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的“风马牛一号卫星”要上天了,他还想去火星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竹君

2017-06-20 16: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冯仑在知识秀现场。主办方供图
6月18日,冯仑邀请崔永元、华大基因CEO尹烨在北京M空间举办了一场剧场式知识秀,三人以即将登上火星为假设背景,共同探索关于未来、人工智能、商业、人类等问题。
冯仑做过学者、干部,近来又出书、演讲,活动频繁。他自认为是“永远好奇的老男孩”:“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有很多的想法。虽然我不是一个科学家,但我很关注科技。无论是移民火星、人工智能,我都愿意去尝试。如果让我去火星,即使它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单程,我也毫不犹豫,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单向的旅程,由生到死,容不得半点儿回旋的余地。”
冯仑为什么要放真的卫星?他说:“偶然一次我去美国,在NASA去做了一个简单的训练,他们告诉我,你只要愿意,就可以去太空。我就想卫星这个事,老百姓能不能弄一下。正好碰到一个年轻人,他在做火箭创业,跟他一交流,他说‘没问题,可以’。故事就是这么开始的,我这个卫星叫’风马牛卫星’,我还想邀请尹烨和崔永元一起和我上火星。”
冯仑的卫星叫“风马牛”一号。
人类如何在火星生活
“为了验证我们是可以登陆火星的,我们现在看一看火星的基本情况。”华大基因CEO尹烨说,“太阳系的九大行星,我们称之为水、金、地、火、木、土、天、海、冥,冥王星最近被踢出去了。火星在地球后面一点,它更冷,直径是地球的1/2,面积是1/4,密度是1/9。但是有两个特别好的优点,第一,火星表面95%都是二氧化碳,大家一听就会想,人上去不就憋死了吗。但是植物特别喜欢二氧化碳,它每天干的事就是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第二,火星有非常多的水,在火星的两极上,不是液态水,是冻的冰盖,如果我们可以把这部分冰进行解冻,形成水气循环、形成下雨,再用植物累积氧气,火星基本上就可能接近变成一个生物圈了。”
“你说两极的冰盖怎么解决?马斯克给了一个很好的答案,往两极扔原子弹,通过核辐射让这些冰盖溶化。然后给‘冯仑风马牛卫星’定一个小目标,先运一百吨蓝藻上去。这是地球最古老的光合作用的生物,它们可以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气,累积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往上移植植物,然后放上动物,鸟语花香之后就可以上去了。”尹烨说。
“鱼也干过这个事,鱼在第二次大灭绝中,在水里混不下去了,开始靠自己的两个鳍往岸上爬,变成了后来的来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和哺乳类的祖先。鱼靠自己的匹鱼之力登上了岸,它失去虽然鳃,它获得了是整个的陆地和未来的天空。所以人类登陆火星和这只鱼一样人类的勇攀高峰精神,才使得我们进一步海阔天空。”尹烨说。
冯仑:企业家要活在未来
冯仑说他的哲学是“企业家一定要活在未来”。以一座迪拜4D风力发电大楼为例,冯仑展示了商人的想象力,“企业家如何活在未来?我认为有三个字非常好——‘去边界’。迪拜这个楼是我们完全不能想象的一种建筑,我们过去的‘边界’是建筑就一定是静止的,而且形状不能变化,窗外的景色都是不变的。但是这个建筑是真实的,它在迪拜2020年交付使用。它从此改变了我们很多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你可以用摇控器来控制它旋转,可以看到360度的景观。”
“在地球上我们往往希望把一件事情想得很确定,把空间和时间固化,就只能拥有一个有限的生命,这样的生活其实很闹心。但一切都在变,整个经济形态正在发生变化,自行车、汽车甚至房子全都变成了共享,未来社会结构也可能因此改变。而科学每一天的进步都是在打破我们已有的思维的框架,改变我们对边界的认识。我们最近在研究地球以外的事,地球的边界已经不能束缚我们,我们要去火星,要去更遥远的地方。”冯仑说。
“商业以外,比如过去认为历史是边界最清楚的,小学老师告诉我们,历史是过去的事,过去的事是确定的。比如在埃及大概六七千年前有了青铜器,中国是五千年前,但其实地球上有的地方七百年前才有青铜器。七千年和七百年中间差的这段,谁是谁的历史、谁是谁的未来,是颠倒的,完全可以不一样的。发达地区的经济可能是落后地区经济的未来,成人是小孩的未来。”冯仑说。
知识秀现场。
历史对于冯仑来说充满了商机,“我们往回看,我们中国最近几十年的经验就是3000美金人均GDP到1万美金人均GDP的经验,比如商机是快速盖房把它卖了,比如我们有了滴滴、百度、饿了么、摩拜,我们为什么不到全世界都去找3000美金人均GDP到1万美金人均GDP的地方重复呢?我有个朋友在在东南亚、印尼这些GDP刚3000美金的地方,他在那儿做美团、饿了么、滴滴,做一个成一个。还有一个朋友在尼日利亚卖MBA,尼日利亚有1.7亿人,GDP接近3000美金,一个人一年收20万,1000个人2个亿,这个生意也还是不错的。后来他就成为了尼日利亚的商业教父。 ”
冯仑是1977年参加高考的,到今年刚好40年,“过去小的时候我们都有很多梦想,大家都很不一样。等到我们这个年纪,却发现大家都一样了,他们内心的那些想法、边界,大部分人一辈子从来没打破,所以他只活成了一种人、活成了一个模型下的套中人。一个模式往往会限制你所有的思维,你会本能地想这件事情不对,这件事情就不能碰。我从来没有做生意的准备,而是因为一件偶然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去想,靠生意养活自己的这件事情。以前我们的思维模式是我听组织的话,组织就该养我。组织突然说不养我了,这就把思维边界打破了,这个边界一旦打破,我就发现到处都有可能挣钱。于是,豁出去了。我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最不喜欢的样子,就是每天在大院里骑个自行车、提个热水袋,一本正经的到办公室坐一天抄几本有限的书,然后说这叫科研。我就觉得如果一辈子都去抄这个书,一眼望到头,连悼词都能提前写好的一种生活方式,为什么豁不出去呢?”
最后,冯仑预告他的“风马牛一号”卫星即将在8月15日于酒泉发射,“这个卫星能够使我们第一次拿着手机看到太空直播。”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