们看到疫苗是安全的,让老百姓放心(鼓掌)。雇佣成千上万的妇女健康工作者和社会人员,也帮助我们与传统中的家庭建立了信任,在那里,男性很难进入到别人的家里或者与孩子的母亲去沟通。
巴基斯坦旁遮普邦的接种员Fiaz Bibi一周五天里,每天都穿上长袍,步行三英里去药房去上疫苗,去她所在社区的105个家庭巡防,有时候气温会高于110华氏度,她也常常感到村民们否定的眼光。她仍然坚持走访村里的每一个角落,她相信这是她的职责所在,保护每一个孩子免收小儿麻痹的病痛。
另一个去除小儿麻痹的挑战就是知道这些需要接种的孩子们的确切位置。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的根除小儿麻痹运动在这个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这些一部分要归功于我们在发达国家已经屡见不鲜的详细地图。直到几年前,北尼日利亚的接种员使用的地图都还是手绘的,成千的小村庄因此不能被列入到疫苗计划的行列里,那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根除小儿麻痹的。如今的地图,可以识别所有的村庄,还可以给出精确的位置信息以及社区的大小,这些地图,可以帮助工作人员有效管理他们的团队。
另外一个巨大的挑战是找出最后的残留病毒,随着小儿麻痹患者的减少,这项工作愈加艰难和重要,我们通过两种方法来找出这些病毒。一种就是找出瘫痪的孩子,检测他们是否患有小儿麻痹。这想工作非常繁杂,需要全球146个实验室的支持和帮助。他们每年要检测20万样例,而99.9%的结果是阴性的,但是那仅有的非常小部分的阳性结果却可以为我们指明方向,告诉我们怎样才能根除小儿麻痹,组织其扩散。另一种方法是在高危地区检测其污水系统中,这能够辨识出环境中有小儿麻痹病毒,可以让我们在其感染孩子之前采取措施。在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我们有超过125个环境监测站在运作,而在世界范围内,有超过70个国家在做这方面的监测,来控制病毒不被扩散和传播到邻国。
以上所说的,都是我们不断创新,来达到消除小儿麻痹的一些方法,我刚举的每一个例子,都可以对全球其他健康项目起作用。更详细的地图可以帮助医疗人员找到需要接种其他疫苗的孩子,联网保护机制可以阻止其他传染性病毒的进一步扩散,比如埃博拉、麻疹和黄热病。
训练有素的卫生工作者队伍,加上先进的数据设备,能更好地为最脆弱的人群提供必要的医疗卫生服务。最近发生在西非的埃博拉病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场疫情集中在三个国家几内亚、利比亚和塞拉利昂,夺去了11000个人的生命。如果没有小儿麻痹防疫工作人员的迅速反应和行动,来阻止埃博拉传播到邻国尼日利亚,受到影响和死亡的人会远大于这个数字。当我们的防疫人员发现拉各斯(尼日利亚最大的城市)出现该病例后,他们立即采取了行动。成立了紧急指挥中心来协调各方努力,他们追踪数百名与埃博拉病人有过接触的人,他们发展社区志愿者来帮忙将如何保护自己健康安全的信息传达出去。他们的努力阻止了一场本可能发展成一个更大悲剧事件的疫情,而一旦这个悲剧发生,会在尼日利亚成倍复制,作为国际旅游枢纽,尼日利亚的人口是另外三个国家人口总数的八倍。一旦疫情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都是在过去30年里扶轮国际取得的令人兴奋的成就,你们不仅在耕畜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之一,小儿麻痹症,你们也在帮助贫困国家为他们的人民创造更健康的生活和更美好的未来。根除这个疾病对于我们的鼓舞是空前的,当前很多人认为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差,根除小儿麻痹可以提醒我们只要我们勇敢,坚韧,有决心,并合作,就能取得巨大的进步和成就(鼓掌)。
今天早上,我们和来自捐献国的代表们开了个简会,各国将继续支持这项计划完成仅剩的最后一步,我们也真的非常开心得到加拿大、日本、德国、澳大利亚、欧盟以及阿联酋受人尊敬的Mohamedbin Zayed长老的承诺(鼓掌)。我也想大力感谢美国,她是这项计划中出资最多的国家。
这些国家的支持,也证明了国际援助的重要性,没有这些,我们不可能在小儿麻痹上走得这么远,同样,也不可能在降低如肺炎、腹泻和疟疾等其他疾病对儿童造成的死亡率上取得如此长足的进步。
过去的25年里,世界上儿童死亡率降低了一半,也就是说从1999年到2015年,我们拯救了一亿两千两百万个孩子的生命(鼓掌)。如果各国政府持续支持在疫苗、产妇和新生儿、艾滋病预防及治疗等方面的投入,这个数字到了2030年还会被降低一半。这样,我们就能打破低收入国家的“贫困导致疾病,疾病引发贫困”的恶性循环,带领他们走向繁荣昌盛。
如今,很多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在计划减少在国际援助方面的开支,其实这些投入都占美国每年支出不到1%,所以其实减少这部分开支并不会对国家开支产生大的影响,不过继续投入全可以为世界上成百上千万人的孩子和家庭创造奇迹(鼓掌)。
帮助其他贫困国家摆脱贫困和疾病困扰,也可以让世界更加稳定,使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人更加安全。这些援助会为这方面的投入带来巨大的回报,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这点,尤其是你们已经关注了根除小儿麻痹运动这么多年,亲眼见证了我们的成就。
抗击小儿麻痹的故事关乎百万人,大家肩并肩作战,抵抗和面对无数的挫折和困难,扶轮国际始终坚持在这方面的使命和责任,并且坚信全身心投入,任何事情都可能成功。不过我们还没有万全准备好将这个伟大事迹载入史册,要保持消除小儿麻痹,我们仍需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持续给孩子们注射疫苗,及时现在世界上一例小儿麻痹都没有了,我们 还需要保持这个数字三年,才能确保这个疾病被彻底根除。我们别无选择,必须这么做,否则小儿麻痹很快又会在我们刚刚根除的国家继续爆发,又将使百万孩子死亡或者残疾。在此,为了感谢扶轮国际在这方面的持续努力和支持,你们为其提供的资源改变了整个世界,你们的志愿者们努力确保孩子们注射疫苗创造了卓越的成就,对于根除小儿麻痹运动最重要的倡导者就是扶轮国际,你们不断提醒各国政府领导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以及我们仍然肩负的未完成的使命。
你们的慷慨与奉献,让大家看到这个世界正在变好,人们过着更加健康而长久的生活,贫困人口数量已经降至10%,重大疾病天花已被我们根除,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当我们把根除小儿麻痹也列进来的时候,又将是我们的一大壮举。
这也将是全球一百多万扶轮社成员同情心、慷慨和善良的见证,是你们让根除小儿麻痹成为可能,那将是值得我们好好庆祝的一件事。非常感谢。
(编译者系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博士后、剑桥大学神经学博士后)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比尔盖茨,小儿麻痹症,传染病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