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凭借观星、洋流和风,波利尼西亚独木舟完成三年环球远航

吴一凡

2017-06-23 15: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6月17日,波利尼西亚独木舟Hokule’a完成了3年环球航行,回到了出发时的夏威夷檀香山。这艘船完全用传统的波利尼西亚技术制造,以洋流和风为动力,以星空为罗盘。领航员奈诺亚·汤普森(Nainoa Thompson)在航行途中接受过私家地理的采访,看看他讲述的这艘船和远航的故事吧。
古波利尼西亚人的航海术神秘莫测,他们的远航和人类从非洲走出的那历史性一步一样,都预示着离别。航海家驾驶孤舟在大洋上抢风而行,没人知道他们为何远走,而在离散中,没有人绝望,没有人送行;他们遥望汪洋,遥望未知,仿佛遥望彼岸。
波利尼西亚拥有成千上万的岛屿,是历史上最大的文化圈,总共2500万平方公里,将近地球表面的1/5。人类学家认为,探索这里的文化,也可以说是探索人类想象力的可能。
生活在小岛丛林中的波利尼西亚人曾是天生的水手
14世纪,古波利尼西亚人停下了远航,他们的航海技术也随之消失。直到1973年,波利尼西亚航海协会(Polynesian Voyaging Society)由夏威夷人类学家Ben Finney、艺术家Herb Kawainui Kane和水手Charles Tommy Holmes共同创立,他们想要证明波利尼西亚人完全可以在不依靠现代导航设备的情况下,仅仅凭借洋流和星座的指引就能从夏威夷驶到大溪地。参照库克船长留下的草图,他们按照波利尼西亚的古老传统制造了一艘双身独木舟,当地语称之为Hokule’a,由两艘独木舟并排连接而成,主要材料是胶合板和碳纤维板,船体用树脂凝胶粘合,再由长达8公里的绳索捆紧,不用一颗钉子。Hokule’a船体总长18.5公尺,宽5.8公尺。他们以夏威夷圣星“大角星”命名这艘古舟的复制品。“大角星”在1975年3月下水试航,然而第一次失败了,双身独木舟在风暴中迷失了方向,还有几位船员葬身大海。第二年再次尝试,由波利尼西亚土著Mau Piailug担任寻航员,也叫寻路人。寻航(Wayfinding)是波利尼西亚人的古老智慧,而Mau则是仅剩的几位仍然掌握这门智慧的人之一。这次双身独木舟终于成功抵达大溪地,并且原路返回。在那之后,“大角星”多次往返于太平洋诸岛,在2500万平方公里的波利尼西亚文化圈内四处航行,不仅多次从夏威夷到大溪地,还远航至库克群岛,穿过新西兰,再向东驶向马克萨斯群岛,乃至复活节岛。再远,他们也曾航行到阿拉斯加和日本沿岸。
一千年前,波利尼西亚的双身独木舟就是如此破浪远航 本文图均由 波利尼西亚航海协会提供
在航行中,双身独木舟载有10名船员,船长和寻航人是最重要的成员。船上除了一台收音机以供危急时使用外,再无其他现代航海设备,航行方向完全依靠寻航人的感官。奈诺亚·汤普森(Nainoa Thompson)是第一位传承这门技艺的夏威夷人。1978年开始,他跟从Mau学习古寻航术。和所有向原住民学习的故事一样,一切从迷茫和不确定中开始,汤普森费尽周折在Mau所住的偏远小岛Satawal找到他,并表达了学习意愿,少言寡语的Mau只是说:“再看看吧,我会让你知道决定的。”直到几个月后,汤普森突然接到Mau的电话,说他第二天就会前往火奴鲁鲁,开始教授他知识。“我从来不知道他具体的上课时间,”汤普森说,“有时Mau突然坐下来,开始跟我谈论星辰:他在沙滩上画一个圈表示天体,用石子和贝壳代表星星,椰子壳作成船型,再用细线勾勒出星星在天体上不可见的轨迹。”汤普森和Mau一同度过了两个夏季,他们一同试航,“我去看他的所见之物,去听他的所听之声,感觉他所感觉到的海浪乃至一切。要知道,Mau可以抬头看一看天空就能准确预测天气。”
Mau曾在沙滩上画下图案传授汤普森古波利尼西亚航海知识,如今航海协会将这些记录在木板上
寻航人在整趟航行中一天要保持22个小时清醒,不仅要认得出所有星座,知道它们的移动轨迹,还得能在密集星空中找到指引航路的那一颗。除了星辰以外,波利尼西亚世界的基本元素还包括风、海浪、云、太阳、月亮、鸟、鱼以及水本身。他们和这些自然元素之间的关系神奇且充满智慧:有光晕的月亮预示着下雨;每颗星星在海平面上升起落下的点终年相同,每天升起的时间比前一天晚4分钟;太阳在海面上留下的阴影有十几种差别等等。寻航人夜以继日地通过观察和独有的计算法辨认航路。
测量太阳与地面的角度,判断自己的方位
1980年,汤普森第一次带领“大角星”成功从火奴鲁鲁驶向大溪地并返航。在他起航前不久,Mau给他上了最后一堂课。“Mau当时问我,‘你能指出大溪地的方向吗?你是否能看到它?’我迷惑不解,我当然知道目的地的方向,可是2200英里以外的岛屿又怎是个目力所及之处。许久后我终于自己找到了答案并回答他:我无法看到大溪地,但我能在心中看到大溪地的画面。”Mau说,“很好,绝对不要忘记这个画面,否则你就将迷航。”
除了在心中看到目的地,认识船、大海和岛屿之间的关系也异常重要。汤普森自己曾经历过一次险境,在航行过程中,他意外睡着了,等他意识到时,双身独木舟已处在一片他全然认不出的汪洋之中。当时海上雾气弥漫,这一切令他丧失了一位寻航人应有的感觉。最终汤普森克服恐惧并恍然大悟,自内心升起的画面告诉他最终要寻获的岛屿正是双身独木舟本身。在这里,一切本来圆满。也就在他意识到这一点时,阳光破云而出,一束光照到他肩上,跟随这道光,他们直抵目的地岛屿。
Hokule'a双身独木舟是古舟复制品,如今已经走过了40个年头
现在,汤普森已经有了自己的学生,他要将这门古老的技艺传承下去。他在波利尼西亚航海协会积极推动着这项事业。“大角星”双身独木船也在今年迎来了它的第40个年头。对于一个最古老、最难解的答案——“你们为什么远航?”汤普森给出了答案:“我们的孩子因此(远航)得以长大成人,并以自己的身份为荣;我们与祖先重新连接,以治愈自己的灵魂。在航行中,我们从古老故事的传统中不断创作出新故事,在旧文化中建立起新文化。那便是我们往前航行的理由。”
此时,他正带领船员驾驶双身独木舟再次远航,就像在旧时代时一样,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的目的地不是遥远孤绝的小岛,而是环游世界。他们也知道绕地球一周之后就将回到原地,正如汤普森所说,“你得永远记得自己来自何方。”
如今的远航不为离散,而是为了证明再相聚的可能。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钱成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波利尼西亚人,航海,环球旅行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