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的哭泣过后是欢舞与微笑,在马达加斯加与尸共舞

Leeloo

2017-06-28 14: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结束马岛西部猴面包树与大石林的行程后,我抱着“碰运气”的心情,问询向导有无可能参与一次“翻尸”,在马拉加什方言中叫作Famadihana,能追溯到的最近起源乃17世纪随东南亚移民而来的丧葬风俗。把亲人的尸骸从墓中掘出,然后敲锣打鼓、载歌载舞的全村游行,这听起来有些恐怖病态,与中国人“入土为安”的观念也背道而驰,但对那时的我而言,好奇心胜过一切。
造型奇异的猴面包树。 本文图图均为 leeloo 图
向导说,时值七月,潮湿雨季已过,中部高地晴空万里,正是“翻尸”的好天气。 我们在安齐拉贝(Antsirabe)四处打听,一名三轮车夫提供了有用的信息,他的村庄中有一户人家即将在次日“翻尸”。
再三确认“欢迎外宾”之后,我兴冲冲地买了一大瓶朗姆酒,准备作为礼物送给翻尸的人家。 清晨七点,向导就带着我翻山越岭,前往20多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村。只有不足百户人家,红土坡上种满桉树,玉米早已收割完成,庄稼地只剩枯草,倒是有几枝桃花娇艳欲滴,透露着南半球正冬去春来。
此地皆是砖瓦泥房,茅草屋顶,没有电,没有汽车,没有现代文明生活中的种种便利设施。房屋底层用作厨房及夜间圈养牲畜,沿木梯而上的二楼则是卧室兼起居室,低矮阴暗。方圆几公里都能远远望见一座天主教堂,雪白的外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遗世独立。 向导告诉我,村民大多信仰耶稣,也有少数信仰本土宗教即万物有灵论。然而不管信奉什么,他们都坚信先人具有神秘力量,能与上帝“说情”。只有对死去的先人虔诚敬畏,活着的人才能得到财富、健康和幸福。否则,就会遭受贫穷、痛苦以及不幸的诅咒。
看似与天主教水火不容的“翻尸”风俗,之所以能长久流传下来,缘于马拉加什人并行不悖的宽容信仰。 “翻尸”通常每5-7年一次,完全取决于家庭的经济状况,毕竟马达加斯加的家庭平均年收入仅900美元。为举办这样一场横跨生死两界的仪式,需要花很长时间存钱,以应付繁琐的开销支出。星象师会占卜出适宜翻尸的日子,之后通知家族中的亲朋好友,住得远的亲戚要花几天时间才能赶来,马拉加什人还会借 “翻尸”来重新调整家庭关系与社会秩序。
据我所知,马岛国内对于“翻尸”也有不同声音。罗马天主教会已接受其作为一种民俗传统而非宗教活动,但基督教徒和穆斯林信众更倾向于将之终结。也有出于社会进步立场的批评,认为“翻尸”会令本就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与其把钱花在死人身上,不如用于经济建设。
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已来到翻尸的人家。屋里屋外聚集了上百人,厨房里正忙着生火做饭,料理前夜宰杀好的家畜。传统的食物是把肉放入非常油腻的汤汁中,加入超级甜的甘蔗糖大煮,搭配着白米饭席地而吃。不用说,填饱上百人的肚子绝对是个浩大工程。空地上则黄沙漫天,音乐雷动,几支乡村鼓乐队轮番上阵演奏,男女老少都盛装打扮(纵然很多衣服仍是破旧)围着圈跳起即兴的舞步,给人一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歌舞升平的快乐之感。
翻尸仪式是马达加斯加的传统之一。
迎面吹来的风中混合着泥土和粪便的气味,我正捂着鼻子吃吃笑,面前走来几拨年轻男子,那热情的邀舞姿态不带一丝见外。而我的向导早与村民舞成一片,好不容易消停下来,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今天的仪式是为纪念一位叫Taona的52岁女性,她的丈夫Rakoto带着10个孩子,足足准备了六年,才存够钱来“翻尸”。
约十点正,鳏夫停下舞步,领着上百人高举国旗移师山里的旧墓。在吹吹打打声中,他与几位长者一起进入潮湿的简陋墓室,在昏暗的手电光下找到亡妻的尸体,小心翼翼抬到阳光地上,剥掉腐烂的裹尸布,换上新布和草垫,并挥洒香料和朗姆酒。旧裹尸布则被守候一旁的女儿和儿媳们小心收起保管,说是放在床下或直接吞下的话,能够帮助怀孕!
翻尸仪式上,少女跳起欢乐的舞蹈。
随后,Taona被放上木制的简易担架,披着绿色丝绸寿衣和一条漂亮的红裙——代表她生前最喜欢穿的衣服。儿子与女婿们高高抬起担架,在人群的簇拥中一路不停摇晃尸体,前进、后退、左摇、右晃。据说摆动得越剧烈,表示Taona越开心。而一路跟随的几支鼓乐队体力也相当好,演奏始终不息,每段旋律都异常欢快。上百位亲朋好友手举卷成一团的草席,边跳边唱,有的干脆仰头喝起烈酒,开怀大笑,完全不见任何痛苦难过的表情,更别说流泪了。
我跟着他们,感觉这一路走得叫人感动,没有丝毫恐怖病态。“翻尸”的队伍还特别去了Taona生前住的房子,让她在屋外的空地上流连一阵,透透气,晒晒太阳。她的丈夫Rakoto甚至在百忙中抽空走到我身旁,很得意地说:“看,Taona今天多开心啊!” 众生狂欢,唯独重新入葬前一刻突然安静下来。乡村鼓乐队肃穆地奏起马达加斯加国歌,女家眷们围着新棺木嚎啕大哭,有人几乎昏厥过去。烈日下,只见Rakoto带领儿子们爬上墓顶,挥舞国旗,对着人山人海轮番大声发言,感谢祖先、感谢上帝、感谢来参加仪式的亲友,并追忆了一番逝者的生平过往。因为长篇大论的缘故,时不时还引起在座几阵善意的嘘声。
片刻的哭泣与演讲过后,欢乐与舞蹈复又重来。在被最后翻转了7次后,Taona躺回棺木,被稳妥地封土安葬。受庇佑的Rakoto、子女与亲友们个个心满意足的表情,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期待,开始享用丰盛晚餐,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聊着三姑六婆的家常话题,分外珍惜这难得的相聚时光。
在马达加斯加,死亡不是感伤,而是一种颇为独特的爱的方式。我想起艾弗里•威茨曼(Avery Weisman)的话:“当我们埋葬死者时,我们是在埋葬我们已知的过去,那是我们有时想象得比实际更好的过去。可是,过去的还是过去了,死者与我们同在的日子也过去了。记忆是压倒一切的主题,是最终的慰藉……当我们过了一种有意义的生活之后,死亡的恐怖会淡化。如果人们能够正常地走完他们的人生轮回全程,那么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他们在地球上哪怕仅此一次的公平的人生轮回命运。”
终于,尘归尘,土归土。

参与“翻尸”的最佳季节为每年6-9月,此时为马达加斯加的旱季。仪式主要集中在马岛中部高地,比如安齐拉贝附近的山区村庄。“翻尸”仪式的规模取决于家庭的经济条件和家族成员的规模。外国人一般都会被欢迎参加,最好的礼物是带一瓶当地人喜爱的朗姆酒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林凡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达加斯加、翻尸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