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札记|首轮外交安全对话回归“对话”本质,敏感的都谈了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2017-06-23 0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1日,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在华盛顿举行。 外交部网站 图
当地时间2017年6月21日,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在华盛顿举行,在一天的对话时间里,双方重点讨论了朝核、南海、反恐以及两军交往等问题。对话由国务委员杨洁篪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华盛顿共同主持,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等参加。
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是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今年4月的海湖庄园会晤期间所确立的四大对话机制之一,双方在会后均认为,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是建设性和富有成果的。
上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从双方的表态来看,对话回到了对话本来的定位,即彼此交换意见。同时,就战略对话层面而言这一对话形式更有实质性,更接近战略对话的定位。
一天对话“成果累累”
首轮中美外交对话是在今年4月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晤之后,中美两国举行的第一次高级别对话。双方均表示,将继续按照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共同努力扩大互利合作领域,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
吴心伯认为,这一对话使得双方外交安全团队可以定期互动,对贯彻两国元首关于发展双边关系的共识,起到一个推动作用。
中国战略意图很明确,就是维护好自身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努力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美方表示认识到中国正持续快速发展,没有任何意图遏制或削弱中国,愿与中国加强合作,发展长期建设性关系。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21日在国务院吹风会上也高度评价了中美之间的对话机制。蒂勒森说,中美需要像此次对话那样,努力针对拥有共同安全利益的问题拓展合作领域,两国“需要直面分歧,才能缩小分歧,解决问题”。
虽然这次对话只有短短一天时间,但是讨论的问题却涉及到中美外交安全领域最重要的问题,双方直面重大和敏感问题,坦诚、深入交流,台湾、涉藏问题、朝鲜半岛核问题、南海、反恐等都在此次对话之列。双方还确认两国元首将在今年7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期间进行会晤。双方还对特朗普年内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表示期待。
在两军关系上,这次对话也取得积极进展——双方同意认真落实年度交流合作项目,尽早实现两国防长互访、美军参联会主席访华;中美两军还将深化在人道主义救援减灾、反海盗、军事医学等共同领域的合作,致力于落实建立信任措施的谅解备忘录。马蒂斯在会后吹风会上说,在首轮对话中,“我们得以一瞥我们能够创造的互惠互利的未来”。
另外,双方还期待年内举行好全面经济、执法及网络安全、社会和人文等其他3个高级别对话机制的首轮对话。
“以前战略经济对话时间一天半……但真正聚焦重大问题深入沟通的时间不多,部门多人多,每个人讲话的机会并不多,”吴心伯认为“从战略对话来讲,这一形式可能更有实质性一些。”
“我觉得目前这种形式更接近战略对话的定位和设定。”吴心伯说。
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共识
朝鲜问题是本次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的重要议题,通过这次对话,双方确认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中美双方的共同目标。
国务卿蒂勒森在21日对话结束后的记者会上表示,朝鲜是这地区最突出的威胁,同时呼吁朝鲜半岛实现“完全的、可核查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蒂勒森要求朝鲜按照联合国有关决议,停止其核导开发项目。
而中方重申了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协商谈判解决问题的立场。
中方表示,各方应全面、严格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同时应推动早日重启对话谈判。同时中方还敦促有关各方应积极考虑采纳中方提出的“双轨并行”思路和“双暂停”倡议,共同推动朝核问题回到对话谈判的轨道。另外,中方重申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要求停止和撤销有关部署。
吴心伯认为,在朝鲜核问题上,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双方还会继续保持沟通和协调的态势。
“这几个月,中美在朝鲜问题上的沟通协调力度还是很大的,否则也不会有这几个月相对稳定的局面。”吴心伯说。
特朗普本人虽然并没有参加这次对话,却在对话举行前一天在社交网站上表示,尽管他十分赞赏习近平主席和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努力提供帮助,然而问题尚未解决。这被外界解读为是向中国施压之举,促使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
对于特朗普的言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21日解释称,特朗普的话是“代表了目前美国人民对朝鲜非常气馁的看法。”
6月19日,被朝鲜释放不久的美国大学生突然死亡,更引起美国舆论界对朝鲜的强烈谴责,分析人士认为此事也可能导致外界向白宫施加更多压力,促使白宫在中美对话中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南海问题关键在于管控分歧
南海问题也是此次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的重要内容之一。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2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当天中美就南海问题坦率地交换了意见。
蒂勒森表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共同参加记者会的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表示,中美讨论了缓解南海紧张减少风险的方式。并称对这个话题保持开放对话,美国将继续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地方飞行和航行。
实际上,特朗普上台以来已经进行了两次所谓的“航行自由”和“飞越行动”。今年5月24日,美国海军派出“杜威”号导弹驱逐舰,在南海美济礁附近展开所谓“航行自由”行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6月8日又发布消息称,两架从关岛美国空军B-1B“枪骑兵”战略轰炸机飞越南海,与美国海军 “斯特雷特”号导弹驱逐舰(DDG 104)展开联合演练。
对于南海问题,中方强调,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有权采取措施维护自身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同时,中方始终致力于同直接有关的当事国通过谈判磋商和平解决争议。
中方强调,美方应恪守在有关主权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承诺,尊重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尊重地区国家通过和平谈判解决有关争议的努力,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吴心伯认为,双方在南海的分歧还是会继续存在的,而关键问题在于中美双方有效地管控分歧。
“我们认为是必要的岛礁建设,美国指责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化;美国在南海搞所谓的‘自由航行’,我们认为是挑衅、炫耀武力。这种情况下就是怎么管控分歧的问题,分歧解决不了就要管控。”吴心伯说。
早在6月19日的吹风会上,美国国务院代理助理国务卿苏珊·桑顿(Susan Thornton)就表示,此次对话美国致力于缩小中美之间在关键议题上的差异,但并不期待一次对话解决所有问题。
而新华社22日的分析也称,沟通是实现合作和管控分歧的基础,合作则是唯一正确选择。在国际格局正经历大变化、大调整的这个时代,中美保持双边关系行稳致远,是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札记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