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米花女孩”曾获捐10余万仍乞讨,爷爷被指打麻将下馆子

郭琳琳、张香梅/北京青年报

2017-06-21 09:02

字号
当年的爆米花女孩。本文图片 北京青年报
5年前,河南平顶山冬夜的街头上,9岁的齐聪(化名)在爷爷爆米花的小摊旁借着昏黄的路灯光写作业曾让不少人动容。女孩的境遇一时间引来了大量的关注和捐助,截至2013年1月,社会各界已经给齐聪捐助了10余万元。然而5年之后,获捐后的齐聪仍和弟弟跟着爷爷齐长见在街头“乞讨”,齐长见的举动令不少人怀疑他只是在利用孩子博取同情和关注。6月20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齐长见居住的村庄了解到,齐长见家不仅有低保补助,而且获捐的善款也未花完。而齐长见也向北青报记者证实,目前这些钱还没花完,但是他想能省就省。
“爆米花女孩”又现身街头
近日,《“爆米花女孩”曾获捐10万,如今带着弟弟乞讨》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传。
网友拍摄的视频显示,在河南平顶山街头,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坐在人行道上,边做作业边玩手机游戏或是看视频。在小男孩的身旁有一张关于自己家庭的 “说明文章”,由自称是两个孩子爷爷的齐长见手写而成。齐长见称,自己儿子和儿媳均为智力障碍人士,他迫于生计带着两个孩子上街卖爆米花乞讨。
如今仍在街头乞讨。
在视频中,两个孩子旁边,齐长见在一辆三轮车上对周围人说,“这孙子孙女,是我给他们喂大的,我当家也是为了这一家人的吃喝,吃饭啥的都是我啊。”老人还称担心自己没了之后两个孩子没人管。
视频中的女孩齐聪早在5年前就曾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她被人们称为“爆米花女孩”。
2012年12月,当地多个网络平台曾热传“爆米花女孩”的故事。在热传的照片中,时年9岁的齐聪在昏暗的路灯下趴在马路上写作业,时不时还帮身边的爷爷齐长见售卖爆米花。
获捐之后仍和弟弟“乞讨”
根据当时的公开报道,齐聪当时就读于高阳路小学三年级,家庭条件困难,父亲在市区打零工,母亲则患有精神疾病,她和5岁弟弟的生活开销、读书费用等均靠爷爷齐长见摆摊卖爆米花维持。
齐聪的经历引得不少人同情,网友发起“爆米花行动”想要帮助两姐弟改善家庭经济条件,呼吁“有遇到这家卖爆米花的不为难就买一份”。
同时,也有很多热心群众给齐聪一家捐款捐物。据当地媒体报道,截至2013年1月,网友捐助的现金达到了12万余元。北青报记者在腾讯公益平台上也看到,截至2013年3月28日,“卖爆米花的小姑娘”捐助项目已获捐款2万余元,并全部支付到特别为齐聪开立的账户中。
当年捐款的网页截图。
本以为齐聪的境遇会有所改善,不过有细心的当地人发现齐聪的爷爷又带着她上街了。平顶山市民王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去年她在街头就曾看见过齐聪跟着爷爷齐长见摆摊卖爆米花,“一块钱一袋,很多人出于关心就给5块、10块的,也不用找钱了,经常看见有两个孩子在那写作业。还看见有一个女性在旁边,但不是之前看到过的他老伴。”
村委会称齐家有低保补助
5年前曾获捐10余万元,如今却在街头乞讨,“爆米花女孩”齐聪和弟弟、爷爷齐长见的行为也让网友产生了质疑,很多网友表示这是在“消费善心”,“救急不救穷,不太愿意帮助这样的人”。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到“爆米花女孩”的爷爷齐长见。老人称自己今年78岁,带着孙子孙女靠着在路边卖爆米花维生,“虽然他们不用交学费,但是单吃喝住用的费用我就承担不起。”
“我年龄大了,万一有一天没了,孙子孙女就没人管了。”齐长见在和北青报记者谈到自己的后事时表示,他想尽快找到能够抚养孙子孙女的好心人,“还有老家的房子已经塌了,想找人帮忙修一下,能够住人就行。”
之所以孙子孙女都是由自己带,齐长见说是因为孩子的父母患有精神疾病,“他们没能力抚养孩子,这俩孩子都是刚落地就由我带着。”齐长见说,虽然他还有另外一个儿子行为能力正常,但是他也有家要养,“不太愿意抚养过多的孩子”。
齐长见身边的人却有另一种说法。齐长见老家大吴营村一位村民透露,齐聪的父亲虽然精神上有些问题,但可以在市里务工,“她父亲曾经提出要照顾两个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爷爷不让。”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了大吴营村村委会齐主任,齐主任称目前齐长见家中有两个低保名额,加一起每个月有300多元的补助,“村里面还有很多家庭经济条件困难的,齐长见家低保这一部分是完全按照政策来执行的。”
老人承认捐款并未花完
“卖爆米花挣不了几个钱,都是路人看我可怜,买爆米花的时候多给一些钱。”齐长见说,他虽然是在摆摊,但差不多就是在要饭,一包爆米花一块钱,路人给5元或10元都不让找零了。孙子孙女周末的时候会跟着齐长见在路边摆摊,他们或在一旁写作业,或在一旁玩耍。
“日子过得艰难着呢。”齐长见自称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都很不好。早年间他从老家平顶山鲁山县张官营大吴营村来到平顶山市区,租住在市区城中村的一户人家,“三间瓦房,还有石棉瓦搭起来的围墙,一个月租金200多元”。
不过,齐长见居住地的一位邻居对北青报记者透露,近来齐长见已经很少爆米花了,“他买了一个犁地的机器,租给别人自己赚钱,每个月也有几千块。现在他是白天打麻将,晚上带着两个小孩乞讨。”
他在平顶山市区的一位邻居则说,齐长见家里已经远没有之前那么困难了,平时吃饭都“下馆子”。这位邻居对北青报记者称,当地政府一直力所能及地给予齐长见家各种帮扶,他家中条件也可以不用再摆摊卖爆米花,但他仍在闹市区摆摊,只是在利用两个孩子和卖爆米花的行为来博取同情以得到更多的捐款。
对于网友的质疑以及此前10余万元善款的去向,齐长见对北青报记者坦承,由于卖爆米花入不敷出,“只能吃老本”。目前这些钱确实还没花完,但是他想能省就省,“给孙辈留下点积蓄过日子”。
至于获捐的这些钱还剩多少,齐长见并未透露。文/本报记者 郭琳琳 张香梅
(原题为《爆米花女孩获捐仍乞讨遭质疑》)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爆米花女孩

继续阅读

评论(50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