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最大制毒案告破始末:民警深山值守12天,三处同时抓捕

何可寒、罗开革/长安剑

2017-06-21 14:55

字号
一个被称为“长寿源”的风景胜地,群山环抱间竟藏着制毒窝点!广西凤山警方历经12个昼夜奋战,一举破获广西史上最大的制毒案!面对狡诈的制毒团伙,警方是如何与其周旋斗智斗勇的?案件细节曝光中——
福建长汀县,得益于沿海发达地区的滋润,经济发展势头向好。然而,一个特殊的标签成为了美丽长汀一道“伤疤”,让外界特别是警方印象深刻——“冰毒制剂的集散地”。
广西河池市凤山县,被誉为“长寿源”,是一个经济欠发达但山青水秀之地。前不久,它因为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制毒窝点被警方捣毁而成为人们关注和议论的焦点。
两个本无关联的县份,因为“制毒”就这样被人们“联系”在了一起……
本文图片均来自微信公众号“长安剑”
今年4月初,凤山县公安局在治安整治排查中发现一条线索:一名吸毒人员与两名福建籍男子接触频繁,形迹可疑。
经初步调查,这两名福建男子是长汀县人。“长汀”,民警们心头一震。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周后,事实印证了此前的推断。两人经常出入三门海镇仁安林场一个废弃的木材加工厂,里面还存放着一批化学药品、制剂和液体,气味刺鼻,疑似制毒原料。
当地警方根据经验判断,这极有可能是起大案,专案指挥部成立,案情上报省厅、公安部……
12个昼夜的坚守,彻底摸清底细
4月下旬,一线侦查民警发现,加工厂内物资和人员有转移迹象,是否采取行动?
如果此时采取行动,深挖打掉整个团伙的难度将更加艰巨,几乎就意味着前期侦破工作的“失败”!经过研判,指挥部发出指令:“继续严密侦查,及时反馈情况变化。”
幸亏!该团伙的转移实际上是一次“搬家”,搬到了凤城镇久文村一处新场地。
新场地距离凤山县城约20公里,曾是村民林下养殖的一个基地。从山脚的路边到场地,只有一条机耕小路,大车无法进山,步行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路的尽头就是延绵不断的大山。
此地水、电、路三通设施具备,更为主要的是山环水绕,丛林茂密,有利于嫌疑人发现不妙时藏匿和逃跑。
侦查发现,制毒团伙从县城到窝点设置了好几道暗哨,甚至在附近几个派出所门口都安排有放哨人员,盯住民警的一举一动。
“秘密投送人员到制毒窝点附近山上潜伏,24小时不间断监控。”专案组通过查阅地图,反复筛选,最后确定在直线距离制毒窝点500多米左右的地方设点开展秘密侦查。
5月12日,方案确定后,潜伏小组携带雨衣、干粮和刀具,经过一番伪装,从另一个乡镇向制毒窝点附近靠拢。
在后来的十多天时间里,在制毒窝点周边的山上和沟边,偶尔赶山的村民会碰上打马蜂窝、挖药材、找野味的人员,人们没有想到这就是化装的侦查民警小分队。
“我们分组轮流值守,有时候一个小组一待就是两、三天。”侦查员小潘说,衣裤划破,手脚受伤是家常便饭;到目的地,困了轮流打一个盹,饿了啃自带的干粮。时值雨季,山夜寒冷,蚊虫成群,大家只好背靠背坐着熬过漫漫长夜……
就这样,作战民警坚持了整整12个昼夜,及时准确将制毒现场的情况反馈到指挥部,为收网战斗奠定了基础。
利剑收网,广西史上最大制毒案成功告破!
时间到了5月24日。
当天清晨,指挥部接到潜伏点传来的消息,判断窝点已经生产出部分产品要出货,于是,下令开始收网行动。河池市、县两级警方秘密调集120名警力,分12个行动小组,对藏匿在久文村和仁安村的两个制毒窝点以及在县城住宿的嫌疑人同时开展抓捕。
24日下午,一支40人的行动队伍分批潜入距离制毒窝点500多米的山湾里隐蔽待命。
“行动开始!”次日凌晨4时许,指挥部接到制毒窝点刚结束生产、工人回房休息的报告,马上下达行动指令。
“我们不能用电筒,不能用手机,因为怕对方发现,黑暗中只能完全靠感觉摸索着前进。”特警小韦说,当时队伍分两个小组,他所在的小组迷了路,所幸及时联系上才没有耽误行动。
25日凌晨5时许,行动队伍扑向窝点制毒区,发现没有人,还以为消息走漏,嫌疑人已经躲进山林里。行动继续扩大范围,在200米左右的一处工棚,多名制毒人员在梦乡中被行动队伍揪起并控制住!
与此同时,对位于三门海镇仁安村的另一个制毒窝点,以及县城里的抓捕也同时进行,无一人逃脱。
“行动共捣毁两个制毒窝点,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26人,缴获疑似麻黄碱成品3.09吨、溴代苯丙酮成品16.83吨、制毒原材料87吨,以及涉案车辆4辆、制毒工具一批。”行动结束,这些相关数据报告传达自治区公安厅和公安部,是广西有史以来最大一起制毒案件。
伪装成“致富项目”,制毒魔手伸向偏僻农村
制毒犯罪团伙主要由福建长汀籍和凤山籍人员构成,为了规避风险,他们计划把这些制毒半成品运送往缅甸,加工成冰毒后再返回中国非法贩卖。
有专家称,麻黄碱距离冰毒只差最后一道工序,溴代苯丙酮成品只差麻黄碱一道工序。现场查获的原材料可制作成20吨冰毒,流入地下市场将非法获利20亿元左右。
这是一个令办案人员惊喜,但又沉重的数据。
“由于沿海发达地区制毒链遭遇沉重的打击,于是不法人员内外勾结将黑手伸向多山、偏僻、经济不发达的河池市。”近日,在公安部“2017—189”目标特大制毒案件新闻发布会上,主持人一语道破河池市禁毒任重道远。
在案发现场,记者经过乘车后步行进入制毒窝点,所见所闻让人深思。一位同行的民警告诉记者:“场地是租用的,因为林下养殖收不抵支,通过出租收入一点好一点。”他说,现在凤山县闲置的基地和木材加工厂不少,给不法人员创造了机会。
“相当一部分人是当地的农民,在窝点打工挣钱比平常多几倍,所以不去想多苦多危险,也不知道这是违法的事情。”记者了解到,该制毒团伙组织很严密,日夜制毒,吃住全在窝点里,一些人员中途想退出也不能出山。
“他们都讲是生产乳胶漆,所以没有太多去想,还以为是给村里带来脱贫致富的好项目。”采访中,几乎所有的山民都这样认为……(原标题为《深山惊魂12昼夜!广西史上最大制毒案是如何告破的?》)
健康
我从事禁毒戒毒工作12年,关于吸毒的危害,问我吧!
东墨 2016-10-13 197 进行中...
责任编辑:陈雷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制毒案,深山制毒,广西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