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去年风电相当两个半三峡,为何弃风严重

张国宝/能源杂志

2017-06-22 13:25

字号
谈到风电,现在舆论关注的多是弃风问题。作为不消耗自然资源、不产生排放的清洁可再生能源不能充分有效利用的确可惜。造成“弃风”的原因很多,但电力供应出现了供大于求可能是最根本的原因。
电力过剩导致“弃风”
如果深入了解,岂止是“弃风”,“弃水”甚至是“弃核”的电量比“弃风”还多。以四川水电为例,在电力供应紧张的2006~2011年间基本没有弃水,而从2012年以后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和装机容量增加,电力供应出现供大于求,弃水逐年增加,到2016年仅四川省弃水就达300亿千瓦时,云南省2016年弃水也有300亿千瓦时,两省弃水远远超过全国弃风电量。
现在很少有人说“弃煤”,其实“弃煤”更加严重。因为煤电在设计时是以年发电5500小时作为基准值的,在电力短缺时年发电6000小时以上也是很平常的,但现在煤电年发电小时只有4000多小时,差不多有20%的能力放空,这不是严重的“弃煤”吗?
所以观察电力行业,现在没有不“弃”的电了,这不是风电独有的现象,所以我说“弃风”的最大原因是电力过剩。电力不是那么短缺了。所以在调度分配时要照顾到各种发电方式,在调度看来“手心手背都是肉”,有限的电力市场蛋糕要分配给各种发电方式的电厂,“弃风”自然也不可避免了。
其实就全国而言,风力发电量仅占不到4%,消化这点电量应该不成问题,风电比例比我国4%高的欧洲国家不少,达到20-30%的都有,电网高抬贵手就解决了。但电网企业会说局部地区风电比例高,又不可调,送出不畅。那就要找找为什么输配能力滞后,以及储能能力没有的问题了。我们讲智能电网,全球能源互联网,如果连家里面的这点问题都解决不了岂不成了讽刺。
储能能力与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不协调、滞后,作为政府管理部门应尽快制定储能电力价格政策,作好在主要弃风地区的储能能力建设规划。作为自然垄断行业的电网公司有责任解决清洁能源的消纳问题,应该从丰厚的利润中拿出一部分钱去建储能设施,不能认为电网公司只管输配电,储能不是我的事。由于没有储能设施导致弃电和没有输电线路道理是一样的。有钱建输电线就应该拿钱建储能设施,作为垄断行业应该有这个责任,这个观念应该树立起来。
我之所以谈“弃风”问题,不仅是因为舆论在谈“弃风”时批评风电发展多了、发展快了,连政府主管部门都出了限批政策,好像发展风电犯了什么错。有人就质疑为什么不限批同样弃电的其他发电方式?其实发展风电,功莫大焉。
风电功莫大焉
我们可以和各种发电方式作个比较。辩证唯物主义观点是“一分为二”,世界上任何事物十全十美是不可能的。就拿发电方式来看,有哪一种发电方式没有问题和缺点?
煤电自不待言,不仅发电时的温室气体排放,煤炭生产过程中的矿难,一直是最危险的生产行业。百万吨死亡率夺去了多少矿工生命,2004年煤矿矿难百万吨死亡率超过3人,相当于为供应电煤死了3000人。经过治理有所下降,但仍保持一定比例,2014年还死亡937人。煤炭生产过程中的低浓度瓦斯大部分仍然排放在空中,这是比二氧化碳厉害多少倍的温室气体。煤炭采掘造成的地面沉陷光是笔者亲眼目睹并花大钱治理的抚顺采空区治理,就迫使抚顺挖掘机厂和抚顺电瓷厂以及居民区搬迁,国家为此买单。两淮煤矿造成的地面沉降使相当一部分耕地变成了水泡子。如果将风电与煤电作一比较,风电不存在上述问题,没有温室气体排放。
再看水电,一直以来受到诟病的是移民搬迁,三峡建设争议不断,会不会造成生态变化和鱼类洄游?甚至会不会诱发地震?一直是个争论问题。三峡移民100万人,三峡主体工程投资可能达1800亿元,相关移民等全投资可能超过4000亿元,2016年三峡发电量935亿千瓦时,而悄然崛起的风电,没有移民,去年发电2510亿千瓦时,相当建了两个半三峡。你说这功劳大不大?这点弃风和成绩相比简直是大巫见小巫了,比西南弃水少多了。风力发电与“弃风”问题成了十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问题。
再与核电比较:我国核电从1970年开始筹备,1981年开始建第一个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历经40年的发展,去年发电量2132.9亿千瓦时,占全国发电量的3.5%,而风力发电才20年的历史,去年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3.8%,超过核电。为发展核电,从上游铀矿勘查开采,浓缩,燃料棒制作和复杂庞大的核电设备制造,国家作了大量投入,至今核废料的处理存放问题没有完全解决。而风电主要靠民间社会力量,国家投入比核电少多了,又没有污染之虞,核电现在也有弃核,大连红沿河核电站至少有一台机组不能正常发电,弃电量比全国“弃风”大多了。
这样一比较,风力发电比起煤电、水电、核电环保得多,不消耗自然资源,不移民,不耗水,基本不占耕地(荒漠和水域),发展风电何乐而不为?
上世纪90年代我国风电起步时电价低的0.80元/kwh,高的2.50元/kwh,现在风电经过竞争,四类风区电价,低的0.50元/kwh,高的0.60元/kwh,和化石能源电价已经非常接近。最近风电价格又下调至0.40~0.50元/kWh,如果政策对头,不弃风,和化石能源同价已经有可能。
不仅如此,我国90年代初所使用风机几乎全部靠进口,而现在90%的风机都是国产制造,推动了就业,还大踏步走向了国际市场。最近金风科技就出口澳大利亚530MW风力发电机,而核电出口还举步维艰。
对局部地区出现的弃风采取行政手段限批实际还是有浓厚的计划经济色彩。如果要控制规模也可以用市场经济手段。减少补贴,成本低技术好的还可以干,成本高承受不了的淘汰出局。还能起到防止产能过剩,避免重蹈某些行业的覆辙,规模不也可以用市场手段降下来吗?更重要的是政府要在把弃的风用起来上下功夫,到2020年争取风力发电占到全国发电量的6%。
(原标题:张国宝:风力发电,功莫大焉)
责任编辑:蒋晨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力,弃风,地方壁垒,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