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影节|听了上海的电影政策,大家都想在这里拍电影了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6-22 10: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1日,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第五天,“解读上海电影政策”的论坛在银星皇冠酒店举行。上海电影产业相关各部门对于上海的电影政策做了多方详细的解读。
近年来,上海不断加强电影产业扶持政策和措施的研究、制定和颁布,已经建立、完善上海电影产业扶持的政策和服务体系,持续推动上海电影产业转型升级。
2014年10月,沪上9个政府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上海电影发展的若干政策》,其中内容涉及了7大政策,共26条。
其中加大上海电影发展的财政扶持力度,每年安排不少于2亿资金的上海电影政策支持发展;落实上海电影企业税收的优惠政策;实行上海电影企业金融支持政策;加强上海电影教育和电影人才队伍建设;实行建设差别化用地的政策;充分发挥在线和各区在上海电影产业发展中的作用;设立上海电影设施服务机构等切实有效的措施大力促进了上海电影产业的发展。
电影摄制服务机构赢得掌声
在介绍的诸多电影发展促进政策中,上海的电影摄制服务机构赢得了与会嘉宾的掌声。
2014年10月,上海电影摄制服务机构在巨鹿路709号正式挂牌成熟,提供资讯和协调两类116项免费服务,包括政府沟通、拍摄协调、信息服务、人才中介、宣传推广,全面服务于来沪电影企业。
服务机构的秘书长于志庆介绍,到2016年为止有1600多家单位在上海落地,包括著名的导演、演员、工作室都在上海三大园区基本落地。而外地来上海拍摄的剧组就更容易在上海拍摄时找不到方向。
于志庆
“在座的各位如果在上海拍摄可以到我们这里来申请我们的服务,如果是某个区会落实到某个区,某个区下面有街道、居委会,我们都延伸下去。目的就为所有的拍摄单位在所有拍摄中间降低时间的成本。特别是外地剧组到了上海来不知道上海有些地方怎么拍摄,牵扯到很多政府部门和一些单位,我们就把这条线解决掉。主要反映在我们建立初步的线路图上,包括绿色通道。比如说机场、地铁、公安、消防、学校,包括政府的楼宇和公共文化措施。原来25天的受理时间,我们压缩,有些单位基本上五天时间就解决问题。这就把时间腾出来,更好地用在你们的制作上面去。我们还和上海各个部队、基地建立了横向、纵向的机制,有些剧组在拍摄过程中间需要动用部队无从下手,我们就解决这个问题。”
举例来说,《建军大业》在上海拍摄,选择了松江的一个教堂,教堂如今都有空调、监视器,而电影是历史题材,不能出现这些现代设施。因此,协会工作人员用两天时间反反复复的沟通,最终教堂的空调、监视器全部拆完,拍完了以后再全部还原。
类似这样的服务,仅有五个工作人员的机构做了很多。而这些服务,都是免费的。
有剧组抱怨上海拍戏取景地贵,于志庆介绍说,服务机构为拍摄单位提供了218家的取景单位,为了更多的摄制单位能够方便拍摄,机构进行了系统性的管理。“接下来我们还要把指定价格的问题出一个指导价格,今年的电影政策发布取景地也会有所支持,以前曾经讲上海影视拍摄场景太贵。我倒有个想法,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从电影拍摄实际上是不适宜的,成本太高了。所以我们在积极的推广更多的取景地,希望我们的工作得到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同时让我们更好地为大家实实在在的做好服务。”
过审速度快得出乎意料
论坛下半场,银润传媒董事长陈向荣、坏猴子影业总裁王易冰、北京太合娱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制片人张逸松共同分享了在上海立项拍电影尝到的“甜头”。
银润董事长陈向荣表示,自从上海公布了扶植电影的政策,“自从2013年之后所有的电影,主控的权利、报备的权利、跟政府的沟通全都在上海,也已经生产了好几部,上海作为第一出品方的作品。”
银润的新片《欧洲攻略》前期从宣传部、文化基金拿到了比较可观的资助,之后还会再继续申请发行放映相关的补贴。
陈向荣
比起资金,太合制片人张逸松更看重在上海做电影享受到的服务。
“我觉得这回政策对我们而言不单单是资金上的,我相信很多项目,很多地区也都在不同程度上有过资金的补助和奖励。但这回让我很感动的事情是在整个后期审查过程中出乎意料的快,无法想象的快。”张逸松回忆,因为《功夫瑜珈》在今年春节确定档期之后,所有的时间都在很紧张的制作后期,后期审片的过程中给的时间非常短。“当时要转成合拍片,之前所有的手续并没有及时处理。等到审片的时候,那个时间离我们当时做密钥关门时间不到15天的时间,还有一个元旦的假期,转合拍片整个这一套手续做完,正常情况下一般得1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全部做完,但是这些事情在上海居然在两周以内全部完成。”
张逸松
张逸松一再感谢上海电影局的服务效率,又补充说,“遗憾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还不知道有这样的服务机构,当时认为上海的景都很难拍,所以我们刻意剧本阶段替换掉了,当时如果知道有这个机构我们一定不替换掉。”
尝过这样的甜头后,张逸松表示,“为了这个事情我们以后一定把第一出品方放在上海。
宁浩的坏猴子影业集结了一群青年导演,在上海这边申报了两个项目,一个是《绣春刀2》,一个是《中国药神》。“我们很快在咱们上海局的帮助之下获得了上海电影的扶持资金。这个意义其实对于我们来讲还挺非凡的,老实说我们拍了10多年电影,真的是头一次在我的电影拍之前就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资金。电影拍完了得了奖这个事经历不少了,但是在这之前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过。”王易冰说。“客观的说做青年导演的电影项目真的有风险,失误率一定比一些成熟导演大。在这个过程里边得到了上海电影局的支持,这是一种雪中送炭的感觉。我们在开发这些电影项目的时候当然面对了压力,当然也面对投入成本的压力,电影局能够在项目开始,当我们提出这样的想法,有这样构思的时候,在这个阶段就能够坚决的支持我们,站在我们这一边。这一点让我们非常感动。”
王易冰
不过,上海的电影政策申请有相应章程,张逸松说,“我们很热爱电影,但是我们首先得讲规矩,上海政府也跟我说你得按规矩来,该有的文件一个不能少。但是只要你的文件合格了,符合我们的服务对象我们会给你最优质的服务。”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国际电影节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