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重庆民警追踪亡命毒贩半年抓捕收网:拔枪一对四

慢新闻—重庆晚报

2017-06-20 19:15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重庆民警半年追踪亡命毒贩抓捕收网视频曝光:拔枪一对四(03:16)
叶开拔枪上膛的时候手指跳过了护圈这一环,直接放到了扳机上,进入击发状态。
对方四个毒贩,三男一女,有枪,数量不明,亡命徒。他这边,三个协警,两个民警,只有他手里这一支枪。
打不打?拔枪前他只问了现场指挥一句。对方回答:打!
几乎同时,叶开已经拔出枪,子弹上膛。这也许是整个行动最好或者最后一次抓捕机会,只有一个问题:很可能,他需要一对四,一支枪对四支枪。
他一秒都没停,拉开车的左后门,拿枪的右手背在身后,离对方下车的第一人还有一米多的时候,他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对方愣了。
一秒钟暂停。对方、行人、半径几十米的时空、所有人、全世界……一秒钟暂停。只有一秒的机会,叶开扑上去……
一年多以后的今天,他坐在我面前,话里不起一丝风。指尖的烟偶尔轻微颤动,有隐秘的流露。
这是一段被回放过无数次的记忆。
2016年4月23日,重庆万州,阴有小雨。
警服,是叶开穿得最少的。 本文图均为 慢新闻 图
意外永远比预案多
这是万州近年来破获的最大一起制毒、贩毒案。仅现场嫌疑人车辆里就缴获毒品3公斤,现场抓获4人,打掉两家源头的制毒工厂。
而4月23日之前,这一切都还是未知。真正的侦破抓捕,没有剧本。
早上8点,叶开接到信息,贾力、万波一伙人携带大量冰毒、麻古,已从成都彭州出发,来万州销货,本地有大买家李晓峰地接。
对方有枪,人数不明,枪数不明,线路不明。
叶开有点兴奋,要收网了。他是1·21专案的主办侦查员,此前的半年时间,他带着两个协警兄弟,从最底层的零包贩毒摸起,摸到上家,再摸上家的上家,“脚”(运货的),“马”,(运货+销售)一路往上,追到李晓峰这条线大宗交易的线。
这是一条完整的制作、运输、销售链,成都彭州制作,销往万州开州云阳,以及云南、重庆主城等地。
盆里装着大量毒品。
后来查获的制毒工具装了满满一车。
叶开把几个人的身形样貌、家庭背景、活动轨迹、出货习惯,交易方式,又一次在心里过了一遍。这半年,他复习了无数次,今天上考场。
推测对方走高速路的可能性最大。进万州有五个下道口,每个收费站,都布控了绝对优势的警力,甚至每个收费员的身后,都站了一个便衣。
叶开跟另外三个战友,在离双河口收费站几公里的地方,选择了一处应急车道停下。这里是一个弯道结束后的一小段直路,紧接着又是一个弯道,车辆会减速,是最利于观察的位置。
临近中午12点,川A车牌(成都车牌)的来车骤增。一辆白色现代车开过去,车窗开了一小段,叶开看见两男一女。很像,女的很像李晓峰的情人朱莉,两男应该是贾力和万波。
这一眼,只有70%的把握。他们跟上去。到收费站的时候,意外出现。双河口原本布控的5台车,都陆续去跟踪其他疑似目标车辆,整个收费站,只剩下过了闸杆后,路边一台指挥车。
怎么办?白色现代已经在排队交费了。叶开直接跳下来,跑向指挥车,路上再看了一次现代车里的人。这一眼,有90%的把握了。
已经来不及调动和调整。驾驶员说,要不,直接加速撞上去?叶开和指挥都反对。闸口有太多的社会车辆,对方还有枪。指挥果断决定,跟上去,路上他来调集警力围捕。
那就继续跟。路上依旧没有机会。下道,过长江大桥,叶开心里开始发凉。
按照经验,进入城区后抓捕难度倍增。群众多,散货机会多。一旦人货分离,抓捕就失去意义,所有的努力,全部东流。
心里一惊,暴露了吗?
刚下道时叶开接了一个电话。昨天他安排一个机灵的小协警,跟着李晓峰住进了一家廉价小旅馆。小协警住在李晓峰隔壁,偷听和观察。
此时,小协警打电话说,李晓峰突然跳上出租车走了,他跟丢了。
不要紧。过桥不久,白色现代在一个公交站停下,一个瘦子钻进后排。叶开确认,那就是李晓峰。嫌疑人接头了。这一眼,有100%的把握。人,货,对版了。
运毒车辆。
剩下的问题是怎么抓?指挥不断调动各处警力跟上来,但是万州路窄坡陡,走走停停到处堵车。再十万火急,堵在后面的警车也不能飞过去。清空路面让给你抓捕,那是拍电视剧。
一直跟,跟到一条车少的上坡支路,现代停了,但没熄火。叶开心里一惊,车里所有人都一惊:“暴露了吗?”
最怕就是暴露。以前跟踪的时候,他眼神从来不跟对方对视。眼睛是心,人都有直觉。毒贩一样,对视一眼,都是秒懂。
更多的时候,对方拐进小巷、断头路、背街、单元门,他都选择撤。记不得放弃了多少次。
这次不可能放弃,弓已拉开,再无回头箭。
他们跟着停下来。驾驶员第二次提出:直接撞了吧?指挥和他还是反对:没有把握能一撞成功,对方疯狂逃窜或者开枪,路上那些无辜的普通人怎么办?
停了10多秒,对方又启动了。叶开反应过来,这条路,通向朱莉住的小区。他已经接受暴露的现实,最后的底线,是不能让对方进小区、进室内,人货不能分离。
“很紧张,非常紧张。”一种紧张是不停说话,叶开是一言不发。
果然,现代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叶开看到李晓峰下车,心一下子揪紧:他要干什么?李晓峰并没有回头看他们,而是直接往马路对面走。
叶开问指挥:打不打?
……
谜底是如此简单
后来谜底翻开,叶开他们都没有暴露。第一次停车,是因为开车的贾力不识路。而李晓峰下车,是要到公路对面的麻将馆,找朱莉的妈妈拿钥匙。
毒贩接受审讯。
一年以后我问他:一个人一把枪,对方情况不明你就冲,不怕?
“没时间怕。只能比快,谁慢谁死。”
这把枪他已随身带了几个月。洗澡的时候,睡觉的时候,都在一把能抓到的地方。任何时候醒来,第一眼就看它,要看到它在。
一个月前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跟对方互射,他的枪卡住了,打不出子弹,他急得大吼,子弹终于打出去,居然是橡皮子弹!惊醒的瞬间,手还在乱抓。
这件事,现在他当个笑话在讲。女友也笑,说他经常讲梦话,一句都听不清。
还好,现实里没有互射。他在马路中间扑倒李晓峰的同时,同车的一个协警已经赶来,把李晓峰压在身下。
现代车毫无反应。叶开猫着腰悄悄靠过去,轻轻拉了一下驾驶位的车门,万幸,车门没锁。驾驶座上是贾力,个头最大的一个,比叶开壮一圈。拉开门的同时,枪已经抵在贾力头上。叶开喊了一声,都不准动。
一切发生得太快,车里没有人动。贾力和副驾位上的万波在刷手机,后排座上的朱莉在玩笔记本电脑。指挥和协警都冲过来。
控制,拖拽,人拖人,往路中间李晓峰那一堆集中。反应过来的毒贩们开始反抗挣扎,扭打越来越激烈,一把枪警戒和控制已经有些困难了。朱莉的妈妈从麻将馆冲出来,高声煽动路人:“警察打人了!”人越围越多。
等待增援的过程度秒如年,其实只有几分钟。特警最先到达,当第一个特警的皮靴踩住贾力,叶开松了一口气。
后备箱查获的毒品。
叶开正在检查毒贩身上的物品。
流泪的时候在后面
搜车。后备箱只有三箱牛奶和一箱点心。第一箱牛奶打开,真的是牛奶。叶开有点慌,怕扑空。再划开第二箱,还是牛奶!他脑袋嗡的一声,血都涌到头顶上。仔细看,两盒牛奶的中间,露出银色塑料袋一角。再撕开,两袋冰毒和麻古露出来。
另外那个点心盒子里,除了毒品,还有6发子弹。搜遍全车,没找到枪。冰毒2988.38克,麻古12克。
连夜突审,果然无人开口。平时叶开一天一包的烟量,工作的时候,他一天四包。这四包烟,换来天亮的时候,贾力的开口。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怕和渴望,找到它,打开他。”贾力怕死,渴望活命。那就争取重大立功表现,他供出位于成都彭州的两家制毒工厂。
不能休息,不能暂停。下午,叶开带着贾力,和十几个战友一起,奔向成都。下午出发前,他给女友打了个电话,只说去外地,需要几天。他们之间有默契,他不给她打电话,她几乎从不主动给他打:“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万一在抓捕,会分神。”
看起来很简单的小事,热恋中的姑娘们可以试试,如何克制思念,克制对一无所知的焦虑,以及各种情绪化的小猜疑和担忧。
跨省行动,有时候,是一串省略号。
凌晨大雨如注,他们冲进成都彭州的制毒工厂,人去屋空,能带走的固态毒品全部转移,只剩下一些制毒工具,以及一部分带不走的液态毒品。第二家工厂也一样。
毒贩指认现场。
各种制毒工具堆放在床。
但枪的谜底解开了。跟6发子弹配套的那把手枪是万波的,在第二家位于小区的工厂里,就藏在同样的牛奶箱中。出发去万州的时候,万波拿错了箱子,拿走了真正的牛奶。
叶开租了一辆轻卡装着缴获的工具和其他物证,没跟其他战友一起走,自己一个人押车回万州。夜晚的路像没有尽头的回忆,扑过来,又闪过去。这是一场本来可以用一个或者N个叹号来收尾的行动,他想起那个省略号,眼泪落下来,擦干,又落下来。
接下来的5个月,他又顺着案子往下捋,往周围四面八方捋。9月尘埃落定,毒品总数定格在42公斤。其中,在万州抓捕现场缴获3公斤,联合四川警方在成都彭州制毒工厂缴获各类毒品26公斤,在四川打掉该批毒品主要供货者易某10公斤冰毒,联合云南警方打掉孔某等贩毒人员及毒品2公斤,打掉万州本地诸多贩毒下家,缴获毒品1公斤多。
经一审判决,贾力死刑,万波无期,李晓峰无期,朱莉15年。其他涉案人员,另有一人死刑,其他15年以上有期徒刑。
女毒贩接受审讯。
三个问题
童话故事的结尾是这样的:又是崭新的一天,天地清朗,万物生长……
真实的世界是这样的:
警告时不时会冒出来,提醒你暗处有鬼。比如今年春天的时候,连续一周多,叶开经常跑来跑去查案的私家车,停在路边总会被剐蹭,前后车都没事,只挑他的。
接下来的一个早上,一只水泡过的死老鼠,豁着牙,趴在驾驶位的前挡玻璃上,狰狞,丑。他不在意,说起来又是当个笑话在讲。但是他会提醒女友,天黑后尽量不出门。女友曾经被他临时抓来扮作情侣跟踪毒贩。
他的补偿方式是,不工作的时候,两人黏在一起,什么事都在一起,包括接受采访。叶开爱钓鱼,一整天下来,一句话都不说,女友也沉默地陪着。
在一起,是一种漫长的耐心。
——“怕不怕死?”
——“怕。”
——“还怕什么?”
——“怕受伤,怕痛,怕打针。”
——“那还做这个工作?有英雄梦?”
——“没有。凡人哪来那么多梦。讲个真事儿,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我特别疼爱,每天放学要从一个毒贩的门口过。你可以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揪心的感受?我亲手抓捕了他。”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原标题为《重庆抓捕亡命毒贩视频曝光:民警拔枪一对四》)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毒贩

继续阅读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