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博士的脑洞|工会是曹德旺们“走出去”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万喆(特约评论员)

2017-06-21 07: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时隔半年,曹德旺又来刷屏,成为半年内最佳“反转王”。
这条路是由两次被绝望和两次很绝望铺成的。
曹德旺 资料图
两次被绝望和两次很绝望
2016年12月,一篇关于曹德旺“外逃”的文章红火了大街小巷,文章表示,曹德旺去美国开工厂啦,他跑啦,说明他对中国的营商环境和未来发展很绝望啊!
一向潜心闷声做大事的曹德旺只好被一系列“板儿砖”拍出水面,表示,我没有逃跑,我早就在美国投资建厂了,而且我在美国建厂完全是因为经营需要,而且我是实实在在的建厂踏踏实实的干企业,而且中国还是我的大本营。天哪,我就这么一件清清白白正正当当的事儿,你们怎么就编出那么多花儿来呢?我真是“被绝望”的!对这些标题党,我实在是很绝望啊!
人民群众一看,剧情大反转,一边批评媒体不够负责,一边借此机会也讨论了一下中国营商环境,也算是将这个“假”新闻事件变成了好事。
熟料,过得了冬至,过不了夏至,关于曹德旺的消息又闪瞎了大家的眼。这次,始作俑者是《纽约时报》,阐述了曹德旺在美国工厂和工会的“仇怨”,主要精神是,老曹,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啦!消息一回国,中国自媒体添点油加点醋,直接就喊出了,曹德旺在美国举步维艰,他对美国的营商环境和未来发展很绝望啊!
曹德旺潜水的头顶还没被没过去,只好又浮出水面,表示,我没有遇到流氓围攻,我没有遭遇大难,我没有混不下去,我没有夙夜难眠对影长愁泪湿青衫捶胸悔恨。天哪,企业运营已经很费心了,你们能不能不要给我的股价添堵?《纽约时报》已经够烦人了,一半儿报道都是他们“脑补”的,中国自媒体再一“回锅”,炒得是火热,可是我真的是“被绝望”的!对这些标题党,我实在是很绝望啊!
劳工制度是“走出去”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其实,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而言,工会或者类似工会的组织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看远些的,北京首都钢铁公司1992年斥资1.18亿美元收购秘鲁铁矿,成立首钢秘铁。仅用了一年时间,就使连年亏损的秘铁起死回生、扭亏为赢。可是,靓丽业绩背后,是可怕的劳资旋涡。公开报道中,“罢工”是与“首钢秘铁”联合最为紧密的一个话题,频率和密度都让人咂舌。一方面,由于秘铁之前“私有化”时就已经开始重组计划,辞退员工,而首钢接收后,这笔账被完全算到了他们头上;另一方面,首钢收购后一年,邀请秘铁工会领导人前来北京友好访问,他们深受感动和震撼,返回秘鲁后,就提出按照中国社会主义企业的模式增加福利。连续几年大幅加薪,企业难以承受重荷,劳资双方矛盾不断扩大和恶化,企业几度陷入困境。
看近些的,2004年底,上汽并购双龙。2005年,双龙工会就开始以罢工要挟。他们既反对结构调整,因为这可能意味着裁员;又反对在中国建合资工厂,生怕把工作岗位流失到中国去了;还反对上汽股份未能兑现收购时承诺的投资计划,觉得这是对企业的不负责任;并且旗帜鲜明的反对上汽独立开发第一款双龙新车,认为与上汽中国工厂共享技术平台是“技术外流”。2006年中,听说要加快改革,韩国员工举行了三步一拜的游行抗议。虽然在管理层斡旋和许诺下,轰轰烈烈的罢工风波最终平息,但2009年,双龙宣布进入类破产的“回生”程序。
工会的威力大大的
工会或者类工会组织在不同国家的“斗争”也有不同形态、渠道和方式。
有的国家,如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没有完善的工会组织;有的国家,如尼日尔、柬埔寨等,有工会组织,但总体方式比较温和;有的国家,工会组织机构健全、工作手段强硬。有的太过强硬,甚至“越俎代庖”。在阿尔及利亚,与当地员工产生法律纠纷,基本不可能胜诉,工会经常直接“话事”中资企业的人事管理。在阿根廷,工会常常插手甚至操控招标活动。
发达国家的工会领导往往是职业政客,美国前总统里根之前就是好莱坞演员工会主席。美国工会19世纪以来就一直热衷于政治活动。20世纪30年代,工会通过支持富兰克林•罗斯福推行“新政”,争取到一系列劳工立法。90年代,工会与两大党一样,动用巨款做政治广告。当然,投桃有李报,1998年克林顿本拟延长多国贸易优惠待遇、扩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计划等,都被工会“狙击”成功。
著名的“劳联一产联”也对中美贸易关系起到过重大影响。上世纪,中国作为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迟迟得不到正常化的贸易地位。当时,劳联—产联一方面雇佣律师,游说国会议员施以直接压力,另一方面动员组织成员向当地议员寄信、打电话、上门拜访等来反对中国PNTR地位在议会的通过。
美国总统每年必提的“汇率操纵”问题也和劳工组织有关。2004年,劳联-产联联合其他组织建立了“中国货币联盟”,请求政府向中国施压迫使人民币升值。2007年,中美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开始之前,劳联-产联的工业联盟委员会作证中国货币操纵问题,对政府施压。奥巴马曾写信给美国全国纺织业组织理事会,表示自己会促使中国改变汇率政策。
美国工会在美国
当然,美国工会也不止是针对外国公司,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也“耍”得不亦乐乎。
就在5月,美国编剧工会声称,已与制片公司达成初步协议,未来三年额外获得1亿3000万美元。这意味着岁月静好,大家可以放心追剧了。遥想2007年底至2008年2月,美国编剧们和制作人联盟分红谈崩,发起长达十四周的史无前例大罢工,多部热门美剧,如《24小时》、《绝望的主妇》等停播,连金球奖颁奖典礼也被迫取消。
工会有12000名编剧,只有1000多人有活儿干,一投票,嗯呐,反正没事干,不如名正言顺的不干事,罢工吧。那有活儿干的人能不能不罢呢?当然,不行!罢工不是你想停,想停就能停。罢工期间,工会成员只要进电影公司的门就罚10万美元。你说那我不入会了。那哪儿行?一入工会深似海,你要是被开出去,就再也上不了正经戏了。
不但这12000名编剧罢工得如火如荼,在编剧就是美剧脊梁的美国,演员为了巴结编剧们,也赶紧雪中送炭的奔来声援。据统计,这次罢工使得洛杉矶在14周内损失了32亿美金。
2012年9月,有着三万教师会员的芝加哥教师工会和芝加哥公立学校体系长达十个月的谈判宣告破裂,教师工会决定罢工。尽管芝加哥市长说罢工是“不必要的,可以避免的”,但事实是,三十五万左右的中小学生无法上学。
2005年12月,纽约公交工人工会在与公交当局就劳动合同的谈判陷入僵局后,全市公交系统罢工,每天运送700万人次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停运。3天给纽约带来10亿美元的损失。
2002年10月,美国西海岸29个主要港口封闭近两周,给美国乃至全球经济带来巨大冲击。起因是代表码头业主和货运公司的“太平洋海洋运输协会”与码头工会组织“国际码头和仓库装卸工人联盟”在续签一项劳动合同时产生分歧。
工会的衰落
这么一看,够瘆人的呀。曹德旺们,真能够不绝望的好好干吗?
其实,“二战”结束后的25年内,劳方占上风,1980年以后,风向渐转,工会的影响力发生了衰退。
罢工是美国工会维持其强大影响力的手段之一。美国劳动统计局数据显示,1952年罢工涉及人数274.6万,1960一1981年间平均参加人数130.63万,1981一1992年间平均参加人数减少到40.718万,2002年为45900。千人以上罢工,1952年是470起,1960一1981年间平均每年275起,1981一1992年间平均每年56起,2002年19起,2014年只有11起。罢工数量和参与度降低了,而且很多罢工也以失败告终。
这与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有很大关系。20世纪80年代,里根转投共和党而成为总统后,力推新自由主义,狠压工会。上任伊始,美国航管员工会罢工,里根毫不退让,宣布罢工影响到了国家安全,下令开除拒绝复工的11359名罢工者。在各种严厉措施之下,此次罢工以惨败告终。航空管理员工会在这次打击下完全解体。此后,美国工会也走向衰落。
全球化也是重要原因。制造业是过去工会的重要阵地,全球化兴起后,企业很容易外迁至生产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如果工人说“我不干了!”雇主也可以说:“我不干了!”针锋相对势均力敌。
各企业也想出各种办法压制工会力量。沃尔玛就以顽固反工会闻名,它旗下几家连锁店的肉禽部组建了工会,它就关闭包括这几家店在内的全系统肉禽部,“杀一儆百”。
通用汽车公司将生产汽车零部件的众多子公司剥离成为独立公司、甩掉大批雇员,使他们不再能受到公司与联合汽车工会签订的全国集体合同的保护。
麦当劳大量雇佣临时、短期合同工,让他们干长期、固定工同样的活。因为美国劳动法规定,临时工、非全日工和承接外包劳务的雇工不享有加入工会、组建工会的权利。
好好干才是王道
不过,曹德旺们能够不绝望,主因还是他们在好好干。
虽然,由于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不甚景气,对于外来投资的态度更加缓和,有些州市更是拿出十足诚意进行“招商”。曹德旺就享有政策优惠。在关于劳资关系问题上,曹德旺也表示,当地政府是趋于支持他的。
但是,美国工会即使“式微”,仍不可小觑,对于从与之截然不同营商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中国企业,要“走过去”恐怕更难。
曹德旺是个硬汉,但不是莽汉,这是他能够成功的重要基础。
1995年,曹德旺去美国开厂。前3年亏损。2002年,福耀在美国市场上份额达到12%,树大招风,被美国商务部裁定在美国的倾销幅度为11.8%。形势险恶,公司随时可能被拖垮。曹德旺靠着正确的战略和策略,以及坚持,打赢了这场诉讼,成为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的第一起赢得反倾销诉讼的案例。
在这一次的“劳工门”中,也能看到,曹德旺对自己运营有信心,是建立在强大的、熟悉和适应当地法律法规的管理能力和管理团队基础上的。
成功的企业都是相似的,都有一颗谨慎而成熟的心。2001年,中国海尔集团与美国当地家电经销商合作,成立了海尔美国公司。在选择制造基地时,认为美国北方的工业重镇工会力量强大,中国公司对付美国工会的经验又较为不足,最后将工厂设在南卡罗来那州,该州法律并无企业必须成立工会的规定,工会力量比较薄弱。
而当前,美国正在呼吁将制造业搬回美国,工会力量是否会有所复苏,仍未可知,工人又开始罢工,而公众对工会的好感度在上升。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仍然将会很大。
后记
诚然,曹德旺在美国投资建厂比较成功,没有遭遇 “滑铁卢”,但他遇到的问题,恐怕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频频遇到,且常常成为掣肘,甚至最后导致功败垂成的关键。即使如曹德旺,也经历过挫败、摸索、修正的过程,而许多的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或投资之所以“信心很大”却难免“结果不妙”,都是出于对海外营商环境,尤其是劳工环境的不了解、不理解造成的。无论是发达国家、或是不发达国家,劳工制度与其历史沿革、社会环境和政治背景都密切相关,因此一定会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最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这是曹德旺们和中国企业“走出去”必须要过的一关。
当曹德旺遭遇反倾销调查时,他的思想有个转变过程。最开始,他感受到的是歧视、委屈,随着诉讼深入,曹德旺选择用更理性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不利的事。每个国家都有其贸易保护壁垒。被起诉不一定意味着被歧视。只要你有充分的理由,就不怕被起诉,完全可以通过应诉突围。即使真有歧视存在,也只能更加积极应对,"怕"和"恨"什么都解决不了。遇到挫折,努力克服,不退缩不放弃继续前进,是勇气。遇到挫折,悉心琢磨,把教训变成经验获得进步,是智慧。曹德旺流干过一辈子的眼泪,然后,站了起来。商业本来就是强者的竞争。
这是曹德旺们和中国企业必须要过的一关。
舆论对曹德旺的态度几经翻转,个中滋味,大家都能够品尝得出。究竟应该怎样评价曹德旺?折射出的,不如说,究竟应该怎样评价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方向?面对更宽阔的天地,无论是一味敌对、或是刻意嘲笑,本来就都是情绪操弄,深层次中显示的,是逃避心态。我们的企业、我们的企业家、或我们,都不应该有。
这是曹德旺们和我们都要过的一关。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