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官员:一些善意的通道必须鼓励,恶意的通道坚决遏制

澎湃新闻记者 胡初晖

2017-06-21 14: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资管新规或将对大资管主体的净资本准入标准作出进一步要求。
在6月21日举行的2017陆家嘴论坛最后一场题为“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的协调与平衡”的全体大会后,银监会信托监督管理部主任邓智毅向澎湃新闻等媒体透露,在还未出台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中,在关于大资管参与主体的准入要求上或许会有更多方向。邓智毅透露,凡是大资管参与的主体,其净资本要求大致相同,但大资管准入和展业的标准不是一条线划分,有些主体可能会面临更高的要求,但是各类主体会有一个基本的要求,从而减少监管套利。
“有一些善意的通道是必须鼓励的,但是我们反对进行空转、进行以钱赚钱,恶意的通道我们必须坚决进行遏制。同时各个板块之间由于监管政策不一样,包括杠杆率、净资本要求、流动性的比率等等一系列的指标,有的有,有的没有,有的多,有的少,为资金在不同板块之间套利形成了一个诱导,通过统一资管办法,进行顶层设计,有序流动。” 邓智毅表示。
至于资管新规何时出台,邓智毅表示,各部委负责把素材不断上报,具体什么时候把菜端出来则取决于中国人民银行。
“在我们内部说大资管时代好比上海的虹桥机场,过去我们把物理上分散的机场、火车、出租车、汽车全部整合在一起,如果你的顶层设计合理的话,就会像上海虹桥交通枢纽那样有序运转;如果设计得不好的话,就会成为北京西站,你到里面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出路,现在大资管就是缺乏顶层设计和有序的切换。” 邓智毅笑称。
邓智毅在全体大会上直言,现在大资管就是缺乏顶层设计和有序的切换。他认为,金融发展到今天如果仍然进行一个分割,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井水不犯河水,已经不大可能了。 “我个人感觉一行三会从来没有这么密切配合过,关系这么好过。所以,我相信对于新的统一监管规则,对于大资管的规范和引导,我们应该充满期待。”
此外,对于市场关注的银监会“三三四”现场检查进度,邓智毅透露,部分市场观点对现场检查出现了误读。事实上,从去年底开始,银监会内部就对今年的现场检查进行了列项报批,现场检查的计划有一套严格的程序,今年初的工作会议上也已经布置了现场检查,后边根据情况也有所调整。无论是“三三四”还是其他检查,任何现场检查计划在内部都经过了严格而规范的程序。“而到现场检查真正落实的时候,监管部门进去的时候可能拿着10项任务进去了,但都是一波打包弄完,回来再形成不同报告。不要认为现场检查是运动式,只是口径问题。” 邓智毅解释道。
当记者问及“三三四”等检查是否延期一事时,邓智毅表示,任何监管部门永远眼中只有风险,但目标会更多,包括改革、发展和稳定。从长远看,控风险和改革发展以及稳定并不矛盾,故而市场不能把问题置之不理,监管有其方向和节奏的把握。
对于目前信托业内关注的八大业务试点等问题,邓智毅透露,现阶段八大业务分类试点已经在10家信托公司全面推行,银监会信托部制定了一个关于分类的统一框架,现阶段不允许机构太多发挥。八大业务分类使每个公司的业务发展模式有相对的方向,模式后面是对应每一类不同的风险,从而配备不同的监管政策,继而从业务模式和监管政策为信托行业打好基础。
至于从2001年就提出的《信托公司条例》,邓智毅表示目前该文件初稿已经交送国务院,正在等待法制办“拍板”,不过行业正在不断呼吁以期条例能够尽快出台。
此前市场曾有消息传出监管将降低各机构对于信托保障基金的出资额度。邓智毅表示,今后信保基金的费率会更科学,据监管导向来调节费率。例如如果要压缩通道业务、鼓励慈善信托的话,慈善信托可以免交信保基金,通道业务过多的话要加倍征收信保基金,通过定向调控的手段利用政策工具来优化行业业务结构。
责任编辑:胡初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