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担忧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的钢铁调查会触发全球贸易战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王灿

2017-06-20 20: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推进的限制钢铁进口的计划正在遭遇国际抵制。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6月19日,欧盟(EU)贸易专员Cecilia Malmstrom表示,她对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钢铁进口“极其担忧”,Malmstrom认为这将触发全球范围内的贸易保护主义。
当地时间4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一份总统备忘录,要求美国商务部优先调查钢铁进口是否威胁国家安全,并称要为美国工人和美国制造而战。一周之后,美国又同样以国家安全为由发起了针对进口铝的调查。
截至目前,美国商务部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称钢铁进口调查已取得正式进展,但尚未将调查报告提交给总统。当地时间6月19日,罗斯出席“选择美国”2017年投资峰会后说,特朗普政府将于6月底公布有关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调查”结果的报告。
罗斯此前曾表示,调查将提出三种行动建议:提高目前的关税、对某些国家的特定钢铁产品课征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实施进口配额限制进口量。行动建议还包括“关税税率配额”的混合选项,即对某些产品实施配额,高于配额水平的部分则征收新的进口税。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美国方面表示该项调查并非针对中国,但各方仍然认为矛头指向的是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等问题。此前的4月26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就美方启动进口钢铁调查发表谈话,指出美方此举传递出保护主义信号,与公平贸易的原则不符,中国钢铁业界将对此保持关注。
或将引燃全球贸易战
“潘多拉魔盒被打开”,Malmstrom如是评价美国此举,“很多其他国家或许也会涉及到安全问题,并以此为理由作出大量贸易保护主义的措施。”
欧盟的担忧不无道理。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进口钢铁2600万吨,其中有320万吨从欧盟进口,涉及企业包括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 AG)、斯吉尔特钢铁(Salzgitter AG)、塞斯拉(Celsa Group)等。据欧洲钢铁工业联盟(European Steel Association),欧洲钢铁出口价值28亿欧元(31亿美元)。
实际上,美国若实行钢铁进口限制,对欧盟的影响要大于中国。据中方统计,2016年中国对美出口钢铁117万吨,占中国整体出口量的1%,金额17亿美元,占中国整体钢材出口额的3%。
Malmstrom提到,美国限制钢铁进口的措施会严重影响欧盟,还潜在地影响到欧盟大量的就业。欧盟或将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诉讼,或者采取“其他举措”,Malmstrom说。
Malmstrom还提到,“我们当然会反击”,但她拒绝详述。作为欧盟的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正在和成员国就美国限制钢铁进口进行讨论,很多成员国可能已分别与特朗普政府接触。
值得一提的是,就全球钢铁过剩问题,欧盟此前多次对中国发难,此番Malmstrom却敦促该由各国合作来解决全球钢铁过剩问题。不过,Malmstrom仍然将过剩问题主要归咎于中国这个钢铁制造大国。
Malmstrom强调,“即使我们不是目标国,我们也会受到间接伤害。”欧洲钢铁工业联盟在上周也表示,即使不针对欧盟,美国任何一项限制措施都会严重影响到欧洲的钢铁生产商,因为其他目标国的钢铁出口会转移到欧盟市场。
另外,美国国内对或将启动的限制进口钢铁措施也充满疑虑和担忧。
美国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Chad Bown近期写道,以国家安全作为实施进口限制措施的做法确实是动用了“终极手段”。他警告称,这可能会导致局面急剧恶化,因为贸易伙伴国会使用类似的借口来阻止完全不同的产品进入本国市场。
美国的钢铁下游用户也在担忧,对本国钢铁业更多的保护会抬高他们的采购成本。美国汽车政策委员会、美国设备制造商协会等为代表的钢铁消费行业纷纷反对美国政府使用232条款广泛限制外国钢铁产品进口,认为这样做不仅会损害美国广大钢铁消费行业的利益、削弱美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也会招致其他国家的贸易报复。
“国家安全”为由的调查威力如何?
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发起的进口钢铁、铝调查,依据是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该法规允许美国对特定产品进口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立案调查,并在立案之后270天内向总统提交报告,美国总统在90天内作出是否对相关产品进口采取最终措施的决定。
立案调查的内容包括美国国内相关产业的生产需满足美国国防发展的需求、美国国内相关产业满足美国国防发展需求的能力、外国竞争对美国国内产业的影响,以及任何国内产品因过度进口该商品而导致的影响程度等。
目前,《1962年贸易拓展法》并未针对“232调查”制定严格的调查程序,仅规定美国商务部可以在调查中采取以下调查方法:公开搜集信息、问卷、通信、向其他美国政府部门寻求信息和建议、听证会、紧急措施等。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根据国际相关规定,各国在因国家安全而控制进口的问题上拥有很大的裁量权,但相关案例却并不多。1949年以来,只有10桩国家安全相关的案件被提交给WTO,但相关各方均在WTO做出裁决前达成了和解。
在近55年的时间中,美国有26桩案件引用了第232条款进行调查,其中只有两桩被限制进口,均出现在石油进口领域,即1979年、1982年分别禁止从伊朗和利比亚进口石油。而自1995年美国加入WTO至今,美国商务部仅启动过两次“232调查”,分别是1999年针对石油和2001年针对铁矿石和半成品钢,两次结果都是美国商务部均未建议总统采取制裁措施对进口作出调整。
不过,此番特朗普政府还想对“国家安全”重新进行定义。罗斯在上周一曾表示,232条款对国家安全的定义比大家想象的要广泛得多,他指出了贸易对就业的影响等指标。罗斯称,美国官员考虑的范围并非严格地仅限于军事方面的担忧,他指出,美国只有一家制造商生产用于输电网络变压器的钢材,罗斯表示,对他而言,这就是一个正当的国家安全问题。
罗斯在当地时间6月19日还表示,如果美国政府针对外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的“232调查”最终导致美国总统下令限制相关进口,美国很可能会在国内或世贸组织遭遇法律诉讼挑战,特朗普政府对此很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进口钢铁是否会威胁到国家安全,目前也仍然是一个争议问题。以往的数据显示,美国大部分钢铁进口都来自于其亲密盟友。2016年,美国进口钢铁中约60%来自于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和韩国。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钢铁“232”调查,国家安全,欧盟,贸易保护主义,澎湃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