擒魔者①|轮椅上的“大V”禁毒警:新入行就卧底当“老板”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实习生赵灿 骆志艳 发自广西百色

2017-06-23 08: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头发灰白的马霄穿着警服,挺得笔直地坐在轮椅上,对着手机屏幕,向直播间千位网友讲述他的禁毒人生。编辑 崔彩云 实习生 胡思奇(02:24)
编者按:
有人把禁毒民警比做“与魔鬼打交道的人”、“擒魔者”,每一场行动,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每多缉一克毒,可能就会少让一个家庭受害。
2016年上映的禁毒题材电影《湄公河行动》就取材于2011年震惊世界的“湄公河惨案”,部分还原了禁毒故事。
近日,公安部禁毒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介绍,从2016年以来,全国共查处吸毒人员134万人次,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8.1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1.9万名。在禁毒工作中牺牲、负伤、意外和过劳死亡的禁毒民警多达600余人,其中因公牺牲16人。
时值6·26国际禁毒日三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澎湃新闻近日奔赴广西、云南、甘肃、辽宁、湖北等地,采访多名身处一线的禁毒民警,讲述这些“擒魔者”惊心动魄的故事,和有血有肉的情感。

2017年6月10日,刚好是那场车祸的15周年,马霄在直播中跟网友讲述车祸过程。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在自家一间约6平方米的小房内,头发灰白的马霄穿着编号700035的警服,上身挺得笔直地坐在轮椅上,对着苹果手机屏幕,向直播间千位网友讲述他的禁毒人生。
6月10日,刚好是那场车祸的15周年,马霄眼眶微微发红,在那场车祸中,马霄失去了两名同事,他腰部以下也失去知觉。而在此之前,他是一线禁毒民警,还曾经卧底作“老板”跟毒贩周旋,有多次惊心动魄的经历。
进入6月,广西百色的天气燥热起来,窗外空调声隆隆作响,马霄似乎未受影响,一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讲述,一边和网友热情打招呼,感叹道:“整整15年了”。
直播间内,一位好奇的网友问:“公职人员可以在娱乐场合(注:指直播)发言论吗?”
“那公职人员就不能说话了啊?”马霄表示,在直播平台,确实很少见公职人员的身影,但他不怕,“连死都不怕,都死过一回了”。
这是属于马霄的直播。他曾是一位禁毒民警,他直播的主题只有一个:禁毒。
马霄。
“中国微博禁毒第一人”
多年来,轮椅上的马霄每天只重复做一件事。把禁毒资讯发到APP上,后转发至微博、朋友圈,逐一解答网友提问,再来一场直播……1966年出生的马霄,其触网程度远高于同龄人。这种略显枯燥的网络生活,并没有让马霄生厌,他反而有些享受,在尝试拍短视频、做直播。
15年前,一场车祸让马霄下半身失去知觉,在随后的几年康复治疗中,他接触到了网络。很快,禁毒民警出身的他开辟出另一战场:网上禁毒。
2007年1月,马霄建立“中国禁毒第一博客”,随后他又以每年800元租空间,创办了自己的禁毒网站。
微博兴起后,马霄转战腾讯微博。2010年7月3日,马霄注册账号“禁毒在线”。见账号很活跃,且疑似禁毒民警在运营,腾讯微博工作人员主动联系马霄,建议实名认证。
三个月后,“禁毒在线”被认证为广西百色市禁毒办、广西百色公安局禁毒支队,全国首家禁毒官方微博自此诞生。
认证后的两三天,马霄就火了,不到一个月,他的粉丝达到了32万。
多次受新浪微博邀请后,马霄在新浪微博注册账号。马霄表示,他的“走红”得益于微博的兴起,得益于率先认证。
马霄的故事被包括央媒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马霄真正红了。百色市公安局给马霄送来台式电脑、禁毒方面的书籍及文件,鼓励马霄继续做。
马霄也意识到,他远离禁毒一线多年,所掌握的知识有些过时了。
至今,马霄仍运营2个腾讯微信、1个新浪微博。7年间,他的3个账号累计发布微博37.7万条微博,吸粉406万。
禁毒资讯、毒品危害、如何戒毒.....几乎他的每条微博,都离不开禁毒。6月17日,仅在新浪微博账号“中国禁毒第一人马霄”,马霄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一共发布了60余条微博。
马霄透露说,最火的时候,他的微博每天有上百万的阅读量,上千人留言互动,他每天得从早上六七点忙到晚上十一二点。妻子何兰玲一旁指出,在那段时间里,网友不断提问,马霄拼命去回答,都没法休息。
何兰玲一度担心丈夫的身体,对其“约法三章”。
截瘫患者容易肾积水,需控制饮水量,定时定量饮水;还需给屁股减压,不能坐太久的轮椅,一般坐一个多小时就需躺一会;为了避免骨质疏松,必须补钙和加强锻炼。
“这些他根本无法做到,他刚找到一点人生方向,拼命去做。”何兰玲说。
马霄先把禁毒资讯发在自己的APP上,再逐一转发至微博、朋友圈等。
马霄还请人做了一个APP,每天先在APP发布禁毒资讯,再逐一转发至微博。但APP网页刷新慢,有时一天都打不开。
见短视频火热,他在秒拍发布禁毒视频,有时先下载再上传,有时直接用手机翻拍上传。6月3日的一条“花季少女变身卖淫陪吸毒”视频,创造了最高观看量,达126万。
最近几月,他身穿警服,以禁毒民警的身份亮相直播间,对于网友们的尖锐提问,他也不回避,如实作答。
直播间内,有网友要求唱歌,他苦笑着说,自己五音不全,“不能唱,一唱大家都跑了”。
6月10日的一场79分钟直播,累计1697次观看,收获金币18510个。对于这样的“直播成绩”,他认为成绩很一般,“比平时低”。
网上跟踪两月,助初二男生的父亲戒毒
用马霄的话说,他的“微博禁毒”也是“微博戒毒”,他一方面宣传毒品的危害,一方面指导如何戒毒。
马霄的微博有认证,他本人是禁毒民警,大家信得过,前来咨询戒毒的人很多。马霄说,绝多数都是老公吸毒,妻子咨询戒毒。
据马霄观察,很多人不愿去戒毒所,一怕曝光身份,二怕被列入公安的管控名单。
曾有一位北京女网友前来咨询,称老公吸毒,应该如何戒?马霄建议去戒毒所,对方说不能去,她老公是处级干部,不然前途就毁了。
马霄称,在网络上,他已成功帮助142人戒毒。由于没有相应联系方式,142人名单难以核实求证。
不过,在一本日记本上,马霄记录了2011年9月-2012年3月期间的27宗咨询案例,其中16宗案例的反馈结果为戒毒成功。
马霄记录下的部分跟进案例。
6月7日,一位女网友向马霄发来微博私信,说她丈夫吸毒2年,曾被判刑3年,且有暴力倾向,有一次卡住她脖子,差点杀了她;为了孩子,她原谅过丈夫多次,但丈夫总是戒不了。
该女网友问马霄:毒品是不是真的很难戒?她想和丈夫离婚,不知道对不对?
马霄回复道,根据她的描述,她丈夫毒瘾很深,已经很难戒掉,“为了孩子,你得重新考虑考虑了”。
让马霄印象最深的案例,还是2011年一宗跟踪两个月的案例。
甘肃一位初二男生小梁在马霄的腾讯微博留言称,爸爸进房锁门后,就听到密集的打火机打火声音,后面在垃圾桶还发现了锡纸,他看了马霄的微博,怀疑爸爸在吸毒。
马霄让小梁拍照给他看,判断小梁爸爸可能在吸毒,建议跟小梁跟妈妈说。小梁妈妈不信,认为小梁在乱说。
马霄做小梁妈妈的工作,建议他们抓个现行。一次,在房门锁做了手脚,就在小梁爸爸打火时,小梁和妈妈推门而入,发现爸爸正在吸毒。
小梁爸爸承认,他已经吸毒一年多了,后在马霄的指导下选择戒毒。马霄说,找人24小时看守,小梁爸爸受不了,拿刀砍掉了自己的一节手指,“毒是戒了,但付出了代价”。

曾经卧底抓毒贩,被选上去当“老板”
在成为“大V”之前,马霄是一名禁毒民警,曾卧底当过“老板”。
1986年年底,作为20岁的高三理科复读生,马霄面临人生抉择:是继续考大学,还是报考公安?
当乡村教师的父亲表明态度——考大学,跟马霄说“大学生就业面广些,公安危险性大”。
从小就有警察梦的马霄想法说服了父亲,1987年4月,他成为百色靖西县公安局同德乡派出所一名基层民警。
整个派出所只有5个人,马霄年纪最小,处理得最多的案子是盗窃案。
5年后,马霄当上该派出所的副所长。作为当时县里最年的副所长,他在这个岗位干了两年。
1994年6月,马霄调入县公安局缉毒支队,正式成为一名禁毒民警。马霄表示,那时,缉毒大队只有7-8人,每年侦破8-10宗案件。
靖西县靠近越南和云南,多为过境贩毒,禁毒环境相对严峻。马霄说,他进入缉毒大队不久,由于是新面孔,就被选上去当“老板”和毒贩交易。
那是马霄第一次做卧底,28岁的他非常紧张。
第二天,马霄稍作打扮,提5万元的真钱,在线人的带领下,去公园一处凉亭和毒贩接头,而他的同事在一旁埋伏。
毒贩称未带毒品,要求换地方交易。马霄只得同意,跟毒贩穿过一条小巷,进入一处住宅。
进来要穿过小巷,容易暴露身份,潜伏的同事无法跟上来。进入二楼,门被锁了起来,马霄一下子慌了。毒贩问,怎么脸色发白,马霄回答说,从未做过,有点紧张。
毒贩拿出80克毒品,要求收钱。马霄灵机一动,称不熟悉环境,要求换地方交易,否则取消交易。

经过一番交涉,毒贩同意再次换地方交易。当毒贩走出小巷,身后的马霄偷偷给同事暗号,毒贩随即被抓获,马霄迅速离开人群。
马霄说,当他进入房间后,外面无法靠近的队长很着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而毒贩一直不知道他这个“老板”就是卧底。
马霄的另一段当“老板”经历更加惊心动魄。
约定早上六点在小山头交易,同事凌晨2点就去潜伏,提着8万元钱的马霄等到8点,毒贩才到。
毒贩要求换地方交易,且跟着他走。天刚下过雨,路面泥泞有积水,异常难行。为了更加贴近老板的身份,马霄只得和线人跟着他走。
眼看越南就在眼前,马上就到国界线,马霄意识到,不能再走了。见附近有一块大石头,马霄背靠大石头,要求在此地交易,双方陷入僵持。
等到下午5点,毒贩才拿出8两鸦片。队友不在附近,不能进行毒品交易,马霄临时决定,掏枪表明身份,喊道“我是警察”。
马霄表示,当时,他用枪指着线人,拿出手铐命令线人把毒贩拷住,再让线人把自己拷住,后面把他们带到公路时,同事正好赶来。

因这事,马霄挨了批评,队长说他太冒险了。
原来,潜伏的队长等人迟迟不见马霄,以为他已经返回县城,于是跑回马霄家问“小马回来没?”马霄的妻子何兰玲一脸疑惑,反问“不是跟你们一起吗?”队长急忙返回,寻找马霄。
马霄表示,他也有其他卧底、抓捕毒贩的经历,但这两次最为惊险且都成功,印象最深。
马霄获得的荣誉证书。
车祸让他下半身失去知觉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马霄或许还活跃在禁毒一线。
6月10日下午4点半,马霄向记者讲述那场让他下半身截瘫的车祸时,房间内传来妻子的感叹声,“正是15年前的今天,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
2002年6月10日,已经调往百色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工作一年的马霄,和一位唐姓女科长、一名司机去县里抽查工作。
当日下午4点左右,去凌云县的绕山沙路上,天下过雨,路面泥泞湿滑,马霄说当时司机开得快,他们三人在车内有说有笑。
在半山腰的下坡处,司机突然向里打方向盘,但失控的轿车还是冲下的悬崖。马霄说,那一瞬间,他们三人都在喊“啊”,“感觉像电影镜头一样”,后面他就没了意识。
不知多久,马霄醒了过来,他躺在一块大石头上,通身无法动弹,只能微微抬起头。他喊了十几分钟救命,后面累了,只得等听到车路过的响声再喊,但均无济于事。
天下着毛毛雨,马霄用短袖擦脸,发现都是血。马霄说,他意识到自己快死了,也似乎接受了死亡,心情还很平静。
十几分钟后,马霄听到山底有人说话,急忙求救。原来,村民在山底看到坠崖的车,往山上搜救。
村民问马霄,“你是哪里人?发生了什么事?”
马霄说是市公安局的,发生了车祸,问车内另外两人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是“面目全非”。
为了争取救援的时间,征得马霄的同意后,一位村民把马霄背在身上,一点点爬向山腰的公路。
事后查明,轿车从山腰到坠落地有148米,车身已经完全散架报废。有同事问马霄,“你是不是中间跳车了?”马霄分析,轿车在坠崖过程中碰到了石头,他在坠车10多米处掉了下来。
马霄捡回了一条命,但失去腰部以下的下半身知觉:腰椎爆裂性骨折并截瘫。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马霄坚信自己能站起来,还跟医生说,“估计三五年就能站起来”。
2012年的除夕,在北京博爱医院治疗的他去医生办公室,医生不在,他看到了自己的病历,上面明确写着:他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15年前的一场车祸,使马霄下半身截瘫。
当天,他们买了一只鸡加餐,10岁的儿子给马霄夹来一只鸡腿,说以形补形,祝他早日康复,马霄当场哭了。
马霄想回家,但恰逢非典,被迫滞留北京数月。在随后的5年里,马霄一直在南宁的广西骨伤医院做康复治疗,学习如何在轮椅上生活。
马霄说,他属于工伤,所有治疗的费用均由单位承担,至少花了几十万元。
“我不是英雄”
在康复治疗的那段时间,正是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的阶段,马霄开始接触网络,他咬牙买了一台4000多元的神舟牌笔记本电脑,用网卡上网,开始泡论坛,写博客,和病友交流。
2008年8月6日,距离北京奥运还有两天,马霄和妻子回到了百色家中。那是百色市公安局的宿舍,预制板老房,他们居住在一楼,约100平方的房间被改造三房一厅,一直居住至今。
妻子何兰玲表示,回家后的马霄陷入迷茫,心事闷在心底,不愿意和人交流。
马霄不愿意出门,何兰玲逼他出去。有一次,何兰玲推马霄去附近的人民公园,恰好发现一位老校长在。马霄嫌丢人,不愿相见,何兰玲主动把马霄推到了老校长的面前。
“勇敢走出第一步,没想象中的困难,很多人在看,但并不是歧视,而是好奇,更多的人是想能不能帮忙。”何兰玲说。
何兰玲是百色市民族体育中学的数学教师,不能时刻守着马霄,为了让马霄有点事做,她鼓励马霄多跟网友聊天。
对于这段经历,马霄表示,“那段时间精神状况差,一句话不说,回到家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拖累家庭,心情很难过。”
2005年,在网络论坛上,马霄认识了同样残疾的安徽魏明娥,随后两人合著一本禁毒题材的小说《横扫山坞》。马霄负责故事框架,写出初稿;魏明娥中文系毕业,文笔较好,负责修改润色。几易其稿后,该小说于2012年出版。
在网络宣传禁毒,马霄开始自己的第二段人生,渐渐成为“微博禁毒第一人”,也因此获得诸多荣誉。
家里的客厅上贴满马霄和领导合照,书架上放满了荣誉证书。
2011年6月,马霄获得二级英模,这是整个百色市第一个二级英模。2014年4月,他被授予全国自强模范称号,获得国家领导接见。
公开报道显示,以马霄为原型的电影故事片《浴火重生》2014年10月11日在南宁开机。
对此,马霄表示,自己无法在禁毒第一线,但根据实际情况,帮助他人对抗毒魔,他感到很开心。
在妻子何兰玲看来,马霄所做的事情,如果是正常人做很普通,但他情况特殊,他没其他爱好,有时间就做禁毒宣传,用自己的微薄力量做一点事,尽一份力。
轮椅上的马霄在炒菜。
马霄25岁的儿子马星,去年如愿成为田林县公安局的一名基层民警,选择了和父亲30年前相似的人生。
马星2015年从广西大学物理系毕业,毕业时考了一次警察没考上,去年又考了一次。马星说,受父亲的影响,他上大学时就想当警察。
让马星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马霄带他去做公益,旁人见到父亲都很尊重,都跟父亲聊天,那一刻他觉得当警察很光荣。
“自己入职后,感触很深,才真正理解父亲出车祸后的那种痛苦。”马星说。
何兰玲表示,当警察很辛苦且危险,她内心不希望儿子当警察,但儿子从小在公安局大院长大,耳濡目染,她也只好尊重儿子的选择。
对于前面这15年,何兰玲感叹说,自己感觉像做梦一样,“从天上掉下,又从地下升上天,如今孩子又当了警察”。
马霄表示,他现在是正科级,一直享受相应的工资待遇,妻子、儿子均有正规工作,经济上没压力,也没有后顾之忧,将继续做网络禁毒。
在6月10日的直播中,有网友喊马霄是英雄,马霄回答说,“我是禁毒警察,不算是英雄,是平常的人,尽自己的能力去做。”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禁毒

继续阅读

评论(48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