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如果生命倒计时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06-22 08: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生命进入倒计时,你会在最后的时间里列一张怎样的遗愿清单?在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里,两个少年就在完成“遗愿清单”的过程中,讲述了他们有笑有泪的故事。
8月,上海文化广场制作出品的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将在白玉兰剧场连演16场。这也是继《春之觉醒》(2016)之后,上海文化广场再一次制作音乐剧整剧。
音乐剧把“生命”的故事缩影在两个少年身上——他们刚刚打开生命的希望,却被告知“死亡”——成长教育中最沉重的话题,正渐渐走近他们。“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但最遗憾的是,我们来不及好好告别”,于是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和世界做了最漂亮的道别礼。
主演、主创、制作与出品团队
《我的遗愿清单》的故事与音乐均源于韩国同名作品。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表示,中国版《我的遗愿清单》并不是简单的中文版。它的对白、歌词、舞美、道具、灯光均由中方二度创作,舞台监督、制作人等也将由文化广场的团队担任。舞台风格非常当代,很多布景和小机关会让人惊喜。
离经叛道的摇滚少年杨晓宇将由青年演员阿云嘎、丁辉饰演,体弱多病的阳光少年刘宝则由张志、于晓璘饰演。
于晓璘(左)、丁辉(右)
张志(左)、阿云嘎(右)
在沿袭原版故事的温暖与思索之外,中文版将融入更多中国元素。为此,文化广场请来了导演何念、导演马达共同执导。
何念说,前两年他就想做一些关于生命、死亡话题的舞台剧,没想到就接到了《我的遗愿清单》,他直觉这是一个有趣的创作,“东方与西方在面临‘死亡’时的态度是不同的,两个年轻的生命在思考、焦虑、恐惧、未知的同时,也充满期望。当所有我们认为的‘问题’被推到生命之前,一切都渺小了。”
导演何念(左)、马达
在国内,鲜有剧院会以制作人的身份参与剧目创作。
作为以音乐剧演出为主的剧场,早在2012年,文化广场就在“制作”之路上迈出了第一步,参与制作并展演音乐剧集锦《极致百老汇》;2013年、2015年,文化广场又分别制作了《极致百老汇》升级版、顶级版;2016年,文化广场自制音乐剧《春之觉醒》亦在沪上引起一定反响——四部前奏,均为《我的遗愿清单》的制作提供了实战经验。
费元洪说,这些年,他们的制作精力主要集中在中小型音乐剧上,“一方面技术上我们能hold住,我们希望把它做好做精致。另外,中国音乐剧市场上应该有更多小戏出现,把各方面的人才和市场培育好之后,再考虑大戏。我们要先学会走,才能去跑、去跳。”
“《我的遗愿清单》不是我们第一部自制音乐剧,也不是最后一部。我们有音乐剧的基因,希望长出音乐剧的树,做一些接地气的戏,和中国观众共情。”他说。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音乐剧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