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洪:严查保险公司虚假注资和增资,推动监管力量向稽查倾斜

澎湃新闻记者 胡初晖 周炎炎 陈月石

2017-06-20 11: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黄洪 视觉中国 资料
在6月20日举行的2017陆家嘴论坛上,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要严查保险公司虚假注资和增资,统筹全系统力量,推动监管力量向稽查倾斜。
黄洪在现场从三个角度论述了保险业改革的发展。
一是保险业对国家改革发展有独特作用,中国全球化战略需要强大的保险业。保险起源于国际贸易,可分散灾害风险,无论是一带一路,参与全球贸易,配置全球资源,都离不开强大保险保障。同时,中国的稳健发展需要强大的保险业,无论是灾害损失分散还是大病保险保障,保险能够有效以市场方式配置资源,提高效率。此外,中国的金融改革也需要强大的保险业,和国际水平相比,中国金融体系存在结构性失衡,约90%的金融资产集中在银行业,保险只占6%。
黄洪称,改革是保险业稳健发展的关键一招。从保险业的发展历史来看,保险是改革的产物,保险业的成长得益于自身改革。今年1-5月,中国保险业保费收入超过2万亿元,同比增长26%,是国民经济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目前中国保险业现金流十分充足、偿付能力十分稳健。” 黄洪在现场表示。
黄洪表示,目前保险业站在新起点,必须打好保险业全面深化改革攻坚战。一是要把握改革的正确方向,开发保险产品、提供服务都要以人民群众需求为标准,保险业必须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大力发展健康、养老保险业务;二是在改革方式上,要促进保险机构稳健经营,人身保险由于涉及生老病死,风险有滞后性,机构经营不能急功近利。而诸如农业保险、大病保险等政策性业务要注重收支平衡、保本微利,保证经营可持续;三是通过改革管理机制增强竞争能力,运用科技手段推进金融科技发展,运用移动互联网升级保险商业模式;四是要改革保险监管,包括价格监管改革、资本监管改革需要穿透、严查虚假注资增资;稽查体制改革,提升发现问题风险能力;风险处置改革,把防风险放在更重要位置;加强队伍建设改革。
以下为黄洪讲话全文:
尊敬的韩正书记、周小川行长、应勇市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女士们、朋友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很高兴参加参加2017年陆家嘴论坛,在此我谨代表中国保监会对论坛的举办表示热烈的祝贺。对长期以来关心、支持保险业改革发展的上海市委、市政府表示衷心的感谢。在中国经济之于全球经济,中国金融之于全球金融,举足轻重的今天,本届论坛以“全球视野下的金融改革与稳健发展”为主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借此机会,我从三个层面,就保险业的改革与稳健发展谈几点看法。
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保险作为现代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市场经济的基础性制度,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具有特别的意义。保险对过程改革发展具有独特的作用。
第一,中国的全球战略,需要强大的保险业。加入WTO以来,中国成为全球化的贡献者和受益者。2016年,中国GDP达到了74万亿元人民币,全球货币贸易总额达31万亿美元,分别是2000年的8.3倍和2.4倍。与银行、证券相比,保险起源于国际贸易,有覆盖全球的再保险体系,灾害风险可在全球范围内分散,其全球化特征更加突出,无论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全球贸易还是配置全球资源,都离不开强大的保险保障。
第二,中国的稳健发展,需要强大的保险业。从稳定经济看保险能够把灾害损失在时间和空间上分散,使经济更加安全稳健。党的十八大以来保险赔付达到3.3万亿元,增长32%。现在保险占灾害赔付比例已提升到10%左右,但与全球平均超过30%以上的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从社会保障看,保险可以健全社会保障体系第二、第三支柱,让老百姓分好和吃好蛋糕。保险业承办大病保险保障,覆盖人群已超过10亿人,累计积累养老和医疗资金7.7万亿元。但是商业保险替代率,健康保险赔付医疗总费用中占比不到2%。从国家治理看,保险以市场方式配置资源和管理风险,可以优化以行政手段为主的传统治理方式,提高治理效率,改进公共服务。
第三,中国的金融改革需要强大的保险业。2016年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约为8.3%,但大而不强。从资产 结构看金融体系存在结构性失衡,约90%的金融资产集中在银行,保险成为短板,仅占6%左右。从发展水平看,我国保费占GDP比重为4.2%,人均保费为336美元,低于发达国家平均8%3400美元的水平,也低于全球平均约6.2%、人均621美元的水平。从竞争能力看,全球500强中有118家金融机构,其中银行54家,保险公司56家。而我国上榜的银行有10家,保险公司仅为5家。深化金融改革,促进金融稳健发展都需要保险业发挥更大的作用。
女士们、先生们,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保险业服务业近40年,所经之路就是一部解放思想、不断改革、谋求发展,破解难题的历史。这就是第二个层面,改革是保险按照稳健发展的关键一招。
其一,中国保险业的诞生源起于国家的改革。从历史起源看,从1805年外资在广州首设保险公司后,正是19世纪60年代开始的洋务运动孵化了民族保险业。中国第一家民族保险公司于1865年在上海成立,从制度设计看,正是由于国家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风险由国家大包大揽,转向全社会分担,保险才有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可以说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国内保险业务的复业,保险就是国家改革的产物。从发展基础看,正是由于国家的改革全社会生产生活极大丰富,如2016年中国GDP是1978年的204倍,对保险产生了全面关注的兴趣。
其二,中国保险业的成长和发展则是得益于自身的改革。从发展动力看,保险业通过不断改革,增强了内生动力,保费从1980年的4.5亿元,攀升到2016年的3.1万亿元,增长了6730倍。保费规模跃居全球第二。今年1—5月保险业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保费超过了2万亿元,同比增长了26%,仍然是国民经济行业中发展最快的行业。整个保险业现金流十分充足,偿付能力十分稳健,整体性风险有效可控。从发展周期看,中国保险业复业后经历了五轮大的周期,改革都是主要的推动力,第一轮是1980年—1989年前后,主要是改革金融体制,实行政企分开。第二轮是1990—1996年前后,主要是改革市场体系,打破独立垄断和引入营销体制。第三轮是1997年—2004年前后,主要是改革经营模式,实行产寿险分业经营和开发寿险新型产品。第四轮是2005年—2010年前后,主要是改革销售体制。第五轮是2013年以来主要是改革价格体制,实施人身保险产品,费率定价机制的改革。
其三,中国保险业的问题解决和风险防控有赖于继续推进改革。保险业的发展历程就是不断解决问题,化解风险的过程。过去40年保险业的每一个阶段都遇到了挑战,但都是前进中的问题,都是用改革和发展的办法来解决。当前保险业也存在不少突出的问题。之所以存在这些问题,我认为恰恰是改革没有到位所造成的。比如资本不实的问题,导致偿付能力失真,就以市场准入退出和资本穿透监管不到位有关,违法违规运用资金的问题就以管住后端的改革没有跟上有关。保险产品的问题就以发展理念的改革,深化没有跟上有关。要真正解决这些问题,只有靠进一步深化保险业的改革。
全面深化改革就是啃硬,涉险滩,没有改革就没有保险业的昨天和今天。保险业站在新的起点,只有依靠全面深化改革,才能实现稳健发展和建设美好的明天。这就是第三个层面,打好保险业全面深化改革攻坚战。
第一,改革发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开发保险产品提供保险服务,都要以人民群众满不满意为唯一标准。保险好不好最重要靠市场来检验,根本是要看老百姓的口碑。
第二,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路径,这是保险业的立业之本。要大力发展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健康、养老等保险业务,要发挥保险分散风险和长期资金的优势,助力投资消费和出口,壮大实体经济,只有坚持正确的发展理念,保险业才会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
第三,改革发展方式,促进稳健经营。只有遵循把握保险业的基本规律,发展才能行稳致远。一是商业性的业务要注重资产负债匹配。商业保险业务市场化程度高,特别是人身保险,涉及到生老病死养,周期性长,风险具有滞后性,不能急功近利,只有向冷水泡茶慢慢浓那样,才能做到持续经营,打造百年老店。二是政策性业务要注重平衡、保本微利。农业保险、大病保险的核心是要坚持收支平衡保本微利的原则。否则经营就不可能持续,不可能长久。要么政府和老百姓不乐意,要么保险公司受不了。
改革管理机制,增强竞争能力。从构成保险产品的两部分成本来看,我国的风险成本与欧美差不多,但因机构多,管理链条长,决策效率低等因素,造成了保险公司营运成本明显偏高,导致了产品价格高,竞争力不强。如2016年,我国保险服务贸易逆差达到了88亿美元。一是要通过管理创新,降低营运成本,探索扁平化管理、专业化经营,挤压成本,向消费者提供价廉物美的保险产品。二是运用科技手段,创新商业模式。我国2016年研发投入超过1.5万亿,居全球第二,正在推进金融科技蓬勃发展。要深入运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升级保险商业模式,满足保险市场需求。
我们还要改革保险监管,有效防控风险。一是价格监管改革,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要更大发挥市场在产品定价中的作用,引导资源配置。二是资本监管改革,通过穿透透明监管、严查虚假注资和增资,确保保险公司量力经营。三是稽查体制改革,统筹全系统力量向稽查系统,提升发现问题和风险的能力。四是风险处置改革,把防控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改革风险监测、预警和化解机制。五是队伍建设改革,加强干部队伍建设,解决恐慌问题。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