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棒球练习枪击事件:美国极左暴力活动正在抬头吗?

俞俊哲

2017-06-21 11: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4日上午7点,20余名共和党众议员正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亚历山德里亚市的尤金·辛普森体育馆公园进行棒球练习。本职是政治家的他们这几天每天早早起床,6点半就来到位于华盛顿特区附近的亚历山德里亚打棒球,是在为第二天将要举办的一年一度的众议院棒球比赛做准备。
第一届众议院棒球比赛于1909年作为一项同事间的休闲赛事召开,传统上由共和党和民主党政治家按党派组成两队进行较量,至今已有一百余年历史。目前为止,共和党总共获胜42次,民主党39次,还有一场平局(中间不少年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举行比赛,还有几年的赛事由众议员共同对抗媒体团成员)。从2009年到2015年,胜利被民主党连续夺走,直到2016年共和党才好不容易以8比7的比分终结了民主党的连胜。当然,众议院棒球赛的输赢并不重要,这项传统给了两党政治家们将针锋相对的政治博弈抛在脑后,通过体育竞技缓解压力并增进友谊的机会。这个已经演变成慈善活动的棒球赛的全部收入将被捐给华盛顿特区附近的慈善机构。
7点刚过,正准备提前离开的南卡罗莱纳议员杰夫·邓肯看到一名男子向他走来,这名男子问道:“不好意思先生,请问一下今天打球的是什么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听到邓肯回复说是共和党之后,男子道谢并转身离开。邓肯事后回忆时说,这名男子那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邓肯离开后,共和党众议员们的练习依然照常进行。据德克萨斯州议员乔·巴顿回忆,当时共和党党鞭史蒂夫·斯卡莱斯正在防守二垒,密西西比议员特伦特·凯利则在三垒防守。
据当时正站在击球练习挡网中的前总统候选人、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回忆,一声枪响突然从三垒和本垒之间的场外方向传来,响彻整个开阔的棒球场。紧接着,五至十发子弹随着枪响接连袭向球场上的人们,曾作为外科军医在伊拉克服役的俄亥俄州众议员布拉德·文斯特普说他当时“感觉像是回到了伊拉克”。
斯卡莱斯首先中弹,子弹从他的臀部射入,穿过骨盆,造成了器官损伤和大出血。在场不少人都看到,他在倒地后试图拖着受伤的身躯向外野爬去,尽量远离仍在用突击步枪持续开枪的枪手。离枪手较近的凯利侥幸逃过一劫,在一旁的两名国会职员躺在地上不敢动弹,子弹不断着落在他们身边的土地上,扬起一阵阵灰尘。两位负责保护斯卡莱斯的两名国会警官立刻冲进棒球场保护政治家们,剩下的一名警官则从一垒侧的休息区后面向枪手开枪,迫使枪手躲到三垒侧的休息区后。
据亚利桑那参议员杰夫·弗雷克回忆,大多数人都躲到了一垒侧的休息区后面,包括另一名中枪的国会职员。现场一片混乱,国会警官从他们身后开始向歹徒射击时,弗雷克还曾为了确认他是自己人而向他大声喊话。德州议员巴顿十岁的儿子也在现场,在场的成年人们将他藏到休息区座椅下躲避枪击。德州议员威廉斯手下的立法助手小腿中弹,阿拉巴马州议员莫·布鲁克斯立刻解下腰带当做止血带和众人一起替他止血。
在大约十分钟的激烈枪战之后,在场的国会警官和赶到现场的亚历山德地方警官成功击伤歹徒,有战地医疗经验的文斯特普立刻赶到球场上对斯卡莱斯进行急救处理。除斯卡莱斯和小腿中弹的立法助手之外,还有一名前来协助棒球练习的原国会助手马特·米卡胸部多处中弹,伤势严重。威廉斯议员在躲避枪击时扭伤了脚腕,三名警官中一人被歹徒击中脚踝,另一名则在混乱中伤到了自己。混战中有几发射失的子弹飞到了不远处的基督教青年会,打碎了游泳馆的玻璃窗。
斯卡莱斯伤势最为严重,进入医院时伤势危急,在进行三场手术之后于6月17日有所好转,医生宣布他的情况由危急转为严重。米卡进入医院时同样伤势危急,但很快好转为严重。目前所有其他伤者已经出院。歹徒在进入医院三个小时后被宣告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据以兰德为首的多名共和党议员回忆,如果不是因为负责保护斯卡莱斯的国会警官在场,当时手无寸铁的人们当中恐怕会出现更大的伤亡。各方均认为警官们用手枪向使用半自动突击步枪的凶手英勇还击,迫使之躲到掩体后的行动拯救了众多的生命。
事发之后,除了受害者们的伤势,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有两个——歹徒是什么人?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警方很快公开了枪手的身份,他名叫詹姆斯·霍奇金森,66岁,来自伊利诺伊州的贝尔维尔,本职是房屋检查员。几个星期前他驱车来到亚历山德利亚,每晚睡在车里,时常光顾共和党练习的棒球场和旁边的基督教青年会。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霍奇金森使用的武器是非法获得。今年3月,霍奇金森的邻居向警察投诉称霍奇金森用步枪向邻里的树木射击,赶到现场的警察检查霍奇金森的持枪许可之后选择对他进行警告而没有逮捕他。当地警长表示,过去20年中当地警方曾出警至霍奇金森的家中五次左右。2006年,霍奇金森曾被指控殴打义女并被逮捕,但最终这指控由于受害者拒绝作证而被取消了。如果2006年的刑事罪名最终定罪,那么霍奇金森在那之后多半无法合法购买作案所用的枪支。
2006年霍奇金森的嫌犯照片。
警方很快在霍奇金森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发现了反共和党和反特朗普的大量言论。他在脸谱网上加入了名为“终结共和党”的小组,并在5月22日发表了“特朗普是个叛徒,特朗普摧毁了我们的民主,是时候摧毁特朗普和他的集团了”的言论。警方还了解到,霍奇金森是在刚刚过去的大选中是一位伯尼·桑德斯支持者,曾为这名左翼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努力做过义工。据一名曾与他共事的竞选员工描述,霍奇金森那时是一个安静且谨慎的人。霍奇金森对政治的投入不止于此,代表霍奇金森家乡的共和党议员麦克·波斯特表示,过去霍奇金森曾至少十次联系他的办公室,但从未表现出愤怒,也不曾作出任何威胁。2008年到2012年间,霍奇金森曾向当地报纸的编辑寄过27封讨论政治经济问题的建议信,反对共和党所主张的各项政策。6月16日,今日美国报道称联邦调查局在霍奇金森的身上发现了一个共和党政治家名单,其中包括三名在枪击案现场的议员。这项发现使得霍奇金森的凶行看起来更像是早有预谋的政治谋杀。
根据现有的线索判断,许多人认为霍奇金森的犯案动机有很大可能与他的左翼政治立场脱不了干系。一些人认为这件枪击案与前日加州伯克利大学以及米德尔伯里学院校园上出现的暴力事件一样,象征着左翼极端暴力事件的崛起。很快,试图用这场悲剧事件赚取政治资本的右翼分子就炮制出了“案发前四天桑德斯命令追随者们‘打倒’特朗普”的谣言。然而桑德斯从未说过这样的话,“打倒特朗普”的字眼来自于CNN的一则报道标题。因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而出名的右翼阴谋论媒体Infowars更是危言耸听地打出了“提姆·凯恩和洛丽泰·林奇(两者均为知名民主党政治人物)号召(支持者)上街杀人放血”的标题,并断章取义地拿出了所谓的证据。然而,凯恩在这个1月份的采访中仅仅号召民主党支持者们在包括街头、法院、国会和投票亭的各个场所进行政治斗争,从未谈及暴力冲突和流血牺牲。同样,林奇在2月份的采访中提到流血牺牲时指的是促使国家进步的国父和先烈们所做出的牺牲。
与极右媒体和一些网民不同,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家们在对枪击案的评论中并没有第一时间企图利用这一事件谋取政治利益,展现了一致谴责歹徒暴行的团结。特朗普总统亲自前往医院探访伤员,并体现出了不同寻常的自制力,没有在推特上对霍奇金森的政治立场作出评价。桑德斯第一时间在参议院中发表对于枪击案的回复,称歹徒“可鄙”的行为令他作呕,同时强调“任何形式的暴力在我们的社会中都是不可接受的”。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发表演说称“针对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攻击都是对我们全体的攻击”,随后两党议员们纷纷起立鼓掌。
那么,随着特朗普的上台和美国左右政治分化的日益加剧,来自极端左翼的暴力行为是否正呈上升趋势?近年来,名为“反法西斯”的极左团体制造了数起发生在全美各地的暴力事件,他们破坏公物并攻击持右翼政治立场的人,其中最近最为臭名昭著的就是发生在加州伯克利大学校园上的暴力事件。同时,一些左翼学生团体对一些右翼言论的容忍发生了显著下降,出现了一些学生集体抵制右翼演讲嘉宾的事件。在一些人看来,日益偏激的左翼当中出现霍奇金森这样持枪袭击共和党政治家的歹徒只是时间问题,而霍奇金森的出现也印证了极左暴力行为的抬头。
然而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左翼的“反法西斯”和右翼的3K党一样,都是人数较少且因其极端暴力手段而广受批判的组织。反诽谤联盟的极端主义研究学者马克·皮特卡瓦奇表示,历史上极端右翼分子所犯下的暴力犯罪更多。从20世纪90年代的堕胎诊炸弹所袭击和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开始,极端右翼的暴力犯罪逐渐抬头。过去10年中,美国本土发生的极端主义谋杀有74%都是右翼极端分子进行的。较近的极端右翼暴行有2012年威斯康辛州的橡树溪枪击案(极右凶手在锡克教神寺开枪杀死6人),2015年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枪击案(极右凶手在黑人教堂杀死9人)以及刚刚发生的波特兰持刀杀人事件(极右凶手语言攻击穆斯林人士后用刀刺死两名前来劝阻的路人)。可见近年来极端左翼团体虽然活跃,但制造杀人事件的效率远远比不上极端右翼,霍奇金森一个人的行为是否代表着左翼杀人犯罪的崛起,目前没人能下结论。
6月14日的枪击案发生后不久,多名民主党议员纷纷接到电话威胁称:“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可见霍奇金森的行为不但是可鄙的暴行,还很可能开了一个糟糕的先例。霍奇金森的确切犯罪动机目前仍不明确,而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霍奇金森在案发前并未发表认同暴力的言论,也从未从事过任何恐吓行为。他的政治观点也与许多桑德斯支持者一样,在政治光谱上并非极其严重地偏离主流左翼政治观点。如果这样一个热心于政治,过去虽然曾展现过些许暴力倾向但从未惹过大麻烦的房屋检查员能够因为政治观点而突然驱车离开家乡来到亚历山德利亚向正在练习棒球的共和党政治家开枪,那么全国潜在的枪击犯简直数不胜数。
民主党现在为了避免被看作是利用发生在共和党议员身上的灾难来推进自己的政治议程而没有借机大肆推行控枪立法,称自己现在是“斯卡莱斯队”。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过去发生的成百上千起大规模枪击都没有促成更加严格的联邦政府枪支管理立法,而这次就算被害者是共和党政治家们也不例外。
6月15日,国会棒球赛如期举行。往年,国会棒球赛会吸引平均一万人左右的观众,而今年则卖出去了接近两万五千张票。民主党队最后以11比2的成绩获得了比赛胜利,但为了表示这一特殊时刻两党间的团结,他们决定把奖杯“借给”共和党保管在斯卡莱斯的办公室,直到他痊愈为止。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和党棒球练习枪击,极端左翼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